【试读】《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红色,情欲之红

bukan-fm
【作者】:[美] 帕蒂•贝兰托尼
【译者】:吴泽源

【内容简介】:
在《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中,帕蒂•贝兰托尼根据自己多年的研究和教学经验,向读者展示了色彩的强大力量。她以60多部经典电影为例,极富趣味地探讨了色彩世界带给人们的情感效应。她唤起人们注意身边的色彩,阐释了不同色彩怎样影响人们的感觉、行为和反应,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色彩在视觉化叙事中的力量。
《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教会电影从业者选择正确的色彩;帮助电影爱好者明白为什么他们看到某种色彩出现在电影中时,会产生欢欣、愤怒、平静或焦虑不安等感受;帮助影迷们更深入地理解电影,理解电影制作者想要通过电影色彩传达的意义,并带领读者体会色彩之于生活的力量。
这是一本电影制从业者、电影专业学生和电影爱好者的必读书。同时,对于艺术家、作家、设计师、心理学家、教育工作者、医生,以及所有想要深入理解视觉体验的人来说,这本书都是无价之宝。

心理学家、教育工作者、医生等想要深入理解视觉体验的人;
对电影文化感兴趣的众多白领和大众读者。

往期试读内容:
《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背景故事
《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你该怎样学会利用色彩?
《不懂色彩 不看电影》——红色,有力之红

【本期试读内容】:
红色:刺激色
鲜红色对于视觉来说就如同咖啡因。它能够激活你的生命力,也能让你变得好斗、焦虑,出现强迫症倾向。红色可以激发出你潜藏的所有激情,将它们带到台面之上,或者带到你对电影的感受之中。红色等同于权力,但不具备道德指令性,在电影中,它既能赋予好人权力,也能赋予坏人权力,这依赖于故事的具体需求,就像在《绿野仙踪》中,邪恶女巫和多萝西都穿着红宝石色的便鞋。

因为我们趋向于在不同的色彩中首先看到红色,所以我们总会产生幻觉,以为红色正在向我们前进。因此,红色能操纵我们的空间感。比如,在西德尼•波拉克导演的《糖衣陷阱》(TheFirm,1993)中,当律师事务所向汤姆•克鲁斯所饰演的角色敞开大门时,摄影机正处于克鲁斯背后。因此,我们所看到的画面,正是克鲁斯所看到的景象:一面鲜红色的墙壁。它用视觉语言强调着它所象征的权力。红色在视觉上富有侵略性,因此,电影所展现的这个空间似乎真的在向克鲁斯和我们的方向袭来,而且它看上去比实际上更狭窄。这也预示了克鲁斯将要在这个事务所中面临的境遇:他步入了一个令人精力充沛却没有为他提供太多迂回空间的场所。

红色也能让事物看起来速度更快。(事实上,红色的汽车确实拿到了最多的超速罚单。)鲜红色可以让人心跳加速,变得更加焦虑,它在视觉上非常“响亮”,并且能引出人们的怒火。我的一位学生曾告诉我,她原本有一个快乐的家庭,家庭氛围十分融洽。有一天,他们厌倦了餐厅的中性色彩,想做出一些改变,让它变得更令人振奋。在不同色彩的油漆涂料中,他们选择了鲜红色的那款来粉刷餐厅。毫无预警,随之而来的是他们每天都在晚餐时间争吵,这让她的家庭陷入了混乱。情况太糟糕了,他们只好去寻求家庭疗法的帮助。经历了几个月的治疗,他们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沮丧至极的他们终于发现,问题正出在餐厅本身。因为餐厅中唯一发生改变的就是墙壁的颜色,他们决定把它变回原来的浅黄色。从此,他们停止了争吵。

鲜红色经常象征冷酷。在《上班女郎》(Working Girl,1998)中,权力欲旺盛的西格妮•韦弗穿了红色的衣服,而《第六感》(The six sense,1999)中的冷血杀手在葬礼上也穿了红衣。但是,鲜红色的侵略气质会被暖调色彩所缓和。暖红色常常代表性感和欲望,比如《莎翁情史》中橘红色的床罩;而玫瑰色,夹杂着蓝色的浅红色则更多代表浪漫,比如《爱的召集令》(Racing with the Moon,1984)最后一场戏中的有轨电车。

红色压暗至酒红色/ 紫红色之后,代表的是成熟、高贵和优雅。《月色撩人》中,当洛丽塔(雪儿饰)为了看歌剧特地买了一件酒红色的礼服时,我们可以预料到,她此前的凡俗性格将会发生转变。酒红色是一种较暗的红色,其中夹杂着一丝蓝色的味道,所以相应地,这种颜色看上去更显成熟,就像一瓶醇美的陈年红酒。酒红色礼服象征着洛丽塔的成长和成熟,这也许是她第一次现身歌剧院这样的场合,却不会是最后一次。在之前的分析中,人们最常想到的红色,是那种被称作“消防车红色”的颜色,它正是那种会让你加快吃饭速度,增加下注数量的红色。想象一下消防车发出的警笛声吧,红色正是它在视觉上的对应物。这些现象都让人很难相信交通信号灯里的红灯其实标志着“停止”。

red2-620-1
《莎翁情史》 (Shakespeare in Love ,1998)

Shakespeare in Love
《莎翁情史》
被淹没的情欲

在谢加•凯普尔执导的《伊丽莎白》中,这位印度导演用来自他家乡的色彩和质地,对伊丽莎白女王充满异域风情(也可以理解为充满情欲)的一面进行了心理上的探索。而在《莎翁情史》中,导演约翰•麦登用不同的方式达到了同样的目的。他用灰色、棕色这类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盛行的中性色填满了电影中的建筑,所以当某种比较热情强烈的色彩出现时,我们的感官也会随即做出回应。

有时候,对色彩的低限度运用,会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处在一个既定环境中的人们的行事方式。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女主角的火红色床罩会显得更加性感。当这两个年轻人的身躯纠缠在一起时,橙红色也在他们身边闪耀。这是女主角失去童贞的房间,但与此同时,女主角的护理员搬来摇椅坐在门外不停摇晃的滑稽场景,也为这段戏增加了一些喜剧性调剂。

暖调红色多受橙色的影响,但它的领域可以从罂粟花的颜色延伸至西班牙甘椒的颜色。它们是真正能够提高你的体温与血压的色彩。它们能激发爱与情欲这样热忱、激烈而又难以抑制的情感。《莎翁情史》中,维奥拉床罩的暖橙色,与马丁•斯科塞斯的作品《纯真年代》(TheAge of Innocence,1993)中维多利亚时代会客室的泛蓝冷调红色形成了强烈对比。

在这里,我们应当着重注意两个概念。第一,通过对比,可以突显出色彩的力量。在一个柔和的、中性色调的环境中,任何事物都会比以往显得更加激烈。维奥拉的床罩所发出的性感暖红色,暗示着这是一个适合求爱的场所。

第二个概念关于冷色与暖色之间的对比。近似于橙色的暖调红色,看上去似乎在向我们前进,它是一种诱人而浪漫的色彩。而冷调红色,如《纯真年代》中的维多利亚红,则更趋近于蓝色,在视觉上也有后退的趋势,更适合指代老派权贵阶层古板、保守的特质。

Sea of Love
《午夜惊情》
不羁的尤物

经历了长期休整之后,阿尔•帕西诺选择凭借《午夜惊情》这部惊悚片重出影坛。本片剧情设置十分有趣:为了追捕一个连环杀手,孤独的离异警察弗兰克(阿尔•帕西诺饰)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富有诗意的孤独男子,在报纸的征友专版刊登了一则广告,因为这个连环杀手有个奇怪的癖好,就是喜欢杀死那些把征友广告写成短诗的男人。同时,他也酷爱在谋杀现场不停播放《爱之海》(Sea of Love)这首歌。

red2-620-2为了捕捉凶手,弗兰克和他的拍档(约翰•古德曼饰)一起设局,约见回应征友广告的女人。这个女人名叫海伦(艾伦•巴金饰),与弗兰克在一家酒吧相会。海伦绝对是个性感尤物,她身上的皮衣有着橘红辣椒般的色彩,这绝对是用颜色表现角色的完美范例。红色定义了海伦这个角色,她野兽般的气场如此有力,令人生畏。她是如此性感,以至于当她首度出场时,摄影机似乎不由自主地向她贴近。海伦是一个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她毫不掩饰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听上去都带着红色:“我可不愿浪费时间。”“我依赖直觉,我跟随它。”“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到两分钟,她就离开了酒吧。弗兰克灰头土脸地愣在原处,甚至没来得及让海伦在酒杯上留下指纹。

除了红色,让海伦身披任何色彩都是不合适的。就像剧本为她下的定义一样,她就像是一包炸药,同时体现了力量、性感与恐惧。她的性感,以及她因性感而获得的力量,让帕西诺十分害怕,而他对此做出的反应,也同样引起了她的恐惧。随着故事的深入,两人更是难以抑制地相互吸引,相互影响。作为观众,我们也体验到了剧中人物的感受,而这种体验完全来源于红色的能量。是红色刺激我们的神经系统做出反应,当所有情感冲撞在一起时,便会显得相当有趣。

并不是穿着红夹克衫的性感女郎激起了我们的反应,在任何表现形式下,鲜红色都能搅动你的感觉。海伦身穿的夹克,有着火辣的橙红色,它能影响你的心率,让你变得更加焦虑。记住,对视觉而言,红色就相当于咖啡因。那件夹克绝不仅仅是性感而已,它的目的是让你恐惧,而它也达到了这个目的,特别是当它在黑暗的走廊里隐隐显现时。红色与黑暗的结合,在我们的潜意识中总代表着不祥的预感。正是这种预感,推动我们走向这部电影“出人意料”的结局。

即便巴金本人也承认,海伦对她来说是一个大胆的角色。毕竟,正是这个角色把帕西诺诱回了影坛,而她正是他的搭档。

本文为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官方授权刊载的电影图书试读系列,提供影迷更多接触电影知识的机会,文中内容不代表迷影网观点

(编辑:唐冶挺)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