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俗烂言情文本转世

but-always
俊男美女的愛情戲碼是千古不變的票房利多,40年前的瓊瑤戲碼成了華人圈的時尚愛情,至今仍是不變準則。

這套瑰麗公式如今成了韓劇的必修學分,韓劇甚至徹底發揚「失憶絕症死得早」或是「車禍癌症治不好」。起承轉合自有一套標準流程,讓觀眾看了既似曾相識也啼笑皆非,但仍樂此不疲地忠實收看。

初次執導的編導鄒佡也熱愛此套路,讓俗豔的言情文本持續投胎轉世。謝霆鋒與高圓圓主演的《一生一世》(But Always)依循古法釀造,炮製了一齣企圖有時代史詩格局的磅礡愛情。把兩人身世從唐山大地震串起,到80-90年代初期中國人嚮往的美國夢,中間還經歷黛妃殞逝等重大事件,甚至到21 世紀初期的911恐怖攻擊都成了劇中的時空架構。

從故事刻意經營的時空來說,可以見出《一生一世》試圖想重製類似《甜蜜蜜》那樣的跨時代愛情經典。無奈故事缺乏真情指數,使得謝霆鋒與高圓圓在對戲時只能像韓劇裡男俊女美的對話模式。

片中以謝霆鋒這角色從小就跟在高圓圓後面,逐漸地熟悉了她的腳步聲,甚至能在人群中認出屬於她的獨特節奏,這種新的讀心術成了練就男主角偷愛絕招,而且純情至極,從小愛她一人。甚至願意為了幫女主角籌措旅美費用不惜鋌而走險,但也因此種下惹禍因子,害兩人在關鍵時刻硬是面臨分別命運。

兩人對這段感情無緣在對的時間開出對的結果,於是一再地錯過彼此。但女方遠渡重洋到了美國成為異鄉人之後,迫於現實與寂寞,也與同樣是異鄉人的秦昊產生情愫。謝霆鋒這角色更因為入獄服刑而練就一身新本領,出獄後講洋文到做生意,從昔日窮小子翻身變成高富帥總裁,相對於富家女高圓圓反倒成為失意的高知識份子,不得不說這才是《一生一世》中最有意思的政治安排。

對照20世紀的國際局勢,80-90年代的中國,人人懷有美國夢,為此念英文,出國留學是上一代擠身名門望族的捷徑。陳可辛執導的《海闊天空》(中國片名為《中國合伙人》)就以語言當成跨足新富的機會譜寫了一段時代故事,但也沒梳理出新意。《一生一世》更是如此,編導急著從故事裡填入中國富中國強的政治氣燄,從市井小販的謝霆鋒搖身一變成為公司負責人跟老美談判的橋段就看得出來,當代的中國不需要美國,而是美國需要中國。

於是謝霆鋒上紐約館子擺奢華,昔日對華人頤指氣使的洋人也成了畢恭畢敬的服務生。相較於高圓圓,走的是傳統路線,從洋人世界裡追尋認同感,但華人在洋人面前總矮人一截,辛苦地在美國念書拿博士還得不到在地肯定,不如街頭巷弄間脫貧出身的謝霆鋒角色。或許說明了這就是當代中國走的強硬大國風格,傳統那套西學為底,師夷長技以制夷已經落伍,中國式的山寨硬頸才是霸氣王道。謝霆鋒與高圓圓的愛情模樣,就是兩個不同的經濟世代縮影。

《一生一世》裡的愛情戲法易猜好消化,許久未拍愛情片的謝霆鋒練就一身精壯肌肉在床戲時耀目奪人,讓謝霆鋒身上六塊腹肌成為焦點更是合情合理,也把高圓圓拍出清新脫俗的古典美人感,若嫌煽情故事還不夠動人的,片尾楊宗緯一曲「空白格」其實比本片還能填滿觀眾的愛情寂寞感。

李光爵
李光爵

原台湾《星报》和《自由时报》电影记者,影评人,现电影工作人员

6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