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扑通我的人生》:『俗』才是电影身为庶民娱乐最重要的出发点

許多觀眾或是評論常常拿韓劇開玩笑,認為這是一場俗不可耐的肥皂劇比賽,更戲謔稱韓劇有三寶:『絕症、車禍、醫不好』。於是粗野地斷定韓劇把通俗元素走得煽情萬分,但能拍出雅俗共賞的調性實謂不易。至少以台灣當代作品來說,電影界普遍缺乏『俗』的質地,多半還是作者風格論為主,彷彿大家都怕『俗』,覺得俗就低了格調,但,『俗』才是電影身為庶民娛樂最重要的出發點。

slide_358141_3974140_free《噗通噗通我的人生》改編自新生代作家金愛蘭(KIM Ae-ran)的首部長篇小說(出版時也才20歲出頭),由《情事》導演李在容執導,等於讓一個老將改編少年才俊的故事,李在容不但發揮了他過人的細膩節奏,更成功地建立起每個應有角色的立體度,加上宋慧喬與姜棟元都發揮了超乎預期的動人表演,使得整部戲情感濃度異常厚實。

這片談論的是一組17歲少男少女初嘗禁果後生了一個患有「早衰症」的兒子亞凜,這對新生父母被迫長大,為了孩子犧牲了應該是璀璨年少的時光。兒子也是被迫長大,他極度不情願地要面對瞬間蒼白的生理結構,屬於孩少的自由恣意,對他來說也是緣木求魚。

《噗》片發揮了『俗』的應有能量,編導把患病的發病心酸,轉成一種樂天活潑的開朗基因,配上劇中少根筋的父親,不時帶來意外笑點,降低了影片的悲傷本命。宋慧喬在片中被封為『靠腰公主』,如此刁蠻潑辣的女孩交給這位乖乖牌演,還真有另類趣味。外加傻氣鄰居與亞凜之間的相處,給足亞凜一段忘年之交的友情。都是影片舒緩這種治不好疾病的喜感節奏。

本來以為這類作品都只在『生病者』身上打轉,但《噗》片的重點從來都不是看見生病者的痛苦,反而討論如何讓生病者活得開心、活得尊嚴。更藉由這位主角善於文辭寫作上的優勢,讓每一段細部觀察都能有雋永詞藻當貼心註解,句句字字產生了充沛的溫馨熱能,直攻你我心房。光是看亞凜寫給父親的詩與談論父母年少愛情時的真誠,就讓人熱淚盈眶。而且幾乎是冷不防地讓人淚奔,儘管你知道這門煽情手法,仍舊無法抵擋這種老梗催淚戲碼。

《噗》片更花了許多章節談論父親群像,所以姜棟元得到了相當大的表演空間,他確實演活一位粗線條又好色愛吃的父親,讓這個角色增加許多「人味」,還安排他成為少女時代保鏢,一圓內心想接近女偶像的夢想。這段意外插曲,讓影片適度地『鬆散』,反而有了挺好的後座力。如此才能對映姜棟元離家出走十多年後,重新見到父親時的複雜糾結情緒。父子之間光靠抽一根菸,就能盡在不言中。也明白父子之間那份血濃於水卻又拙於表達的男性情感,《噗》在數段談論男性情感描寫都不落俗套,悲喜交加的穿插軸線,加上幾段巧思安排男女主角年輕時的愛情羅曼史,稀釋了戲裡那層層傷感不捨。

《噗》片綜合了韓劇三寶本質,運用電影感影像成就了一幕幕抒情詩篇,更聰慧地組合淚水與微笑,把『絕症、車禍、醫不好』拍成這麼動人真誠。導演李在容與原著小說家金愛蘭的這場聯手合作,絕對是兩個世代合作的成功案例。

李光爵
李光爵

原台湾《星报》和《自由时报》电影记者,影评人,现电影工作人员

3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