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跷家去》:用百岁人瑞的一生串起全球大事纪

美國夢的典型示範是:只要肯拼夠傻勁,就能出人頭地,於是1994年的《阿甘正傳》完全符合這種傻人傻福正面向上的積極哲學,那年拿下奧斯卡七項大獎,包括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除此之外,《阿甘正傳》在那美國夢架構底下的討喜旋律之外,更銜接起美國歷史中最重要的幾個總統與歷史事件。使得整段野史與正史巧妙地對話共鳴,趣味盎然。

1200相對之下,來自瑞典的《百歲老人蹺家去》明顯沒有《阿甘正傳》那種純真心機,這套故事大辣辣地挖苦美蘇等國強權競爭背後的荒謬真相,原來全拜一個百歲姥爺而產生諸多巧合,令人莞爾。

人類歷史中最大變動的絕對是20世紀,這一百年來發生的歷史都徹底牽動了全球版圖。光是兩次世界大戰就造成歐陸板塊與美洲大陸的政治勢力重新洗牌,日後的共產與資本主義的對立,以及冷戰時代都造成時代底下人們的生活信仰方向。

《百歲老人蹺家去》抓準了這個世界舞台,用了百歲人瑞的一生串起全球大事紀。為了避免政治敏感問題,影片已經先去除掉受爭議的北韓與中國元素,留下歐美互相競逐世界強權的主舞台,不算影響閱小說書迷的觀影樂趣。

內容隨著即將在安養院歡慶百歲生日的亞倫,為了不想參加這場風光活動,他決定執行一場毫無計劃的脫逃任務。走到哪就算到哪,人生已經活得太長,做啥計劃都是多餘(從這邊反映出不少科學主義者其實都是無神論者)。沒想到他在車站遇上一個為了上廁所而請他先幫忙看管行李箱的小混混,哪知道他顧著行李就不知道哪根神經壞掉,看著自己的車來了,索性拉走行李上車(這段跟小說描述的設計略有出入,小說是講司機看到亞倫拖著行李,就很客氣地來幫他拿行李,讓他心想不如將錯就錯)。就這樣意外地展開落跑蹺家冒險。

隨著路上遇到的各形各色人們,讓他回想起年輕時代因為有著爆破技能而在歐美強國之間擔任顧問與雙面間諜的風光故事。舉凡意外救了西班牙佛朗哥將軍而成為紅人,還與俄羅斯強權領導人史達林把酒言歡,還因為烏龍行徑,誤打誤撞,導致共產主義『解體』,還順勢虧了一下雷根總統。就連科學狂人愛因斯坦也成為他旅程中最奇特的夥伴,更暗中諷刺當代政界如何看待科學界這些天才猶如蠢才的淺碟邏輯。

為了符合這些歷史人物的外形與講話聲線,劇組找來多位與本尊幾乎一模一樣的演員出任,這些穿插于正史間的野史,使得《百歲老人蹺家去》在一段段看似鬆散的剪接手法中,都持續送出極度天馬行空的鬼扯蛋,而使得觀眾保持高盎觀影樂趣。別說百歲老人回憶的那些與他有關的歷史已經夠離譜,他落跑過程中發生的各類狗屁倒灶情事還能最後全串出一套詭異邏輯,證明這部小說之所以全球熱銷並非偶然。

最後談另一個躲藏在創作者底下的政治觀,歐陸板塊畢竟曾經19世紀獨領風騷的主角,來到21世紀後,卻成了落難貴族。《百》片緬懷歐陸強權,才是影響20世紀變動的主軸,近代文明史的變遷,幾乎都是以歐陸為圓心起點,可惜如今盛況不再,如同《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歌頌消逝的騎士精神,那個美好的歐洲,繁星不再,只留萬千落寞。

李光爵
李光爵

原台湾《星报》和《自由时报》电影记者,影评人,现电影工作人员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