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塔蒂的二三事(二)

 

disque-integrale-tati32

《于洛先生的假期》Les Vacances de Monsieur Hulot(1953)

塔蒂自述:

我想展示假日生活的一页。

要准确的描述我扮演的角色“于洛先生”起源的话,我必须告诉你这个名字的选用是经过我住的那个街区的管理者的完全同意的,而他的名字也叫于洛。

于洛先生拥有一个结实小伙子的身体;他的举止跟生活在巴黎或者外省的任何人都差不多。

举例说在墓地里的那个场景,落叶做成的花圈。于洛先生只是想拿出汽车的轮胎,他什么都没有做,树叶粘在上面,它成了一个花圈。如果这是卓别林来处理,他会刻意的把树叶粘在轮胎上,试图将它变成一个花圈,这样就能体面的离开墓地。于洛先生没有离开,他留了下来直到结束,还和每个人握手。

影片佚事:

这部影片的瑞典译名叫做:节日的败兴者(holiday spoiler

就像想理解雷诺阿的《游戏规则》里狩猎一场的另一层涵义就需要了解法国人对猎兔季节的迷恋一样,想了解《于洛先生的假期》就必须明了法国人对假日的迷恋,这个,连向来沉稳的《世界报》都用假日恐慌(holiday panic)来形容。

1951年夏天,塔蒂和美术指导Henry Lagrange在比利时和法国的各个海滩巡视,寻找合适的外景地。Lagrange一路对见到的海滩做记录,到塔蒂最终选中Saint-Marc-sur-mer海滩后,他已经可以胸有成竹地拿出一整套各种各样的设计图纸了。

影片原来的结尾在最后被剪掉了。结尾是这样的,最后大家各自离开,坐在火车上的一批人开始互相交流假日里拍的照片,“在每张照片里皮埃尔都是静止的,带着标准的笑容。于洛先生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于洛先生永远在运动中,所以总是有只胳膊或者一条腿在画框外。最后一张是于洛先生单独的照片,他鼻子上有一块创可贴。”

事实上这个结尾完全没有表现出最后一场烟火戏的危险程度,塔蒂多处受伤,颇具惨象。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塔蒂用了真正的枪炮声来为这一段配音的部分原因吧。

Marc Dondey指出塔蒂的条纹袜子是从巴斯特·基顿在《客厅、卧室和洗澡》(1931)里的扮相学来的。不过更多的人则关于把塔蒂跟卓别林的对比。卓别林的流浪汉裤子肥大,于洛先生则裤子短小,裤脚总是短3分。流浪汉是礼帽,于洛先生则是软帽。流浪汉有个拄地的拐杖,于洛先生有把撑天的雨伞。流浪汉总是后仰的走路,于洛先生则走路前倾。不知是否塔蒂刻意为之。

塔蒂拍完《节日》后1948年回到music-hall在瑞典演出的时候,遇到了乒乓球冠军Bengt Grive,成为好友。Grive把他的乒乓球技术曾经改成幽默的舞台表演,这或许也启发了塔蒂。

扮演老去接电话的商人的确是个商人,他是女主角的老公,因为女主角不想离开老公太久,塔蒂索性把他一同签下,让他演自己。其他演员也都不是真正的职业演员,他们有不少塔蒂在舞台上找来的,还有业余演员。很多都只演了这一部戏。

塔蒂喜欢业余演员,他觉得职业演员永远模仿不出业余演员模仿真实生活中的自己时的感觉。他在指导业余演员时候,会让他们学习如何表现自己。在他很喜欢的排练过程中,他会模仿演员们自己的某种特殊的步伐或者姿势,然后让他们再来模仿他的对他们自己的模仿。

塔蒂一向喜欢从实际工作里成长起来的电影人。但是当时法国电影工业强制必须雇佣一定比例的从电影学校毕业的学生,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马塞尔·莱赫比耶于1944年建立的电影学院的第一批学生。但是最后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和塔蒂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disque-integrale-tati26

影片成功后,很多来Saint-Marc-sur-mer海滩游玩的人都提出要住于洛先生住过的房间。老实的旅店主人不得不一次次的告诉大家于洛先生在影片里住的房间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一个天窗而已。类似的,影片中为了不打乱原来旅店的正常生意,塔蒂在旅店的旁边一侧造了一个假门来拍戏。

影片原配乐是塔蒂在酒吧里遇到的Alain Romains写的精彩的钢琴曲。不过如果大家能听到的要么是塔蒂在1961年重新录制的版本,要么就是1978年的再次修订版。

1953年塔蒂应邀访问美国,在NBC表演他的成名哑剧《体育印象》。电视制片人说,“太长了,塔蒂先生,你必须减掉22秒钟。”塔蒂回答说“它该是多长就多长,我一秒都不减。”最后当然以塔蒂的胜出结束。

1953年《于洛先生的假期》上映后大受好评,但是塔蒂和制片人Orain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提成的问题最终需要在法庭上解决。塔蒂决定完全独立,但是新片的投资有了大挫折。和Orain迟迟不解的纠纷让塔蒂无法拿到自己的那笔收入,而因为得罪了Orain,其他投资商也不敢贸然给他钱。塔蒂开始和法国电影界隔绝。

塔蒂开始筹划自己的帝国。他计划用于洛先生的形象制作一系列的产品。他请让-克劳德·卡雷尔写了以《于洛先生的假期》为蓝本的小说,后来卡雷尔还写了《我的舅舅》的小说。这是这位年轻的小说家和编剧的第一个委约作品。日后的喜剧大师皮埃尔·艾泰,当时还是一位仰慕塔蒂的年青人,为小说画了插图。

但是随后的两件事情让塔蒂大受打击。存放《于洛先生的假期》全部底片和备份的伊克莱尔实验室征询塔蒂意见,当时制片公司和导演的关系普遍紧张,塔蒂也就没有回答,伊克莱尔于是销毁了全部底片。塔蒂追悔莫及。然后是1955年塔蒂在开车的时候发生车祸,和大轿车相撞,左臂两处骨折,膝盖骨折,打石膏住医院超过半年。结果塔蒂的左手永远没能恢复原来的灵活,他甚至将手表移到右手,左手放上装饰性手链。这半年间,塔蒂迅速衰老,已经无法做出当年游刃有余的高难度动作喜剧,头发也开始变白,整个喜剧风格开始转变。

1957年费里尼邀请塔蒂出演《唐吉坷德》的主角,塔蒂欣然同意:“我接受了费里尼的邀请,因为我喜欢他做的全部,因为他在试图保持他的独立上面的巨大问题,因为他要我帮助他。”费里尼在自己的访谈里也提到此事,可惜最后搁浅。

特吕弗在他的影片《婚姻生活》(1970)里让塔蒂电影里的常用替身Jacques Cottin演了一个小角色。

除了费里尼这样的大牌邀请,塔蒂也受到无数商业邀请,拍摄各种各样的于洛先生续集,都被塔蒂拒绝了。于洛先生的模仿者也开始出现。塔蒂还拒绝了大量广告邀请。在他经济独立的时候,他对商业广告是不屑一顾的,直到晚年为了还债,才开始拍摄广告挣钱。他曾经为一家银行拍摄,片子里设计了一个类似于后来的ATM取款机式的东西,不过最后银行拒绝播放。他还给Danone拍摄了一系列的酸奶广告,据说一改塔蒂以往电影与性绝缘的风格,充满了讽刺。


上一篇:【塔蒂回顾展2014】关于塔蒂的二三事(一)
下一篇:【塔蒂回顾展2014】关于塔蒂的二三事(三)

【主要资料来源】塔蒂官方网站:www.Tativille.com
David Bellos,Jacques Tati,Harvill Press,London,1999

【雅克•塔蒂作品完整回顾展于2014年11月在上海电影博物馆举行】
具体信息请参考:http://www.shfilmmuseum.com/

|编辑:徐明晨

22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