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忍者神龟——龟爷爷们的崛起(作者: Simon Crook)

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作者: Simon Crook
翻译:迷影翻译

在全球范围内,它们是最著名的爬行动物类战斗团队;它们是驮着硬壳的英雄。早在上世纪80 年代和90 年代初,忍者神龟风靡一时。漫画、玩具、卡通、电影、视频游戏、涂色书、角色扮演游戏、被套、画报——到处都是充满诱惑地挥舞着铰链棒的小孩的形象。但是后来神龟的光芒就暗淡下去了。尽管在乐高世界里仍有一些新的卡通形象出现,挥着武士刀,带着水族装饰。但是,当第一批观众成长了以后,真人电影系列在第三部的时候就停止了,新一代的孩子更关心《超级战队》(Power Rangers)和《神奇宝贝》(Pokémon)。现在,《忍者神龟》又回归电影银幕了。

它们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在美国上映的第一个周末就大获全胜(6500 万美元票房),并且该系列已经确认会有续集。其幕后推动力来源于制片人迈克尔•贝(Michael Bay),而该片的导演是曾经执导了《诸神之怒》(Wrath of the Titans)的乔纳森•里贝斯曼。影片中神龟的特效由《星球大战》(Star Wars)的特效公司光影魔幻工业(ILM)开发的动作捕捉技术现。
面对诸多质疑,他们如何确信,这就是重新迎来忍者神龟的好时机?“这并不难。”里贝斯曼耸了耸肩。今年是这种变异了的神龟第一次出现在凯文• 伊斯特曼(Kevin Eastman) 和彼得•莱尔德(Peter Laird)独立印刷的漫画书上的30 周年。而这些英雄的归来无疑与一股巨大的、来自热衷动画的制片人贝的推动力有关。“一开始我并不肯定。”里贝斯曼在编辑室里接受了来自Empire 的采访。“但是,当我在拍摄《德州电锯杀人狂前传》(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 The Beginning)(2006 年由贝的白金沙丘影业投资制作)的时候,我遇到迈克尔,他跟我说接下来准备拍摄《变形金刚》,当时我觉得他太疯狂了。后来我看到了他提交的打斗场景的样片,我的感受大概是,‘妈的,我一定要去看看!’从一开始的质疑到后来看清这里的制作空间是无价的,再加上我本人在南非长大的时候也是个忍者神龟迷。对于接手这件事我并没有考虑太久,因为很快我就记起我曾经是多么地热爱它们。”
2013 年的夏天, 影片在纽约的Steiner 工作室里热火朝天地拍摄。“在我小时候,那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梅根• 福克斯(Megan Fox) 告诉我们, 作为忍者神龟们的伙伴爱普丽尔•奥尼尔(April O’Neil),她身着鲜亮的黄色皮夹克,蓝色的牛仔裤,涂着绿色的指甲油。“我生活在一个家教严格的家庭中,被允许看的电影不多。但是我们一起看了前两部《忍者神龟》的录像带,我非常喜欢!”威尔•阿奈特(Will Arnett),他饰演爱普丽尔的摄影师同伴弗恩•芬威克(Vernon Fenwick),他是自己孩子心目中的英雄。“我有两个小儿子,他们在电视上看了新版,一集都没落下。我在乐高大电影中给蝙蝠侠配音,现在又参与出演了《忍者神龟》的电影。我想,这些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是很酷的事,接下来我可能会期待变成绝地武士……”
对菲德内尔(Fichtner)来说呢?“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下一步我会演这样一部电影。”他停顿了一下,“我的经纪人了解我喜欢的东西。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要登机,他跟我说要给我看一些东西。我说,‘好吧,叫什么名字?’ 他语速飞快地说,‘《忍者神龟》,再见!’我想这太棒了!我很乐于看到我要演的角色是变化发展的。我们看到他以后,试图去挖掘他究竟是什么,后来又变成了什么……”那个角色叫埃里克•萨克斯(Eric Sachs)——他是带着英式血统的小禄川崎(Oroku Saki),又被称之为神龟克星铁甲恶霸“史莱德(Shredder)”。有趣的是,菲德内尔认为他扮演的是史莱德,但里贝斯曼却不承认。等到电影最终上映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见分晓了。

与此同时,布景搭建之细致也是我们大银幕上少有的。你能想到的一切关于神龟的神秘地下生活的场景,都能在电影中一窥,神龟们生活的洞穴完全复制了纽约的地下道系统,有色水在中间流淌而过。还有用滑板制成的椅子,由披萨盒组装而成的沙发;一个由旧游戏机组成的房间,一面显示器墙上正在播放着卡通片,托尼•霍克游戏,以及各种新闻和一些非法的闭路电视画面。墙壁上还张贴着李小龙和成龙(来自《神奇燕尾服》)的海报。到处都是滑板贴纸,旁边还有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和“维特鲁威人”的画报。一个规模不小的图书馆,包括了歌德的全套作品(高雅!)以及神龟系列中关于秘密行动和岛屿大战的DVD。怪不得它们不愿待在家里而要出门去战斗了。而这所有的东西都存在于下水道中。其中两只神龟就在正中央——两位演员穿着用于动作捕捉技术的紧身衣,背上驮着硬壳。一年后我们来到光影魔幻工业的时候,他们的团队已经一起创造出了史上最为神奇独特的神龟:成熟冷静的团队首领莱昂纳多(皮特•普劳泽克Pete Ploszek,蓝色头巾,武器是武士刀);思维敏捷、痴迷科技的多纳泰罗(杰瑞米•霍华德Jeremy Howard,紫色头巾,武士棍),携带可穿戴式设备,一副护目镜把他的眼睛折射得有几分诙谐;相对矮小、乐天主义的米开朗基罗(诺尔•费舍Noel Fisher,橙色头巾,双截棍);以及粗野笨重、蛮横的拉斐尔(阿兰•里奇森Alan Ritchson,红色头巾,双铁叉)。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在已经公布的片段中看看莱昂纳多和拉斐尔,他们猛烈击打着一台木制训练机器,而后者是由原木、旧的铅皮管和轮胎组装而成的。他俩正在为关于把爱普丽尔带回龟洞这件事是否明智而争吵,而拉斐尔气急败坏地想要抛弃同伴单独行事。这部影片并不是时刻让人精神紧绷的。比如接下来我们就会看到一个非常随性的画面,一伙神龟在电梯里欢乐地踩着打击乐的节奏商量着什么。神龟们并没有完全堕入到那种连随心所欲的寻乐时间都没有的黑暗世界里去。
尽管有着一众欢乐的演员,不得不说,“忍者神龟”的电影再上银幕的旅程并不容易。它需要对抗两类粉丝———一类是喜欢伊斯特曼和莱尔德的原始版本的粉丝,另一类偏好他们青少年时期的那种玩具和卡通;而当贝宣布这会是一个变异生物的起源故事的时候,无论哪一类粉丝都不甚满意。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故事就毫无意义了。“在我来之前,剧组正是朝着那个方向走的。”里贝斯曼解释道,“而我希望神龟们还是我熟悉的样子。”最终,他抛弃了起源故事的路线,尽管依然通过女记者奥尼尔发现神龟的视角,以及在提到那些牛肉源源不断地被输送到史莱德的食物链的时候,以回顾的方式加入了神龟们是如何突变过来的情节。
另外,剧组还给部分角色进行了重新配音。普劳泽克和饰演神龟的鼠大师斯普林特(Splinter)的丹尼•沃德本恩(Danny Woodburn)的声音分别被约翰尼•诺克斯维(Jonny Knoxville)和托尼•夏尔赫布(Tony Shalhoub)的配音所替换,这引发了沃德本恩的一些不满,他在Twitter 上宣布说自己的法律团队正在处理这件事。

早在去年Empire前去探班的时候,当时剧组还没有决定演员的配音要怎么办。“你在创造这个角色同时也是在不断挖掘着他。”视觉特效指导帕布罗•赫尔曼(Pablo Helman)这样解释道。“尽管他们是由演员出演,但事实上当你把他们放到数字场景中时他们就变得不再真实了。”数字技术的不断介入对演员自我的改变越大,他们自身的声音就显得越发不合适了。
神龟们怪诞的新造型也引来了诸多议论声。帝国杂志见过这些形象的概念设计图,可以肯定地说,最终的形象比先前设计的怪异造型要温和得多,但是这些神龟的外表还是比我们之前熟悉的要粗犷一些。“那对迈克尔来说非常重要。”里贝斯曼道,“我们总要警惕,落入到伊斯特曼和莱尔德原先营造的氛围中去。利用原有的视觉印象再融入一些更有趣的东西是一大挑战,正如动画的发展一样。”
电影中依然有怪腔怪调的“Cowabunga”, 也有嘻哈的主题乐。这一次的配乐来自独立音乐厂牌Taylor Gang Records 的旗下歌手,包括了Juicy J 和说唱歌手维兹•卡利法(Wiz Khalifa)。而神龟们还引用了来自Wu - Tang Clan 这一乐队的乐。“我还没见到Vanilia Ice的嘻哈音乐。”阿耐特打趣道,“我现在不能透露他是否也会加入进来。”值得一提的是,2012 年的时候前期制作曾一度搁置。网络上则据此认为影片可能会遭遇难产。但里贝斯曼坚持认为,这些都只是在为拍摄时动作捕捉技术的运用而做足准备。“我们意识到,研发团队对于创造这些神龟来说是多么的必不可少。”他耸了耸肩。“整个工作室都在为了达到迈克尔和我的预期所努力。《变形金刚》是顶尖的,我希望《忍者神龟》也能达到那样的高度。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拿到了一个不错的上映日期,在这之前我们还能做得更好一些。《变形金刚》的特效曾经得到了很好的评价,我希望这一次的神龟也能达到那样的水准。诸如在与《猩球崛起:黎明之战》(Dawn ofthe Planet of the Apes)竞争的时候,我们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最终,光影魔幻工业开发出了全新的缪斯系统,这一神通广大的系统不仅可以用于特定搭建的某个“体量”,也可用在布景和场所中;同时,两台头盔式高清摄像机用于脸部表情的捕捉。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技术?赫尔曼解释道,缪斯系统的独特之处在于,捕捉到的原始数据可以立即被操作。“在其他系统中,你捕捉到数据并将其锁定。”他兴奋地谈论道,“接下来你就在上面制作动画,先在下端建立一个不同的图层,接着不断继续。但在缪斯系统中,我们可以在原始状态中重新处理数据。因此,我们可以立即重新定位演员的表演,把他转换成电影中的角色形象。”
也可以对不同摄像机捕捉到的数据进行混和匹配。“这是一部需要角色们通力合作的电影,”赫尔曼继续补充道,“因为我们有四个神龟角色,很难在同时捕捉四个演员的动作的同时又能达到你要的效果,尤其是在拍一些搞笑镜头的时候,他们有一些即兴的表演,但有时台词又会互相影响。我们觉得让其中几个先来做动作会快一些。缪斯系统允许我们把素材灵活地剪切和复制。”

来自光影魔幻工业的顶尖技术、萌态可掬的旧版忍者神龟变身7 英尺怪兽、迈克尔•贝式的动作喜剧……尽管看起来像是一群造型奇特的怪兽,2014 新版的《忍者神龟》还是令我们感到惊喜。对那些仍然在抱怨这部影片毁了他们童年印象的观众们,你们看了那些老版本的系列电影了吗?

忍者神龟系列电影回顾

一根腊肠可以击倒你吗?双节棍比枪更邪恶?什么叫“gat face”?为什么选择Vanilla Ice 乐队?看完这个忍者神龟的回顾系列,你可能会思考这些。4 部电影,6小时时长,以及一些简短的建议,看完这些你或许就会明白神龟迷的世界。尽管吉姆•汉森(Jim Henson)的怪物商店为神龟们量身打造了奇幻的制服,但最终他们还是变成了一团模糊的绿色怪物,没什么固定形状,只会大叫一声“Cowabunga”。

忍者神龟系列回顾
1.1990 年上映的《忍者神龟》由橙天嘉禾(Golden Harvest) 制作, 其全套装备建立在早期《龙虎争斗》(Enter the Dragon)的基础之上。艺术上的成功体现在高水准的功夫片打斗场景以及米开朗基罗手持的骇人双截棍。

2.原始版本经过了重新的剪辑,因为英国电影分级委员会(BBFC)认为电影可能会导致民众冲向当地的功夫商店进行打砸。更新后的版本少了那些引起众怒的镜头。影片的前五分钟就告诉了你所有你需要知道的信息。四只龟,每一吃都以一个文艺复兴时艺术家的名字命名,每个人都佩戴着一个彩色代码的面罩:莱昂纳多(蓝色)、多纳泰罗(紫色)、拉斐尔(红色)和米开朗基罗(橙色)。他们生活在下水道中,听命于一只巨大的老鼠,吃披萨为生。他们的死敌史莱德,是一个半人半JML 蔬菜粉碎机,像达斯•维达(Darth Vader)一样,他曾宣告“我是你们的爸爸”。

3.在爱普丽尔•奥尼尔(茱蒂斯•哈格 Judith Hoag, 带着CBeebies 儿童节目的风格)和凯西•琼斯(伊莱亚斯•科泰斯Elias Koteas,留着摇滚乐手般的长发)的帮助下,神龟们在纽约城出击阻止了史莱德及同伙脚帮(Foot Clan)的黑暗势力,当时这一团伙住在洞穴里,喜爱循环播放MC Hammer 的音乐。与此同时,智慧大师斯普林特,就像一个神秘博学的足球一样坐在那里;但是他又极度无趣,就像啮齿类的阿兰•希勒(Alan Shearer)式怪物,诅咒着那些霸道专权,认为那可以作为一切阐释的源头。

4. “披萨”这个词出现了17 次,但是放在这里却有些看似愚笨,实则轻快复古的魅力。一些乌龟被涂满了绿色奶油冻,这样一来神龟们得以了解关于自己来历的故事。

5. 史莱德从未解释过为什么他要收集这么多纸板盒。他冲破屋顶,最后被垃圾夯土机压了个粉碎。就在庆祝第一部的上映一年后,《忍者神龟2》着实让人大跌眼镜:就像本杰明•巴顿的逆向生长一样,它从一部青少年电影退化成了儿童电影,又投靠了风险评估机制。这一次神龟们住在地铁通道里面,而不是下水道中。打斗场景则因为一些喜剧音效而变得缓和。米开朗基罗的武器双截棍甚至被腊肠给取代了。

6.茱蒂斯•哈格饰演的爱普丽尔•奥尼尔这次换成了佩姬• 图柯(Paige Turco)的版本(随着一声怪异的大叫,“嗨,你就是爱普丽尔•奥尼尔啊!”而登场)。据说当初漫画家凯文•伊斯特曼和彼得•莱尔德创作忍者神龟的时候,是把他们随意涂鸦在餐巾纸上的。大概《忍者神龟2》也是这般随意涂鸦之作吧。伴随着一段毫无缘由又令人费解的向“魔女嘉莉”致敬之后(你知道,这可是拍给孩子看的片!),史莱德突然从废品场里冒了出来,并创造出了两个自己的软泥变异体,一个叫Tokka(患了佝偻病的剑龙),另一个是极其恼人的Rahzar,它看起来就像打了兴奋剂之后的丘巴卡(Chewbacca)。

7.它们联合起来大战忍者神龟,然后电影就结束了。作为忍者,这些神龟看起来很没用。整部电影中它们都在不断遭受伏击。事实上,只有一次伏击,贯穿前后而影片只是截取了不同场景而已:在商场、实验室、废品场,以及作为上世纪90 年代的特色,还有Vanilla Ice的演唱会现场。影片的最后一个场景,愚蠢的主唱先生还以为作战中的神龟是在跳霹雳舞,他甚至为它们独创了新杰克舞步来与之应和。

8.而一个定格画面中, 戴维• 华纳(David Warner)双手紧握一个放射性的巨型蒲公英,露出惊悚的表情,让人不由联想起人质受到胁迫时会有的画面。

9.“走啊,忍者,走啊,忍者,走!”Ice先生打着节拍,他新结交的神龟同伴们围绕着他跳起了舞。它们并没有走远。很快就有了第三部电影,里面还尝试了从未有过的时空旅行情节。爱普丽尔从商店获得了一根魔杖,魔杖带着她和神龟们一起穿越到了1600 年的日本。尽管已经拥有了一根魔杖,它们需要寻找到另一根。魔杖的造型看起来就像网上卖的那种蛋形计时器。而封建时的日本看起来则像俄勒冈州。影片并没有交待清楚为何神龟们只有特定的两天半时间来完成这一人物。

11.终结者大叫了一声,“Hammer Time !”这一次,神龟们变异成了四个搞笑角色,而关于它们崛起背后的那个武士传说也完全消失了。它们的敌人变成了一伙像加勒比海盗那样的人物。

12.它们的头目是个英伦腔十足的坏蛋沃克(Walker)。如果说史莱德是达斯•武士的话,沃克就是达斯•摩尔。因投资人彼得•斯特林费洛(Peter Stringfellow)的嗜好,由斯图尔特•威尔森(Stuart Wilson)扮演的这个角色沃克,部分还以“哑剧”形式表演。最后,他的整张脸被一个火球引燃了。

14.每个人都开始翩翩起舞。我不知道这部电影的最终评价,反正我是看得一头雾水。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影片直接导致了这一系列的搁浅。直到2007 年,跟动漫产业比起来,游戏行业首先受到了CG 技术的引领。因而,这次爱普丽尔变成了游戏人物劳拉•克劳馥(Lara Croft)那样的形象。

15.拉斐尔戴着一个“光环”款式的头盔,斯普林特大师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来自冰河世纪的剑齿虎(sabre-tooth)。

16.正如入口是阿之特克雕塑和恶魔火焰装饰而成,《忍者神龟》系列的第四部有点像是“古墓丽影”剪辑而成,只不过主角是就像做了抽脂术而更为纤细的神龟。大概电影主要针对Xbox 迷们的缘故,这一次神龟们自由地舞动着,并且电影首次赋予了每个神龟以特定的性格。但是它的整体表现就像连锁店里的脱脂牛奶:健康却无趣,像阿德曼动画里的那些形象一样,神龟们露着两排凸牙傻傻地笑着。

这画面让人由衷地怀念Rahzar那样的怪兽。观众有时候就是这样,夹杂着恐惧, 却又忍不住怀旧。也许有个德语词正好能用来形容它,这可能是“Turtlegeschnocken”。而毋庸置疑的是,这个系列电影从亮相银幕走向销声匿迹到再次重生,这其中经历的种种是十分引人关注的。而现在,迈克尔•贝打造的第五部《忍者神龟》卷土重来了,不过对那些热爱elf lips 的神龟迷来说,至少别让神龟们再傻傻地舞动了。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6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