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从电影里寻找救赎能量

小勞勃道尼的銀幕形象多半屬於放蕩不羈,那副目中無人的自大驕傲模樣,完全屬於他的生命基本模式。對照他天才表演能量與真實人生的起起伏伏,你完全可以預期他的詮釋溫度,也難怪《鋼鐵人》中那位玩世不恭的東尼史塔克可以演來活靈活現,就連扮演《福爾摩斯》也是給予新的調味劑,幾乎就快讓人忘記原本福爾摩斯的古怪模樣並不太討喜。

the-judge你可以說小勞勃道尼以『本色』演出每部戲,但他那賤嘴火力全開後的調皮童心,就是能夠擄獲觀眾好感。這種『表演重複性』其實對演員來說並非好事,但小勞勃道尼卻有本事讓這種重複成為貨真價實的超值娛樂。

小勞勃道尼在《大法官》中飾演一位鄉下小孩到了紐約大都會成為剽悍的狼族律師,只為法庭求勝,不循正義道德。職場叱咤風雲,但家庭關係一團糟。為了返鄉參加母親喪禮,必須面對親情降到冰點的父親。

《大法官》其實故事可以只談很簡單的父子親情如何相互重啟對話,但編導在形式上做了幾次變奏。先是透過法律形式解釋父子權勢,身為地方小鎮法官的父親,對自己的判斷始終以上位發號施令。也因為這樣讓這對父子關係始終處於僵持困谷之中,加上好強的兒子,利用成為法律界的風雲律師證明自己才能,父子間的壓抑捆綁才能解脫。

接著是父親居然犯下涉嫌謀殺一位受刑人,作為律師的兒子當然想替父親辯護,奈何父親硬頸脾氣不願意這個離鄉背井的兒子出面。他要的是一個完全土生土長的律師,象徵在地情感能夠抵抗都會的優越感。

光是這幾段的處理,都能證明編導掌握節奏出色,每段法庭攻防戰仍拍得有聲有色,就連最後詰問都能埋藏洋蔥淚梗,非常出人意表。而且,明明不需要拍這麼多細節,但就連挑選評審團這種的小事也能拍得趣味盎然,令人佩服小勞勃道尼的高度表演能量。

談論男主角與父親間化解心防,如何一步步拆下兩人城牆,到他照顧身體亮紅燈的這些橋段,沒想到會把父親患病的殘酷畫面拍出來,父子之間的溫情催淚攻勢就此展開。而且刻意不拍得很煽情,特別是最後一場兩人在船上的真情告白,這是對生命最有尊嚴的禮讚謝幕曲。

父子情主軸之外,《大法官》最讓人意外的是,連男主角與女兒之間,以及跟他學生時期戀人間的互動,都做足細膩觀點。最令人發噱的是女兒咬頭髮那段情節,應該折騰不少觀眾,使得大家心情跟著七上八下,所幸最後故事能夠自圓其說,留給大家一個不錯結局。

還有部分神來一筆地增添他與兩個兄弟之間的手足之情,他與哥哥間存在一些矛盾與遺憾。畢竟這類電影多少都會著墨長子需承擔起看守老家的責任,而無法像男主角這樣如脫韁野馬地恣意生活。這類通俗劇本裡的必修學分,《大法官》面面俱到,與之前華納出品的《愛在頭七天》的家庭結構上還真有許多神似之處。

《大法官》這種通俗溫馨小品通常不是Award Season的重頭戲,但這種Feel-good movie對觀眾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人們需要從電影裡尋找一些救贖能量,《大法官》剛好是一碗耐人尋味的心靈雞湯,足以溫暖,才是真味。

李光爵
李光爵

原台湾《星报》和《自由时报》电影记者,影评人,现电影工作人员

17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