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三位主演访谈(作者:Dave Itzkoff)

杰西卡·查斯坦、马修·麦康纳和安妮·海瑟薇出演《星际穿越》,该片将于11月7日大规模上映。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杰西卡·查斯坦、马修·麦康纳和安妮·海瑟薇出演《星际穿越》,该片将于11月7日大规模上映。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在《黑暗骑士》(Dark Knight)三部曲中探索过哥谭市最险恶的深渊,又在《盗梦空间》(Inception)中跨越意识的多重层次之后,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接下来能去的地方似乎只有外层空间了。他的最新影片《星际穿越》(Interstellar)讲的是一支勇敢的太空队脱离了地球束缚,去寻找虫洞、黑洞以及我们的星系之外的行星,与此同时,影片也密切关注着这群人的家乡,那个宇宙中淡蓝色的小点,它正在迅速变得不适宜人类居住。

演员阵容群星荟萃,最新获得奥斯卡奖,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Dallas Buyers Club)和《真探》(True Detective)中出演主角的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饰演库珀(Cooper),这个农夫兼飞行员的身上担负着人类的未来;凭《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赢得奥斯卡奖,并在诺兰的《黑暗骑士崛起》(The Dark Knight Rises)中饰演角色的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饰演团队中的探险者布兰德(Brand);因《猎杀本·拉登》(Zero Dark Thirty)和《相助》(The Help)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杰西卡·查斯坦(Jessica Chastain)饰演墨菲(Murph),库珀的女儿,这是一位讲求实际的天体物理学家。据报道,影片耗资1.6亿美元,由派拉蒙电影公司以Imax和其他格式推出,11月5日首映,11月7日大规模上映,观众们可以在片头看到这些明星们排成一队。

查斯坦、海瑟薇和麦康纳最近聚在一起讨论了他们加盟《星际穿越》的经历,以及这部影片向他们所展示的宇宙。他们在一起,似乎不像是一群见多识广、成熟老练的资深影星,更像是三个诚实的新手,仍然要适应自己的的任务,也要适应彼此。他们开着玩笑,交换对诺兰的意见和对电影的解读,为自己没有哲学博士学位而诚恳道歉。

下面的对话经过节选。

问:你们小时候曾经梦想过有朝一日成为宇航员吗?

马修·麦康纳:没有。地面上发生的事就已经足够了。我拍《超时空接触》(Contact,1997年的影片,讲述寻找外星生命的故事)的时候就想:“好吧,这不是在东方,在西方,在我们面前发生的事。你可以抬头看,北方的新边疆在哪儿?”

杰西卡·查斯坦:我小时候喜欢蕾娅公主(Princess Leia)。我喜欢她的无法无天、对大局的掌控。但我没想过成为广告里能登上月球的宇宙飞船上的一员。不,谢谢,我喜欢留在地球上吃玉米花。

安妮·海瑟薇: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哥哥问我在学校里做什么,我说我数学测验只得了52分。后来我又说我想当宇航员,他说:“这个,那你可得提高数学成绩才行。”后来,我发现我确实喜欢科学,我也喜欢物理。但我很高兴,在这部影片里,我虽然学不好数学,但是也能当宇航员。

问:你们是怎么被克里斯托弗·诺兰找来拍这部片子的?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与麦康纳在《星际穿越》片场。 Melinda Sue Gordon/Paramount Pictures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与麦康纳在《星际穿越》片场。
Melinda Sue Gordon/Paramount Pictures

查斯坦:我当时在北爱尔兰,拍根据斯特林堡(Strindberg)的原著改编的电影(丽芙·乌曼[Liv Ullmann]导演的《朱莉小姐》[Miss Julie])。那天很冷,下着雨,气氛惨淡,我接到克里斯的电话,让我很感兴趣。他们派人坐飞机从洛杉矶来到都柏林,然后开车到恩尼斯基伦来给我送剧本。纸页是鲜红色的,让人头疼。

海瑟薇:我到诺兰兄弟的图书室去看了剧本。我觉得能看懂自己读到的东西,但是不完全确定。克里斯邀请我来参加三个小时的剧本朗读会,所以我又回到开头读了一遍。

麦康纳:你在三个小时里读了两遍?我花了五个半小时(笑)。我当时在新奥尔良拍《真探》,我的经纪人说,“克里斯托弗·诺兰有个新项目,他想到了你——还有其他人。”我去了诺兰的家,在那儿呆了大概三个钟头,主要是聊当爸爸的事情,聊我们的孩子。我们大笑,告别。我记得走进车子的时候说:“我知道这个是什么,但那个又是什么?”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问:最后是什么让你们下了决心呢?

麦康纳:主要是因为我喜欢克里斯早期的电影。那种史诗般的空间和广度,我觉得他比我知道的任何导演做得都好。但也是因为这部片子看上去更个人化。它是一个关于父母与孩子、关于父亲与女儿的问题,非常人性化,非常简单。是那种“如果换了你会怎样……”的极端环境。

问:作为导演,诺兰得应付昂贵的场景设计和复杂的特效。他和演员又是怎么合作的呢?

查斯坦:他为每个人的发展留出空间。在一场我和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拍的戏里,卡西想即兴发挥,克里斯对此保持完全开放的心态。我和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合作的时候,就得完全按部就班。但你能感觉到克里斯是这部影片的领袖。他知道自己的电影是什么样,他会帮助每个人在片中找到自己的方式。

海瑟薇:(给《黑暗骑士崛起》)试镜的时候,我第一次当着大家穿那身(猫女的)戏服,它不像我想的那么合适,我脑子里顿时涌起了一百万个念头,没有一个是有帮助的。克里斯走到我身边说,“我想问你,你的流程是什么样的?”好几年以来,我拍片的经历虽然并不算是不愉快,但也不是完全满意,我都忘了你还可以有流程。我说:“你知道,我穿着不太合适,能还给你吗?”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麦康纳:我和诺兰合作最开心的时刻之一,就是我们进入到一个新场景——我们已经进入一个黑洞,又要进入一个虫洞——坐下来讨论这个世界的规则。重力怎么样?时间呢?一小时相当于23年?重力增加30%?有时候他会说:“我不懂这个,我要花时间让自己烦一下,把这些东西想出来。”

问:杰西卡,这么说吧,你的角色所居住的空间是和安妮的空间与马修的空间分离的。那你在片场和他们互动吗?

查斯坦:我们为影片做准备的那个星期,我被安排在安妮旁边。有时候我有点笨手笨脚。

海瑟薇:才不呢!你很迷人。你教我们怎么做水煮蛋。

查斯坦:我刚上完烹饪学校。这难道不呆子气吗?得了。

海瑟薇:我回家试了。我没法让蛋液充分转起来。

查斯坦和卡西·阿弗莱克在《星际穿越》的一幕中。 Melinda Sue Gordon/Paramount Pictures
查斯坦和卡西·阿弗莱克在《星际穿越》的一幕中。
Melinda Sue Gordon/Paramount Pictures

问:理论物理学家基普·索恩(Kip Thorne)是这部片子的执行制片人,和他一起工作你们学到了什么?

麦康纳:他有幽默感,真是太棒了。他善良又可亲,一点也不像人们心目中那种数学家或者科学家的刻板印象。

海瑟薇:我担心他会让我觉得沉闷。但他一点也不。他总是说:“还有……”

麦康纳:我发现天体物理学就是这样的。我问他的每件事,他总是说:“这个,不是这样或者那样,而是两者兼有。”我说:“那么,最后结果呢?”他说:“这就对了,没有结果。在天体物理学里,所有答案都会引出下一个问题。”我说:“那你肯定不会失业的。”

问:《星际穿越》想象一个不久的将来,科学技术不再受到高度评价,人类失去了探索精神。这些看法和电影之外的现实有关联吗?

麦康纳:影片的这些部分和如今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么说,如果你关注NASA的话。这部影片对人类做出了挑战,但也对人类怀有信念。它说:“是的,外面有些什么东西,不管叫它外星人还是上帝还是原动力。”但它转了一个圈,又回来说:“你猜如果我们能到那里去,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是你。”

查斯坦:我们对这个星球做了可怕的事情,这是不可逆的。当然,我觉得星际探险很重要,但我也希望我们不要再忽视我们对这个星球所做的事情。它和你们注视的那些星球一样伟大,我真的很喜欢它。我更关心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好让我们能继续留在这里。

安妮·海瑟薇(左),马修·麦康纳与杰西卡·查斯坦。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安妮·海瑟薇(左),马修·麦康纳与杰西卡·查斯坦。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问:拍《星际穿越》的时候让你们想到了做父母或者做子女时的什么经历吗?

麦康纳:从本能出发,我拍这部片子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儿子利维(Levi)。他真的很迷恋太空船。“那是月亮,我们登过月。”他说:“怎么登的?”回头去解释这些东西,甚至还有太阳系的基础知识,这为我点燃了新的想象。

查斯坦:克里斯被他的家庭围绕着。我在片场见到了克里斯的女儿,这真的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启发了我的角色。在父女关系这方面,我有我自己感兴趣的个人问题。但是这部片子,它的别名又叫《弗洛拉的信》(Flora’s Letter)。我在片场问这个有点害羞的可爱小女孩,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弗洛拉”。我明白了,这是他写给女儿的信。

问:是不是科幻电影片刻之间变得不再是关于外星人入侵,而是变成了人类探索与科技的故事?

麦康纳:克里斯超出了那种刻板印象的科幻电影。那种电影通常是关于宿命的,结尾是:如果他们来打我们,我们就完蛋了。克里斯有他精彩、聪明的英国式愤世嫉俗,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乐观主义者。他在挑战人类。他说,未知——就是世界之外的幽灵——不管它们是什么,它们是好的,我们或许能够利用它们进入下一个阶段。他用肯定生命的方式更进一步。

问: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会操作太空望远镜了吗?

查斯坦:他们给了我们太空望远镜,你们有吗?

海瑟薇:我有。我还不会用。

查斯坦:我也不会用。它就放在我的窗台上。有一天我会用上它的。它就像一个有点变态的纽约望远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10月26日。
翻译:董楠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11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