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短片的法则:来自业内达人的靠谱忠告》——电影节巡回展映运作

fm-1
【著者】:(美)金•阿德尔曼(Kim Adelman)
【译者】:叶俊策、王婷婷

以往试读内容:
没有所谓的完美时机,你只需立刻行动
从构想到蓝图

【本期试读内容】
在电影节巡回展映中,如果懂得运作,你会度过最好的时光。

进入电影节意味着好事连连。成为“官方选择”会带给你很多好处,最帅的就是你的片子被策展人选中了,在影院投放,让陌生人掏钱。格雷戈•伊万•史密斯解释:“我在剪辑室里待了两年,自我感觉这片子还不错,但不清楚别人会怎么看。进入了电影节,我会觉得自己受到了认可。作为新手,虽然自称是导演,但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当真。因此,拿到第一封接受函时,哇,这可是别人的认可!作为新手导演,相当需要外界的认可,这挺伤人的,但电影是大众艺术,必须得到观众的认可才行。我刷爆自己花旗银行的信用卡拍片,可不只是为了给我妈看!”

我已经向全球的电影节提交了19 部影片,发现了几个申请的窍门,你也可以做到的。

19.1 电影节申请窍门
使用无盒子网
以前,你需要打印出所有的电影节申请文件,但现在使用无盒子就轻松多了。导演希斯•孟瑟对无盒子网的体验非常满意,宣称“无盒子网可以让你井井有条”。

在DVD 上写下你的联系方式
因为DVD 肯定会跟原始包装分开,确保DVD 上有片名、你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经常查看邮箱
多数电影节会通过邮件或电话通知入围信息。

确保你的影片合适
有些导演向一些电影节提交作品,而这些电影节摆明了不会排他的片,这纯粹是浪费钱,这种事还挺常见的。当我在为 “地球生存”工作的时候,一直在想办法让环保主题的短片进入电影节。想要说服电影节增加放映绿色环保主题的影片单元,但这些电影节有自己的主题偏好(同志、拉丁等)。避开这种悲剧吧,仔细调查各大电影节的偏好,确保你的作品是对口的。此外,你还要考虑播放格式,如果电影节有播放限制,不要存有侥幸心理。翠贝卡电影节的莎伦•巴达尔(Sharon Badal)举例说:“我们的播放格式只有两种, HD 或35mm。在我们的规则中有提到,如果你的作品入围了,你必须提交其中一种格式。”

你得了解,这不是公平竞争
问到电影节有什么是短片导演不甚了解的,洛杉矶短片节的创始人罗伯特•阿伦茨分享道:“在这提一下个人观点,多数导演会认为比赛人人平等。但他们不知道很多电影节会邀请名导参加,并提供免费入场券。如果电影节有100 个短片参展席位,可能有一半已经被邀请影片给占了,而你却要付费参加,这公平吗?导演必须决定,这家电影节是否值回入场费。不过,我可以保证,洛杉矶短片节是公平的,你的影片会有人从头到尾看完。但别的电影节嘛,我可不敢保证。”

早点提交
如果你早点提交,费用会便宜些,而且电影节试映委员会可能被大量最后关头提交的作品弄得焦头烂额。与其被审美疲劳的眼光无视,不如早点提交,还可以接受热切目光的洗礼。

如果打了电话,你或许能推迟截止日期
如果截止日期过了一两周你还想要参加,那就给电影节打电话。一般来说,混合电影节最后才编排短片,如果你强调作品很短,有时他们会破例。问一问呗,反正人畜无害。

电影节有时会提供免费入场券
如果你的影片已经获得主流奖项,那你会接到许多电影节的邀请,他们会考虑把你的作品列为策划内容。在这种情况下,策展人会主动联系你,向你提供免费入场券,因为是他们邀请你的。

如果是你联系他们,那就强调你特想在他们的电影节放映,可惜申请电影节的预算用完了,你给不起钱,这样至少能要个折扣价。当然,要是你之前参加过这家电影节,你就告诉他们上一次的体验简直是爽炸了,所以特别希望今年也能参加,可惜预算实在是太紧了,看看对方会不会上钩。

拉萨德•欧内斯托•格林从不羞于联系策展人。“写封邮件给他们,”他举了个例子,“你好,我是纽约大学的某某某,有一部关于啥啥啥的超赞小电影,能免掉申请费吗?我真的没钱了。”在邮件里,他列出了这部短片的参与者,简要介绍了自己。最后格林获奖了,他笑道:“以后还要凭这个奖到处混各种免单。”

通过合适的渠道提交
多数主流电影节都有一整套标准的提交系统。如果你只是私下把DVD交给策展人,没填电影节文件,这样操作是有风险的。即使策展人邀请你了,那你也得填文件。如果跟策展人有私交,那你给他们邮件或电话,让对方知道你提交了影片,这样你的片子才不会被埋没了。

提供一流的图片
完成影片策划后,接下来电影节需要图片给影片编辑目录,然后提供给媒体。如果电影节手头上有你的图片,你的图片可能会用上,这可是个好机会。没进入梦寐以求的电影节,不要放弃这个过程可能会经历无数次拒绝,坚持到有人接受为止,坚持就是胜利嘛。我们可以从道格拉斯•霍恩(Douglas Horn)的经历中寻找灵感。“我的短片《预告:大电影》(Trailer:The Movie! ,2001)经历了相当爽的旅程,”霍恩说,“这片子成了20 家电影节的官方选择,接到一大批发行邀请(我正在权衡),作为长片的片头贴片在独立影院播出(收费的)。之后收到了不少好评。不过,不是一开始就一帆风顺,这片子花了半年才得到第一封电影节接收函,相当不容易哦!”

记住,首映很重要
有个新导演收到了一家小电影节的邀请,心里很纠结,他想要在大一些的电影节进行全球首映。我一直记得当时有位资深导演告诉他,你可以留着你的第一次等待“白马王子”,也可以立刻开始享受。的确,有些电影节确实喜欢成为你的初恋,或希望你还待字闺中。如果你特想为某家电影节保留首映,那就等拿到了邀请的回复再说。

格雷戈•伊万•史密斯现身说法:“西雅图同性恋电影节(TheSeattle Gay and Lesbian Film Festival)打电话说想播我的影片。我联系了西雅图国际电影节,问能否先在同性恋电影节播出我的影片。策展人说:‘我无法保证一定会播出你的影片,但要是你能推掉西雅图的其他电影节,播出的概率会高一些哦。’担心的话就问问,没多大事儿。”

把就近的电影节放一块儿
拉萨德•欧内斯托•格林的大本营在纽约。他飞去电影节的理由是:“如果进了一家电影节,我也会申请时间相近地区相同的电影节,这就是我的策略。在一个月里,我参加了四家电影节,基本都在洛杉矶,因此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西海岸,直到完成了巡回展映。如果只有一家小型的夫妻店电影节,我可能不会长途跋涉。”

让电影节将拷贝寄到下一家
虽然寄拷贝给电影节时付费的是你,但放映后寄回来时付费的是电影节。让电影节直接把你的拷贝寄给下一家安排好的电影节,这可是省钱的好办法,至少可以省点邮费。

19.2 怎样拿到参加电影节的免费之旅
你的影片进入了鬼马搞怪的西南偏南电影节。要是让你选择,在奥斯汀跟观众一起看首映,或在家里看独立电影频道第五次播放的《巴顿•芬克》,哪个是你想要的呢?现场总是爽一些。可惜多数电影节不会支付短片导演的交通食宿费用。好在短片导演习惯了伸手要免费品。给电影节打电话,跟负责安排行程的人沟通一下。我认识的一位导演,说服了电影节把她纳入讨论小组,这样她的差旅费就可以报销。我认识的另一位导演,他申请当了志愿者,负责接机服务和放映接待,这样就解决了住宿问题。短片导演的生涯会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

19.3 怎样在电影节获得媒体关注
indieWIRE 相信,短片值得定期报道,我因此心存感激。在电影节中,多数主流媒体会无视短片,但还是会有记者愿意为短片写一写。一些短片代理会请公关人员帮忙做宣传,但我真心觉得这是浪费时间,除非你符合以下条件:钱多得没处花,想获得奥斯卡奖,很有爆料的价值,本来就有公关人员的名导演。

其实,你可以当自己的媒体经纪。一旦入围电影节,赶紧打听一下电影节的宣传人员。在短片电影节,宣传人员会很乐意得知你将出席,他们会试着帮你尽量多安排采访。在棕榈泉和阿彭斯,当地的媒体相当赞,很多短片导演都带着媒体剪报满载而归。

19.4 如何处理放映会上的问答环节
我在放映会后接受过提问,也当过提问的记者。我总是很惊讶,有些导演总是能亮瞎全场,他们魅力四射,妙语连珠。有些可以归结于天生的魅力,但要是能够做点准备,即使最害羞的导演也可以成为全场的焦点。在我的短片课程中,我布置了一项任务,要求导演模拟放映前介绍自己的短片。我不建议导演念稿子,但是写下来的话,可以理清你的思路,真正上场了才能挥洒自如。

我让洛杉矶短片节的罗伯特•阿伦茨提问答环节的建议,他回答:“每个导演的性格不同,目标也不同。有的导演目标是以小搏大,把短片变长片;有的导演是手握超级计划,到处找投资。你是哪一种呢?要是你有别的项目,想办法说出来——‘嘿,如果你喜欢我的短片,我还有一部长片的剧本。’或者‘可以把这事儿搞大,我正在弄呢。’”

圣丹斯的谢恩•史密斯补充:“先谈谈你的影片。首先说说你拍这部片的原因。很多导演连自己的意愿、想法或激情都说不清,真是够呛。问答环节就是兜售你的影片和想法,不是简单粗暴地把片子塞给对方,而是委婉一些,说说自己为什么选择用这种方式拍这部片。如果大家对你的短片或主题有疑问,你可以解释一下选择的原因。有些导演比较羞涩,那就想办法克服!别想那么多,反正就是跟人侃大山,吹吹自己,没多大事儿。如果你需要参加公共演讲课程,那就去参加。要兜售自己,想办法让自己成为最猛的。只有你自己能做到,这忙谁都帮不了。”

史密斯还说:“如果你能让观众笑,当然不是要你去扮鬼扮马,要是你能讲一些观众喜闻乐见的轶事,他们就会记住你的影片,捎带着记住你。作为调节剂,我总是问‘拍这片最难的是什么?’,或‘对你而言,感觉最爽的是什么?’我要找一些能为观众打开短片世界的故事,让观众如痴如醉,欲罢不能。你可以准备些小故事,可能你已经讲得自己都烦了,但观众还没听过呢。这些小故事会让你的影片和你一起在观众脑海中扎根。”

你也可以在观众里安插托儿,让他提出你想回答的问题。导演马德尼•奥尼克记得:“在圣丹斯时,我和另外几位导演在同一个项目,而且我们的项目已经展示了好几次,每位导演都有一些小噱头。很多外国导演会谈论‘在我的国家……’之类的,你懂的,这个角度蛮不错的,相当吸引人。有位女导演每次都会被提问‘你在哪儿找到演员的?’女导演总是回答‘谢谢你这个问题’。后来在聚会上,女导演向我介绍了她的公关人员,就是那位提问专家!她安插了托儿!但这没什么不好。让托儿问一些重口味的问题,观众会觉得很带劲,会觉得这问题真神了!”

19.5 怎样在电影节社交
周游电影节时,不要跟小姑娘似的。当然,我不是要你成为讨人嫌的苍蝇。在棕榈泉短片节,年年都会有咄咄逼人的导演在各种场合扮内行。虽然能吸引不少眼球,但过犹不及,容易让人反感。

我和纽约大学的导演拉萨德•欧内斯托•格林一起参加了棕榈泉短片节,他告诉我:“我带短片来参赛,会跟尽可能多的人交谈,但我会有分寸。因为在这里,大家都这么做。如果大家喜欢我的片子,而我又刚好获奖了,那他们就会来找我。只要还在兜售自己,我就会在聚会上主动出击,派一些明信片,我可不想像别人那样空手而归。”

圣丹斯电影节的谢恩•史密斯说:“我不喜欢说出来,但来参加圣丹斯的行业人员大多是为了长片而来。大家喜欢短片,乐意结识你,跟你交流。尽量干净利落,简单说清楚自己做了什么,知道些啥,要酷一些。一句话,必须酷。”

19.6 重中之重:享受乐趣
马德尼•奥尼克提醒大家,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只要你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那会好玩得多。我首次参加电影节时太害怕太紧张了,我的放映会之前的事情都没办法好好享受,而我的放映会又恰好在倒数第二天。最终,我的影片获得观众票选的最受欢迎短片奖。这就是我的电影节初体验。”

动画导演唐•赫兹菲尔德很注重跟观众一起欣赏影片的乐趣:“我最近的作品,制作上花了两年时间,几乎是与世隔绝,因此,我很渴望带着影片走出去跟人交流。当你的影片变成DVD 或上了电视,观众会更多,但你没法现场跟观众一起,我个人认为,拍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跟观众交流。”

导演罗伊•昂格尔无比怀念在汉堡国际短片电影节度过的时光。“每天晚上都聚餐,”昂格尔乐开了花,“这些是完全免费的,参与的导演来自全球各地,有彼得•格林纳威( Peter Greenaway),还有吉姆•贾木许,我还遇到了鲍力施兄弟。有些难得一见的人也会来参加餐会,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顺便聊聊电影。”

格雷戈•伊万•史密斯深有同感:“那些参加电影节的人都很友善,他们实在是太赞了。大家热情高涨,为你开心,他们会把你的经历当做他们的一部分。”

电影节的常客大卫•伯塞尔也很享受他的电影节经历。伯塞尔建议:“除了看片,多观察一下其他人在干什么。多认识其他导演,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直以来,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都很赞,可以看到超多的短片,就我们聊天的这一会儿,有多少稀奇古怪的短片会冒出来。我不会花几千美元去周游世界,一般来说,不大可能去了电影节就一定能拿到订单。但是,如果能去就尽量去,相当好玩,你会得到认可和鼓励的。”

本文为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官方授权刊载的电影图书试读系列,提供影迷更多接触电影知识的机会,文中内容不代表迷影网观点

(编辑:唐冶挺)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