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爱德华·诺顿谈《鸟人》、韦斯·安德森以及为何因40美元而自豪

文章题目: Ed Norton On ‘Birdman,’ Wes Anderson And Why $40 Makes Him Proud
作者:NPR
来源:http://www.npr.org/2014/10/21/357637203/ed-norton-on-birdman-wes-anderson-and-why-40-makes-him-proud?utm_source=twitter.com&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morningedition&utm_term=nprnews&utm_content=20468
译者:雪成溪/校对:James

image-368ec90f-a633-4f38-b2a0-1b64e9717773_wide-40282f45a78e1bf67f7f0a3370d48539da7a1ce0-s800-c85

在《鸟人》中,爱德华·诺顿(Ed Norton,右)扮演了一位极具天赋但自命不凡的演员。在一出百老汇舞台剧中,他的导演是一位曾经在“飞鸟侠”系列中扮演这一超级英雄的演员(迈克尔·基顿,Michael Keaton,左),但他对这位导演并无好感。

在最新的黑色喜剧《鸟人》(Birdman),又称为《无知的意外之喜》(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的电影中,爱德华·诺顿扮演一位自命不凡、固执己见但极具天赋和创新意识的戏剧演员,出演一位过气电影明星(迈克尔·基顿饰)的舞台剧。

曾参演《搏击俱乐部》,《美国X档案》的诺顿说,《鸟人》是他职业生涯的一大亮点。

“和拍摄其他影片一样,拍摄《鸟人》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乐趣。”诺顿对《Fresh Air》的记者特里·格罗斯说。“这是我有过的最有创意也最满足的体验之一——我想这是一部极其大胆又很少见的电影。”

片中,基顿的角色因扮演超级英雄“飞鸟侠”而走红。诺顿的角色对超级英雄电影基本上并无好感,对这位演员尤其如此。他用自己傲慢的方式想要教导基顿何为真正的戏剧表演,舞台又是如何揭示真相的,暗示基顿也许曾是位演员,但不是位真正的演员。

影片很大程度上是关于自我,衰老和表演方式的冲突——基顿试图东山再起,彻底改变自己。

《鸟人》的拍摄看上去像是一镜到底,这也意味着每个动作都经过了精心设计和排练——虽然诺顿强调,演员依然有即兴创作的空间。

“一旦舞蹈确定,大家就照着跳了——这就像很多人参与的复杂舞蹈——但一旦把舞蹈作为基础,跟迈克尔·基顿和扎克·加利凡纳基斯(Zach Galifianakis)之类的人共事所带来的巨大乐趣就体现出来了。他们有惊人的能力,即使在一段既定的舞蹈中也能出人意料地来上一段后空翻。”诺顿说。

诺顿出演了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的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和《月升王国》(Moonrise Kingdom),还有《第25小时》(The 25th Hour)和《斯慕奇之死》(Death To Smoochy)。他向格罗斯谈起《鸟人》,为何喜爱韦斯·安德森的电影,以及演艺生涯“最自豪的一件事”。

访谈要点

为何《鸟人》要拍成一镜到底

(导演)亚利桑德罗(Iñárritu)确信这部影片是一场梦幻般的经历,一个连续拍摄的镜头。整部电影一气呵成,几乎没有明显的衔接或剪辑。这不像那些有着固定套路的电影,在中间来上绚丽的7分钟。整部影片呈现为一个单一的,持续的镜头。

我想关于亚利桑德罗最神奇的一件事是,他立即就说:“看,有理由这么做。我在讲述一个患有精神危机的男人的故事,他可能真的神志不清了。虽然我们不太确定,但他可能真的疯了。他的焦虑是虚幻的,但我从没想过要远离。我想让观众一起进入他虚幻的逐渐加剧的恐慌中。”

image-a1c0865c-b129-4e12-98ba-6dbdfa1b2ef0

爱德华·诺顿(右)扮演的Mike Shiner和迈克尔•基顿扮演的Riggan Thompson在百老汇后台争锋相对

《鸟人》中和迈克尔·基顿的拳斗戏

在我们看来这可能是最有趣的一场戏之一。说这场戏富有挑战性,多半因为看迈克尔·基顿那样表演时很难不去笑他。我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看他的片也模仿他的台词……这带给我太多乐趣了。

也许最让人伤脑筋的是,这场戏是在电影中可能最长的一个镜头之后……那时你不得不对准摄像机挥拳出击,心里却想着:“如果这遍不过,或是我们糊弄一拳,从技术上看我们就浪费了12分钟和4个大型场景,而演员也许恰恰在其中奉献了最精彩的表演——为了搞出特效,你将一无所获。”这就让人有些恐慌了。

韦斯·安德森的电影

我一开始就爱上了韦斯[安德森]的怪念头和惊人的幽默感……可他的幽默笑中带泪,一不小心又会让人忧伤起来。我每次看《天才一族》时都笑个不停。可不知什么原因,一看到[Richie Tenenbaum]放走那只隼还是鹰,让它在城市上空飞翔,而他们放起那首地下丝绒乐队的歌时,我就泪流满面……我都解释不清为什么。

我开始觉得韦斯的很多电影都在讲同一件事。你出生的家庭让你失望,或是和期望不符,因此你就去创造自己想要的家庭。也许这是人们奋斗的一种方式。韦斯电影中那么多角色实际上都在创造另一个可以支持他们的群体。我想,这个观点未免太过感伤。

grandbudapest-foxsearchlight

诺顿在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中扮演朱波罗卡的警察局长Henckels。诺顿说自己很喜爱韦斯·安德森的电影中的“怪念头和惊人的幽默感”,而且“总有一些伤感的时刻浮现掠过。”

《月升王国》中的主演哈维·凯特尔

他看起来有240磅重……你从没看到过哪个男人在他那个年纪有这样的肌肉密度……他太重了,连跳都吃力,更别提跑了。他们不得不给我做了个哈维·凯特尔泡沫假人绑在胸上,这样我就可以穿着跑了。三个人合力都抬不动哈维,别提一个155磅的演员了。

《斯慕奇之死》中他扮演的“犀牛斯摩奇”唱的讽刺歌曲

我职业生涯中最骄傲的一件事就是偶然从《斯慕奇之死》中捡了几首歌唱,赚了40美元。我很自豪地跟Adam Resnick说起这件事。他是一个充满热情的天才,《斯慕奇之死》的编剧,还写了很多像”Your Stepdad’s Not Mean, He’s Just Adjusting”之类的歌。

我在最后加了些音乐和修饰。当然,和Adam共同享有这些音乐版税是我职业生涯的一大亮点。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0 Comments
  1. “《月升王国》中的主演哈维·凯特尔
    他看起来有240磅重……你从没看到过哪个男人在他那个年纪有这样的肌肉密度……他太重了,连跳都吃力,更别提跑了。他们不得不给我做了个哈维·凯特尔泡沫假人绑在胸上,这样我就可以穿着跑了。三个人合力都抬不动哈维,别提一个155磅的演员了。”笑死我了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