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中心执行长林文淇对话《午夜场》:一个电影资料馆的尴尬

作为中国电影资料馆四年资历的忠实观众,笔者对宝岛台湾的电影中心充满好奇,也对台湾电影的现状充满了探究的热情。

620
(图为台湾电影中心执行长林文淇,图片来源于台湾中央大学学生会官方网站)

看电影:执行长您在这个机构大概待了多久?
林文淇:我是去年八月一号上任,当时这里叫做台湾电影资料馆,今年七月底升格为台湾电影中心。

看电影:升格前后有什么区别呢?
林文淇:电影资料馆的主要业务是影片保存,数位修复,举办电影活动,以及出版。电影中心被赋予的还有电影教育和台湾电影在海外的推广,包括纪录片,比如正在进行中的纪录片影展。

看电影:您说的电影教育涉及到台湾地区大学院校内的课堂教育吗?电影中心有招收自己的研究生吗?
林文淇:没有研究生,我们的机构性质是一个财团法人基金,只有员工而已。我知道北京电影资料馆有自己的研究生。大学电影教育那些还是教育部在管,我们只是希望对教育体系里面有一点推动作用。还有在校外让学生对电影的认识再更多一点。像明年会做的事情也包括设计一些教材,跟教育部协调在艺术类教育中加入电影教育的单元。学校正规教育我们希望在里面能造成一点影响和改变;社会教育部分以前就在做了,透过一些影展和活动,这个也会一直做下去;社会上的专业电影人才的教育目前还不是我们的业务,主要是影视局在做,办一些专业短期培训班之类的。

看电影:电影中心现在的员工规模麻烦您介绍一下?
林文淇:我们有行政组,做整个后勤支援;有典藏修复组;有研究出版组;有市场拓展组,做海外的;还有教育推广和纪录片影展。员工差不多有将近七十位。

看电影:没有志愿者系统吗?
林文淇:有,可是志愿者系统的运作目前不是非常好,主要是以前没有那么多业务。现在影展的志愿者系统是做得比较好,很多人过来帮忙。我们希望以后在另外的方面也能邀到更多志愿者加入。

看电影:目前电影中心的运营资金都是从官方来吗?
林文淇:大部分是官方的钱,还有一部分靠民间募款和卖版权,譬如影片的出借也可以收一些版权费。

看电影:这些经费除了用在修复影片和办影展,还有什么流向?会资助新人吗?
林文淇:修复影片,办影展、办活动,还有海外推广。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资助新人,能对他们提供的帮忙还是以助力推广为主。譬如我们会到海外的各个电影节设摊位,让台湾电影可以在那边展示,让电影人可以约片商在那边交易。等于是我们在电影节设立一个小小的办公室,还有登广告、印手册宣传,办晚会。

看电影:电影中心现在正在修复的片子数目大吗?待修复的呢?
林文淇:正在修复的很少,因为经费很少。去年我们修复了八部影片,今年大概也是八部。待修复的数目当然很大,除了政府的经费,我们还向社会募款,希望可以抢修多一点片子。

看电影:台湾电影的相关资料您这边是保存最完整的机构吗?没有更官方的机构了吧?
林文淇:是的,我们这里的收藏算是最完整了,也没有比我们更官方的机构了。我们算是半官方的,是教育部设立的财团法人基金。但是不能讲唯一,台南艺术大学也收藏很多与电影相关的文物,但我们还是收藏量最大的。应该说我们有相对最完整的收藏,但还是有缺失的部分,有遗失找不回的部分。像台语片有一千八百多部,我们现在只剩下两百多部,其他的都已经不见了。

看电影:你们收藏台湾电影是以主创是台湾人为标准,还是也包括拍摄地在台湾等等别的依据?
林文淇:我们尽量以最大的归类方式来搜集,譬如它可能是香港的电影公司制作,但是剧组人员主要是台湾的,像这些我们都收。我们还会收以前来台湾放映的影片,比如有的韩国电影,我们收着,韩国反而没有。最近还有一支片子我们提供给他们去做修复,在台湾叫《秋霜寸草心》。韩国电影资料馆很高兴,它在当初放映的时候非常轰动。

看电影:台湾电影完整的篇目和你们现有保存的篇目之间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林文淇:这个没有统计过,台语片我们还比较清楚,国语片找不到的我不大知道那个比例。比较知名的片子大部分都有,少部分就真的没有了。可是还有些情况都很危机,像我们今年要修复的《彩云飞》,是1973年非常轰动的琼瑶电影。我们发现香港电影资料馆有一支拷贝,缺了大概十分钟,然后底片都不见了。我们自己资料馆有两支拷贝,当年民间的放映师手头也有留下来的拷贝,保存状况都非常不好。我们现在把能够搜罗到的拷贝都拼凑起来去修复。

看电影:电影中心对台湾电影收藏的缺失部分主要是台语电影吗?
林文淇:对,还有国语片的部分。当时有的电影公司自己会保存胶片,像中央电影公司。有三个属于官方的电影公司,大部分的资料都有保存下来,算比较完整,但是也有遗失。民间的电影公司有的跟香港合作的,就在香港冲印,冲完就留在香港了,电影公司没拿走。前几年那边冲印厂陆续关闭,有些就会通知我们。

看电影:电影拷贝的遗失主要是个人失误造成的吗?
林文淇:对,当时没有保存的概念。因为那时候出片量很大,影片放完以后胶片就是工业材料了,是塑胶片,而不是电影了。塑胶片可以拿去再利用,譬如帽子的帽缘啊,像这些需要支撑的部件,还有衬衫的领子。那时候胶片放完就不再用了,戏院也不会去重复放映。你想在那种条件下,胶片放个几年就发酸了。

看电影:台湾官方是从什么开始意识到要保存电影资料的?
林文淇:这个其实算蛮晚的,我们是35年前成立的电影图书馆,那其实也主要是为了电影文献资料的研究。然后开始办金马奖,需要放外片,会搜集保存一些。真的开始比较大量地保存影片应该是从我们有一任馆长井迎瑞那里,他现在是台南艺术大学的教授。他当馆长的时候就觉得梳理历史是电影资料馆最重要的责任,所以他当时就不接电影活动,开始带领员工寻找幸存的电影资料。所以现在馆藏的台语片有很大一部分是80年代末他抢下来的,当时洗印厂的废片堆积如山。

看电影:电影中心现有电影拷贝的数量大约是多少?大部分都是老片吗?
林文淇:华语电影拷贝大概有一万六千多部,当中有些是重复的。非华语的大概有四五千部。非华语的主要是剧情片,大多是办金马奖外片观摩展的时候收进来的。大部分都是老片,新的片子目前我们已经不收了。现在还是特别以台湾电影为主。

看电影:您说电影中心暂时不再收藏新电影?
林文淇:也不是完全不收,应该说新电影除非它是拿政府的扶持金拍的,被规定一定要留拷贝在我们这边;其他电影作者如果不愿意放这边,我们也没有权利去要求。除非作者自愿放这边,或是捐给我们。

看电影:放这边的影片的版权所有大概是什么情况?
林文淇:有些是寄放在电影中心仓库里面,我们跟他收租金;另外有一些是出让部分使用权给我们,我们有非营利的使用权,就不跟他收租金了,但版权还是属于原作者。如果是原来属于政府的电影被移交给我们,或者作者连版权一起捐赠给我们,我们是拥有电影版权的。或者部分作者委托我们代理版权,当影片出现商业盈利时会按照合同支付一部分收入给原作者。

看电影:电影中心除了电影拷贝还有哪些藏品?
林文淇:我们还有文物,像放映机、摄影机、剧照,还有一些相关藏品,比如胡金铨导演当年自己写的很多书法和绘画作品。有些导演会捐一些电影相关的文物给我们,像李行导演就捐了很多,照片啊什么的。我们现在比较遗憾的是没有一座类似博物馆的建筑,所以没办法去跟公众展示。目前已经在规划,在建了,希望三年以后可以盖好。

看电影:我听说你们电影中心的放映厅很小,它的看电影职能是如何实现的?
林文淇:对,我们放映厅只有40个座位,每个月多多少少会办一点小型的主题放映。如果做较大规模的影展或重要活动,我们会外借场地。

看电影:电影中心放映厅的放映是不对公众售票的吗?
林文淇:我们之前都是开放给会员,以后会更倾向于向社会售票的方式。因为我们以前的放映设备比较差一点,35厘米可以放,但是数位化以后35厘米的片子放的很少。我们没有数位化设备,这两个月就会添购。

看电影:老片还是放胶片的多吧?台湾观众不会特别要求看35厘米胶片吗?
林文淇:老片有几种方式,一种是数位化以后再放映,我们也陆陆续续数位化了一批老片子。35厘米放映比较麻烦,只有特殊活动会放,比如像我们最近办的导演回顾展。是有一些影迷会要求,但是这边的环境也不是很适合放胶片。我们去年办过一次纯35厘米影片的放映展,发现来的观众也没有很多。胶片放映放到户外就会容易很多。最近的联邦回顾展,我们刚刚放了《龙门客栈》,马上要放《龙城十日》,也都是35厘米户外放映。

看电影:四十人放映厅放片子满场的几率高吗?
林文淇:很少很少,因为台北放的影片太多了。这如果是在好电影不容易看到的地区可能比较稀奇。但是台北每天在戏院新上映的电影大概就有七八部,还有大小的影展。所以我们要用看这些电影作为吸引会员的诱因恐怕不够,还得想别的办法。

看电影:请您介绍一下这边的会员规模和他们的年龄分布?
林文淇:会员不多,全年会员大概不到一百人,半年会员有三四十个,也有一些季会员和单日会员。年龄层普遍比较高。会员可以白天来阅览室看碟,看书,也能参加放映活动。他们中间有一些不是冲着放映来,就是单为了借阅专业书籍。

看电影:所以台北年轻影迷的群体规模不大?还是他们的兴趣主要在院线新片那里?
林文淇:不会,年轻影迷的群体很大,但是他们主要的兴趣是新片子。有的对老片子有喜爱也不见得是我们放映的那些,而是主要以华语电影为主。还有就是我们的放映场地真的条件很不好,以后搬到新馆,换成影院的放映规格,我想观众会多很多的。

看电影:您的意思是电影中心的藏片优势主要还是在台语片方面?
林文淇:台语片和80年代以前的国语片。我们还有别的优势啊,我们还主办大型的影展,像现在的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还有金穗奖。金穗奖有三十多年了,主要颁给学生和刚开始拍电影的新人。它以短片为主,有剧情短片,纪录片,实验电影,动画片等。我们还有出版电影图书和期刊,《台湾电影年鉴》就是我们在做;我们出的《Fa电影欣赏》是目前台湾唯一幸存的严肃电影学术期刊。

看电影:我还想请教一下台湾艺术电影的放映现状?有专门的艺术院线吗?
林文淇:台湾其实没有绝对的艺术院线,但是有几个影院放的篇目比较偏艺术电影,他们基本不排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的影片,像华山光点,台北光点,松烟等等几个。还有一些综合的戏院,比如长春国宾戏院,他们会排很多世界各地的电影。因为有足够的观众量,所以这些放映很活跃,基本每周都有。还有大小的电影节,金马奖、台北电影节、新北市电影节、女性影展,桃园和高雄也有电影节,通常都是挤在下半年。一般是上半年申请到经费,下半年开始做。这些影展上年轻人的比例就很高了。

看电影:台北的咖啡馆,独立书店这些空间会有比较稳定的放映活动吗?
林文淇:那很少啦,因为看电影的管道已经太多了。早期还蛮多的,有几家咖啡馆会用放电影作为吸引顾客的卖点。现在还要加上版权的问题,麻烦就更大。

看电影:台湾的民间放映完全不会受到官方的限制吗?
林文淇: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如果影片要上映,还是要去申请执照,要通过审核,但是非常宽松,通常只是跟色情有关的需要定一下等级。还有从大陆过来的影片有进口限制,譬如一个大陆的影片在一个台湾的影展可能要规定它放映不能超过四次,类似这样。

看电影:电影中心会参与电影分级吗?电影分级在台湾是一个稳定的系统吗?
林文淇:这个还是文化部在弄,我们目前没有参与。它是一个很稳定的系统,每次找不同的一组人看一个片子定一下级,大致上都没什么争议。它并不是一个政治性质的检查,所以对电影公司来讲有时候它的片子被列为限制级他们也很高兴,就能以此为噱头吸引成人观众。有希望不同年龄层的观众都能看到的片子如果被定为只能成人看可能会去申覆,因为不同的人看可能会定不同的级。

看电影:所以电影审查组的人员还是流动的?
林文淇:对,它是流动的。它是有比较固定的一大群人为候选圈子,然后每次挑一些有空的人来审片,我没有参与过啦。之前蔡明亮的片子也有申覆过,换了一批人来审就通过了。

看电影:执行长您清楚台湾电影现在的年产量这些产业数据吗?
林文淇:对,我们之前没有被赋予这项工作,这个工作将从明年开始。现在已经慢慢要去交接了。之前这项工作是用招标的方式由外面的公司提案,通过了就由他们去执行。现在要交给我们,我们以后就会长年去做,变成例行业务。

看电影:台湾电影中心与别的地区的电影资料馆合作往来密切吗?
林文淇:我们跟在北京的中国电影资料馆一样都是国际电影联盟会员,交流很密切,大部分是影片的相互借用,还有影展的合作。我们刚刚办完的戏曲影展就是跟北京电影资料馆合作的,之后会有更密切的合作。包括和上海电影博物馆,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电影节,我们都陆续有合作,以后会有更多合作。

看电影:电影中心的新馆建成后会让它对社会的开放度加大吗?
林文淇:对,会大很多!非常多!我们希望它就像上海博物馆那样,能给社会大众提供一个很好的,综合的展示。我们现在配合教育部在网路上也在做一个文点系统,它能更清楚地看到我们电影中心的藏品目录。这个是对全球开放的,应该会在明年一月十五号正式上线。

原文载于《看电影》周刊

黄元樱
黄元樱

伪学院派,不务正业的编剧,业余影评人;确实认认真真在生活,时时刻刻在思考。

7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