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者:夜晚的爬行动物

在时下热门美剧《新闻编辑室》里,一帮纽约新闻人在正义无比的上演重拾新闻梦想的戏码的时候,海岸的另一边,《铁甲钢拳》的编剧丹•吉尔罗伊却在自己的导演处女作里探讨了新闻道德。

620

杰克•吉伦哈尔饰演的男主角Louis Bloom是个有着干瘪的脸孔和一双炯炯的眼神的城市边缘人物,他昼伏夜出,在偷盗和抢劫之外,也在寻求一份安稳,梦想这字眼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他模仿着同行的做法,拎着偷自行车换来的DV,靠着窃听警讯得来的讯息,一片摸爬滚打之后,迅速开始了自己的职业新闻路。他学的快,影片设计了一系列的里程碑节点:第一次近距离采访的时候被警察和保安痛斥;第一次去电视台卖新闻跟制片人漫天要价;到第一次潜入民宅窃取重要隐私;第一次移动车祸伤者制造最好的拍摄角度;第一次潜入犯罪现场对重伤的受害者见死不救;再到第一次制造耸人听闻的凶徒和警察在中餐馆火并事件的新闻,反社会人格已经彰显无遗。

这么多年来的积累,吉伦哈尔无疑已经成为了口碑片的金字招牌,并且一次又一次塑造了许多成功的银幕形象:《死亡幻觉》里邪魅的年轻人,《断臂山》里挣扎在情与欲之间的牛仔,《爱情与灵药》里嬉皮笑脸的医药代表,《宿敌》里迷茫的教授和风流的男演员。到这部《夜行者》,吉伦哈尔更是为了塑造男主角形象暴瘦了18斤,瘦削的脸颊和凹陷的眼窝本身就有一种近乎于瘾君子的阴鹜感。

而和男主角Lou搭戏的另外两位,一个是徐娘半老的电视台制片人Nina,和大多数新闻人一样,外表强势决断又干练,却不料在被Lou一通强势的抢白和威慑之后,逐渐流露出了柔弱,崇拜和臣服;另一个就是脑子不太灵光,几乎什么都肯做,却一直在被Lou剥削的助手Rick,“巴基斯坦裔霍建华”。两位角色都为塑造男主角献力不菲:Nina对男主角感情上和工作上进攻的节节后退,彰显了Lou的侵略性;Rick任由Lou剥削,到最后因Lou而死,刻画了Lou的冷血无情。

起初,导演的镜头没带太多的感情色彩,只是在一旁冷冷的凝视着一步步黑化的男主角,到后来Lou采新闻失败对着镜子面部狰狞的狂吼,拍伤者时带着侦探片里变态杀手的阴阳脸,再到最后牺牲助手采完大新闻时的愉悦和跟警察录口供时的无辜,三条线贯穿其中:男主角入行很快,从一开始懵懂无知的外行人到影响制片人决策的资讯供应商,职业新闻人的成长线;男主角先是踩了道德线,从小偷小摸,窃取隐私到踩到了法律线,知情不报,趁机害死助手,道德沦丧线;男主角从开始的弱势怯懦,最后的狡诈冷酷,罔顾人命,心理活动揭示线,三条线清晰工整,让人不免为影片的完成度和层层递进的心理剖析惊叹。

不想再去强调我们对社会的认知主要是来自媒体建造的虚拟环境这样的常识,只想拿《夜行者》和最近几年的新闻题材的影视作品做做对比,电影如《恐怖直播》、《熔炉》、《相助》和《消失的爱人》,热门剧集如《新闻编辑室》和《黑镜》,大家无不例外的都是在新闻的力量上做文章,诚然,媒体的力量是强大的,现代人居家旅行、出门办事,难免都要学两招御媒术,但是对于新闻道德,前几部几乎鲜少涉及。导演的镜头却带给观众一个对新闻业自身的反思,电影里的新闻业就是媚俗的,靠收视率去主导电视台,制片人认为“血腥”、“犯罪”和“富人被穷人攻击”这些恐怖诉求才是最能吸引观众打开电视收看早间节目的新闻点,而对于战斗在采新闻一线的记者们,权钱交错,在追腥逐臭的过程当中,难免会有很多意味不明的灰色地带。“正义犹如谎言,真理万化千变”,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值得尽信的。

最后,银幕上灯火通明的洛杉矶完全不同于《摩登家庭》里的安静清爽,仿佛每个街灯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都藏匿着罪恶,这座城市,有人生,有人死,有人在草莽荆棘之间摸爬滚打,留下一片粘腻的痕迹,正义和邪恶不断交替,唯一不变的,只有那一轮清冷的孤月。

(编辑:丸子)

刘源溟

影迷,巴黎传媒专业在读学生。

8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