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对话朱丽叶•比诺什:关于让昆汀•塔伦蒂诺落泪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因何是一位伟大的女演员

文章题目:Juliette Binoche on Making Quentin Tarantino Cry and Why Kristen Stewart is a ‘Great Actress’
作者:Greg Cwik | Indiewire
来源:http://www.indiewire.com/article/juliette-binoche-on-making-quentin-tarantino-cry-and-why-kristen-stewart-is-a-great-actress-20141021?utm_campaign=juliette-binoche-on-making-quentin-tarantino-cry-and-why-kristen-stewart-is-a-great-actress-20141021&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utm_content=juliette-binoche-on-making-quentin-tarantino-cry-and-why-kristen-stewart-is-a-great-actress-20141021
译者:barrowa/校对:James

这位法国传奇女星与著名电影媒体indieWIRE网站的记者面对面坐下,讨论她最近的电影作品。

9
影片《一千次晚安》 Film Movement(译者注:网站名)

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别名La Binoche,是她那一代最负盛名的女演员之一。作为首位摘得三大国际电影节大满贯(戛纳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和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女演员,她出演了最近几十年中几部备受赞誉的电影,曾与莱奥•卡拉克斯(Leos Carax),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和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等导演合作。今年,她出演了四部风格迥异的电影:《文字与图像》(Words and Pictures),《哥斯拉》(Godzilla),《锡尔斯玛利亚》。(Clouds of Sils Maria)和《一千次晚安》(1,000 Times Good Night)。我们坐下来与这位心爱的女演员畅谈表演观和网络的不可信赖。《一千次晚安》是她最近一部上映的电影,于10月24日在部分影院放映,并可在视频点播平台上观看。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你提到过在拍摄电影期间,不喜欢和导演谈戏,因为需要精力思考且太过分神。

在拍摄的过程中,比如一场戏刚开始的时候。如果是在拍摄前一个月,好几天或者一个星期前,谈什么我都可以。你需要分析和理解你正在做什么,当然这取决于拍什么电影,但是任何讨论我都愿意加入。拍摄的时候就另当别论了,这是特殊时期。作为一名演员,你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意志。在自己身上探索一些新的东西。这是控制的一种方式,你了解么?意志是一种控制的方式,我感觉好像在创造什么东西,你要做的就是纵身跃入未知的领域。所以当你跃然一跳时,有一位导演试图却而代之来控制,那不是适得其反嘛![大笑]

10
影片《一千次晚安》的剧照

在影片《一千次晚安》中,你是影片导演的传达者。演绎的是导演的亲身经历。鉴于导演和影片有着如此深厚,私人的联系,你是怎样进入角色?是否存在控制的问题?

这个,首先我们有剧本,所以我会参考剧本。同时,我做了很多调查,即使在拍摄期间,我还在斟酌一些场景,与很多记者和摄影师讨论,因为有些事情我无法相信,我需要知道为什么以及需要用什么样的语言表达。如果你演绎的是像这样一个生活在当今世界的人,你就必须有准确的事实支撑。可以是情绪化的,但必须是有根据的,你需要知道情绪是怎么产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用什么样的语言表达。当我第一次看剧本时,我感觉,尽管埃里克•普派(Erik Poppe)是一位战地摄影师,他的观点仍停留在20年前。许多年前,他就没有从事战地摄影师这个职业了。而是开始作为导演,拍摄了很多电影。有些细节我们需要斟酌。他知道我兴致很高。这需要一些时间,需要我们费工夫。因此在拍摄前,有许多的反复,但是一旦他在某种程度上明白了我饰演这个角色的需求,他就信任我。这种关系是具有创造力且丰盈的。

你事业辉煌,被认为是同一代演员中甚至是至今最杰出的女演员之一。这些关于表演的溢美之词会影响你么?还是你选择忽视它?

我感觉几乎每一部电影都是一次努力的过程。我没有说这是轻而易举的。制作一部电影,一部,再一部,接下来一部,每一次都是一次旅程。它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好像在我面前有一条康庄大道,我只要迈步走就可以了。完全不是这样。和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Abbas Kiarostami)合作时,他说:“跟我来伊朗吧”,我说:“你疯了么。我看过报纸了,你觉得我会去伊朗么?”他说:“这里并不像和报纸里登的那样,你过来看就是了。”所以我就去了。两次。你知道么,阿巴斯从来没有想过和一位演员合作,更别说是和一位法国女演员合作。他从来没有想过。和布鲁诺•杜蒙(Bruno Dumont)的合作,他通常和非职业演员合作,我是说他拍摄影片《1915年的卡蜜儿》时,你可能都没听说过这部电影。

11
影片《1915年的卡蜜儿》

我看过,在电影论坛上有展映。

是嘛。当时我去见布鲁诺,我说想和他合作。我很讶异他也正有此意。在此之前,他从没有和专业演员合作过。侯孝贤也是。也从未与专业演员合作过。每一部电影都是来之不易的。很多时候,是我在寻找电影。创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产生,从另一种程度上也是成为缪斯,因为它启发灵感也需要被激发灵感。比如,在影片《锡尔斯玛利亚》。当然,还有一些是影片找上我的,像《文字与图像》,但这不一样。它是我演绎事业中另外一种风格的电影。

当你回顾自己的演艺事业,影片《哥斯拉》相对来说比较出位,它不是《1915年的卡蜜儿》那种风格。是你找到他们饰演这个角色么?

[大笑]不是的,是他们找到了我。因为加里斯•爱德华斯(Gareth Edwards)给我写了一封动情的信。

你喜欢自己在影片中短暂,充满戏剧性的一幕么?

[大笑]我不知道,当你必须在两秒钟内死去,你是否还能乐在其中。但是你就是那一位女性角色,而且在3分45秒中死去了。

这次影片中最精彩的三分钟。

呵呵,[昆汀] 塔伦蒂诺对我说,“这是我第一次在看一部3D大片时落泪。我不得不摘掉眼镜来擦拭眼泪。”我把他的这句话当做一种表扬。

13
《锡尔斯玛利亚》 IFC电影公司

最近,你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Kristen Stewart)出现在《Interview Magazine》杂志封面上,那篇文章的主要是讲在不惑之年,你依旧性感动人。关于这点你怎么想?

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这点,我倒认为没有这种意识更好。我没有看到过这篇报道,因为它登在俄国版还是德国版。你是怎么看到的?你请别人翻译这篇报道了么?

有互联网啊。网上消息传播很快。

[大笑]是么?互联网。[摇摇头]

你之前提到过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据网传,虽然用这个来开头有点冒险,你正在和他合作一部电影?

不,没有,我跟他现在没有合作。我倒是有这个想法,但是目前没有计划。

所以,网上的消息是假的咯。就像在影片《锡尔斯玛利亚》中一样。

他现在在中国拍摄一部电影,关于一位女清洁工,负责一栋大楼内上千个房间的卫生工作。

在影片《锡尔斯玛利亚》中,你扮演一位某种程度上受到一位年轻女演员威胁的上了年纪的女演员。我料想你肯定没有真正受到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或者科洛•莫瑞兹(Chloe Moretz)的威胁。在拍摄过程中,你是否担当起导师或者教学的角色?

这很有意思,因为我在一篇访问中看到过—我不常看访问,奥利维尔说有时候我让克里斯汀难堪,教她如何表演。就我而言,从来不是这样。有时候我逼她是因为我知道她的潜力。你知道么,作为一名演员来推动某些人非常令人兴奋。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有一天我想要担当老师的角色。这是关于抚育,生养,有时候是助产士的角色,在一些看不见的地方得到了很好的回报。当你看到某人转变和成长,这就是回报因为它给人以希望。和克里斯汀合作,在影片中她展现了自己得演技,我相信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出色。事实上,我在一些访问中看到过她,她倾听和回答问题的方式,我可以说:“这是一位伟大的女演员。”就是从她接收和反馈信息的方式。我相信有辉煌的事业在未来等着她,她将为我们带来惊喜。

15
《一千次晚安》 Film Movement(译者注:网站名)

如何教授表演?

表演讲求领进门。它不是真的要教些什么。而是找到突破口。许多演员想要表演并且证明他们是演员。老师的作用是演示给他们看你不要表演。需要的是放开去演。放开去演,比你尝试做其他事情要来得有意思。它贯穿了你的身体,也就让生命力贯穿了你的身体。因为你展现出它本身的面貌,当然,关键还是要有放开去演的能力。

那有人领你进门么?

有,在我18岁的时候,我有一位出色的老师。我当时在做的就是我刚提到的事情,一直努力证明自己是一名演员,这种意识是如此强烈,每一次我尝试做些什么的时候她都会阻止我。这种意识非常猛烈,我不知道怎么办,而后来我确实也没办法了。在我的内心,是一种体验真正帮助了我,使我在几年的学习后获得了很多。我需要放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让那个你“死去”。让原本的你退位,让那个不是你的力量去引导你自己。

你提到自己尝试不依附于角色之上,每一个新的角色都投入百分百的精力。那么你是否会回过头来看看,希望自己有些地方会演得不一样?

影片《文字与图像》。在拍摄过程中我需要画画,所以我没有很多时间做其他的事情。我希望有些地方我能够有不用的演绎方式。我饰演的角色患有风湿性关节炎。我不确信我是否演到位了。我经历了很多矛盾。我需要在很大的一块画布上作画,而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不能动,不得不减小动作幅度,这很痛苦。我喜欢这部电影,但是如何我能回去的话,或许这是我希望有所。。。我不知道。就像在生活中,你一点一点地交出自己,那你是否想要在你的生活中改变一些事情呢?没有[拳头砸在桌卖弄上],我坚持每一个选择和我吸入的每一口气。即使我错了,那也是学习的一部分。我发现后悔很难。生活不是往前进而是向内心深处追寻。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7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