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2015】《女仆日记》:珠玉在前何必讨嫌

女仆日记620

法国《电影手册》最宠爱的导演之一伯努瓦-雅克新作改编了Octave Mirbea的小说《女仆日记》,这是这部小说第三次被搬上大银幕,之前让-雷诺阿和路易斯-布努埃尔曾分别执导过两个风格迥异的版本,各自的作品也在当时具有鲜明特色。但是伯努瓦-雅克这个版本,让人完全不知道拍来干吗。

在三个版本里,故事的大背景和主要人物关系没有太多改动。赛勒斯缇娜从巴黎来到普罗旺斯乡下,成为Langlaires家的仆人,这里有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摇动铃铛使唤她的苛刻女主人,一个无时无刻不想占她便宜的男主人,法西斯主义的园丁约瑟夫以及变态的邻居Mauger。赛勒斯缇娜与这些人的关系是每部影片所表现的重点。

伯努瓦的版本里,美貌聪明自视甚高的赛勒斯缇娜无法忍受Langlaires一家,她为自己选择了约瑟夫,尽管他也许是杀害犹太小女孩的凶手,赛勒斯缇娜也愿意帮他偷走女主人的全部银饰,随他离开。伯努瓦-雅克自称影片有改编自小说,但受前两部作品的影响非常小,于是在他新的版本里,社会批判、阶级讽刺被统统弱化,但是剩下了什么呢?我们看不到导演要表达的东西。赛勒斯缇娜小姐身子丫鬟命的不甘与反抗被蕾雅-赛杜演绎成一个徒有美貌鼻孔朝天的高傲女,说她从巴黎这个大城市来,前卫开放吧,也不是,火车上同行的夫人被检查出行李中的假阳具,赛杜小姐在旁边看的不是坦荡荡而是一脸淫荡,本该精明城府的一面更是被其当面反抗拒绝,转身妖娆一笑表现的莫名其妙,这哪里是抗争胜利的得意,明明是卖弄风骚。在混乱的剪辑下,影片能被记住的是女主人的铃铛,约瑟夫的狗,蕾雅-赛杜永远冷傲不屑的眼神,其他就真的没有什么了。

在某一段插叙中,我们看到赛勒斯缇娜在北方城市一个年老的贵妇人家中做女仆的场景,她得到了善意的对待,舒适的房间和年轻男主人真挚的情感,于是呈现出一种全然不同的心态—-开朗热情、善解人意。这也许是唯一我们能揣摩作者意图的地方了,似乎是在说赛勒斯缇娜的高冷并非与生俱来,而是人与人之间的敌意、蔑视、缺乏尊重造成。这倒是与其他版本有点不同了,但这个今天社会无需再讨论的基准价值观,拿来说有什么意义啊。

【原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Yuruky)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14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