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街日记》:是枝裕和戛纳轻奏四姐妹的合家欢歌

《海街日记》|Cannes PR

作者电影导演是枝裕和的早期电影《下一站,天国》(After Life (1998))展示了阴阳两界的视景,新逝之人与善良的电影人重建了珍贵的时刻——一场樱花雨,一架穿越云层的飞机,如此等等——都源于被他们遗忘之前的生活。他最新影片《海街日记》(Our Little Sister)进入戛纳主竞赛单元。

这部片子也蕴藏着单纯的快乐,平常清淡的生活片刻。三个长姐(分别由凌濑遥,长泽雅美,夏帆饰演)在父亲死后迎接她们同父异母的妹妹(广濑铃)进入这个家庭,几乎所有的冲突都成为了过去时。插曲式的布局,温柔的主体叙事,清新的镜头,虽说稍显沉闷,但明星演员的饰演和改编而来的漫画的知名度,或许会使电影在日本更受欢迎。但不得不说,除了是枝裕和的资深影迷和狂热的哈日族,对于普通观众并不会有太多吸引力。

靠近东京的海边城市镰仓住着20岁上下的三姐妹。她们欢乐融洽的生活在一起,虽偶有争吵,也是诸如未经许可拿了衣服穿之类的生活琐事。负责的大姐幸(绫濑遥)是当地一家医院的护士。正和已婚的儿科医生(堤真一)暧昧不清。自从孩子们的妈妈离家而去,奶奶逝世之后,幸成为了这些女孩子实际上的大家长,老二是派对女孩银行职员佳乃(长泽雅美饰,自《奇迹》(I Wish)之后参演的是枝裕和的第二部影片),老三是奇怪装束,不爱说话的千佳(夏帆饰)。

他们的父亲在千佳蹒跚学步时抛家而去,后来客死异乡。三姐妹参加葬礼时第一次见到了同父异母的妹妹,15岁的铃(广濑铃饰),铃的母亲就是当年他们的父亲为之抛家弃子的女人,也已离世。铃与继母不合,所以当幸邀请她来镰仓一起同住时,铃欣然接受。

观众们预先期待的那些在电影中惯常出现的冲突都消融在了铃的缄默中。很快,她开始在学校认识新的朋友,并在当地青年足球队找到了自己的快乐。

时间的流转随着季节的变幻推进,仿若中世纪的古书页页翻入生活。铃坐在朋友自行车的后座上,穿过樱花烂漫的街道,暗示着春天的到来。姐妹们坐在一起准备酿造每年的李子酒。(片中大量的时间用来表现角色们准备食物,吃饭聊天,咖啡馆里腌渍鲭鱼,看电影的观众可不能空着肚子)。四季轮转,到女人们穿着最漂亮的和服观赏焰火表演的时候了。似乎是不得不产生一些戏剧性,是枝裕和才将仅有的一点戏剧冲突放在影片最后。三姐妹的亲生母亲突然出现,威胁着要卖房子。大姐以某种方式原谅了父亲,这个他们并不了解,却被铃深爱的男人。自以为是的幸最终领悟,她和已婚男人的关系并不比铃的母亲——那个她认为偷走了父亲的男人—好多少。如同契科夫的《三姐妹》最终没有一个幸运儿,但片中也没有任何斯拉夫人的忧伤和沮丧。如果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就是女人们又回到了她们当初开始的地方。正如是枝裕和那部更悲伤更具冲突的《无人知晓》里的孩子们。他们找到了没有父母而活下去的内在力量,共同组成了一个不那么寻常的家庭。

《海街日记》沿袭了导演《如父如子》中使用的讲述方式和戏剧表现。尽管片中大量描写了这些女人的生活,但仍然有着无法言喻的清丽淡雅。演员们之间有着自然,轻松而又惊人的姐妹似的化学反应。和《如父如子》的摄影泷本干也合作,是枝裕和使用中镜展示了角色们日常生活里眼底眉稍的一颦一笑。

尽管有欣喜欢乐的片段,过长的时间无法维持观影的乐趣,也许少半个小时会更好。在《下一站,天国》里 ,这些片段是如此的激动人心,每个人都经历着生活中美好幸福的时刻。这部电影证明如果每个片段都十分美好,那么就很难挑出来哪个时刻是特别的。

|翻译:Caterine@ 董 校对:出走的象


版权所有©️THR  (点击logo阅读原文)
Leslie Felperin
Leslie Felperin

居住于伦敦和诺福克,长期为《卫报》(The Guardian)和《好莱坞报道者》撰写电影评论

5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