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翠贝卡电影节专访:为什么达科塔范宁认为自己不是“名人”

作者:Emily Buder
来源:http://t.cn/R2xX4Nz
译者:梁大白
校对:Judy_筱

当达科塔·范宁(Dakota Fanning)在2001年凭《我是山姆》空降大银幕时,她就已经如老演员般镇定自若。尽管之前只在电视剧里演过些小角色,但出演女儿的她,片中的表现和肖恩·潘(Sean Penn)不相上下(甚至两人多数的对手戏中她都更为抢镜)。范宁一度垄断了市场,在更大的好莱坞制作中扮演少年老成的孩子;而现在,在参演了55部作品后,范宁迈出了新的一步。她近期的选片毫无疑问有些冒险:扮演强奸案受害者(《猎犬》 Hounddog, 2007)、不良少年(《夜色行动》 Night Moves, 2013和《逃亡乐队》 The Runaways, 2010),而现在又是在与理查德·基尔共演的《弗兰尼》(Franny)中饰演怀孕的少女。该片最近在2015年的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上举行了首映。我们采访了范宁,和她谈了谈她的好莱坞式童年、她对高难度角色所做出的努力,以及她在纽约大学即将到来的毕业生活。

我们热爱独立电影中的你,因为我们把你看作一个从一开始就积极从事独立电影的演员,尝试许多弱者的角色并不断挑战自我。这类电影的哪一点吸引了你,而你又在这些角色中寻找什么呢?

最重要的是真正的好故事和好角色,我会寻找这些。如果又恰好是部独立电影,那就太棒了。我确信独立电影很刺激,你有时必须冒着更大的风险来完成角色。这样的挑战常有,可是我一直都很期待。挑战也可能来自影片的主创,像这部电影的话就是导演和编剧,你要从中学着和与你共事的团队进行沟通。这些就是我一直在电影当中寻找的东西,只是恰好来自我喜爱的独立电影。我参与过独立小成本,也尝试过好莱坞大制作,但其中的核心体验没有什么不同。在现场拍摄的感觉对我而言都一样,我就是热爱拍电影而已。我并没有刻意地去选择只拍独立电影,但这些都是我权衡许久做出的选择,拍摄它们的每一分钟我都很享受。有时确实会感觉到独立电影由于往往很小众,拍摄周期却很长,所以时间和资金总是不够……你会感到大家在一起经历着一些事情,你愿意坚持,是因为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对这部电影充满信心,愿意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那种感觉非常好。

《弗兰尼》的哪一点吸引你?

认识了导演安德鲁(Andrew Renzi)。我真心地喜欢那个剧本,看过之后就立刻联络了他。故事写得很美,我喜欢那个角色。我想,扮演一个年轻、怀孕、已婚,并试图重新生活的女孩会是个挑战,显然我还没有这样的经历。而且和理查德(Richard Gere)共事也很令人兴奋,他是位如此标志性的演员,我认为这是个绝佳的合作机会。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安德鲁。安德鲁真的很特别很有才华,和他工作我感到无比荣幸,可以认识他真是太棒了。我们关系不错。

理查德基尔呢?他在这部电影里很引人注目。

我每天都亢奋着去工作。我觉得他的角色太赞了,所以我真的每天都特别期待看到他要做什么、说什么,他怎样将角色的性格生动地表现出来。我每天都能被他所启发,我会回到家然后想“哇他是个了不起的演员。”他那样有活力,同时作为一个演员,他无私地帮了我很多。他在空闲的时候也会留在片场,即使当时仅仅在拍另一个演员的单人镜头。合作的演员之间能做到彼此关心和帮助,是拍戏过程中很重要的部分,而他绝对做到了这一点。

至今在你职业生涯中,有没有哪位演员真的从某方面帮助了你,或者给你上了无价的一课?

我想你会从每一个共事过的人身上学到东西。我真的能从合作的人身上学到一些片场的礼仪,比如守时和专业性的重要;还有就是我在片场不带手机,把它留在拖车上,只在午饭或者不在片场时才会查看,诸如此类的细节。和理查德一起工作,他对角色的投入度发人深省。而当我和罗伯特德尼罗合作时,他也会经常留守片场,他同样十分无私。所以我明白那很重要。这是你不时能学到的小事。

《弗兰尼》中的达科塔·范宁和提奥·詹姆斯(Theo James)

我很喜欢《弗兰尼》中的一幕:理查德·基尔在戏中的旧屋让你大吃一惊,而镜头停留在你身上很久。你似乎在吸收那满满的回忆,或痛苦或温馨。在这样的场景中,你脑子里实际在想些什么?

有时很难说你在想什么!(笑)正如电影事关你所说的话语,它也关乎那些没有台词的部分,那些沉默的时刻。只去感受到角色本身的感受并且能够把它传达出来,这可能很困难。在那一幕中,我猜我在把自己放在她的立场当中:如果你的过去都如潮水般涌回你会有什么感受,你的情绪该是什么样,但是实际上你并没有刻意去想什么事情。我想这是我演戏的秘密,我知道很多演员也会有这样的感觉:你不是真的知道如何去演,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同时你也不用想太多,就让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下去。

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出现在片场,然后期待一切顺利?

当你知道有什么你期待的事情将要发生,或者意识到那是“电影中的那个场景”或“这将会是那个转折点”,你可以有所准备。你会想好这些基本的事情,还有比如你期望怎样应对,但真到了拍摄现场的时候,事情又会变化。有一个人或几个人对一幕戏有不同的理解,他们也在那幕戏里,所以你也要对他们的表现调整自己的反应。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虽然你会有个最初的演绎版本,但是除非拍摄的戏份含有一些事先商定好的的东西,比如要求你学习某项技能,否则你可能最后会抛弃掉其中的大部分,因为事情是有变化的。

你上了纽约大学。我也曾是那里的学生。你的大学生活如何?

哦,很酷!这确实需要我兼顾各方面,不过我去的是Gallatin,他们对我的日程管理宽松,允许我做一些独立的研究、听课、随便出入。每个人都对此都很理解和支持。这基本就是Gallatin的立校原则,对我非常受用。我非常想完成学业。当你竭尽全力做到最佳的时候,再给自己施加压力会相当痛苦,不过我快要成功了。

《我是山姆》中的达科塔·范宁

那么你的研究内容是电影中的女性吗?

是电影中的女性形象。我在进行一项对希区柯克的独立研究,见识了他如何塑造女性形象。那很酷,像是经历了一趟旅行。我看过了大家熟知的希区柯克的每一部电影——好吧,不是每一部,不过大部分都看了。观看他的电影中的女性形象十分有趣,而看他的电影风格从英国到好莱坞的变化也十分有趣。

电影中的女性形象,哪一点对你来说很有趣?

我想永远从事演员这一职业,我热爱它,而作为一个这样的人,我想电影中女性形象的多样性是很重要的。女性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女性,一个50岁的女人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有小孩。每个人都经历着不同的人生,而且我认为,世界在改变和进化,人们在学习成长、接受新事物,电影也应该反映出这一点。在这一点上我很幸运,在电影中的女性塑造方面,我觉得我参与的电影都和我在的理念一致。作为一个年轻女人,有时你知道你读的剧本只是片中某男的“那个女朋友”,有时这很好这无所谓,但是应该不止这样。尤其是在我这个年龄,就像处在很多不同的人生阶段之中。一个女人的二十岁就处于这样的中间地带,所以我寻找那些不止是想谈恋爱的角色。

你希望有一天执导电影吗?

我非常愿意。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成为导演,但我同样意识到我很乐意去寻找自己的素材然后进行开发,甚至可能自己不出演。自己主导开发一个电影项目,除了要积极工作,也要等待一些机会的降临。等待有时会令人沮丧,而我希望自己能有一个乐观积极的心态。我希望某天能执导电影。我十分珍惜和一位导演建立起的关系,如果能成为这种关系的另一方我会非常激动。

《蜜蜂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fe of Bees, 2008)中的达科塔·范宁

你认为你会被哪种类型的故事所吸引?

这很难说。《蓝色情人节》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我多希望自己可以执导或者出演。它是那种会让你觉得“哦那太棒了”的电影。我爱那部电影,它令人惊讶。但很难说,也许今后我会是个喜剧导演,很难说!

成长在聚光灯下,你是如何培养出自我的性格的?

要拥有独立的性格会有困难,因为你的生活与世上大部分人不同,但是除此以外也有相同的地方。我在楼上的访谈中刚刚说过:“是的,我是个演员,我今晚有一场放映,现在在接受采访,但是明天我还会去取我干洗的衣服,还得在周末前往洛杉矶前丢掉垃圾。”我也会思考这些事情。我认为我的父母在养育我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从18岁开始便独立生活。我必须学会自己做一些事情——我从来不是个一切都有人帮忙做好的人。很难说我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想就是去试着去寻找一种平衡,然后保持平衡。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真的跟名利沾上边,我永远不会称自己为“名人”。我从年轻时就开始独立,并坚持了下来。由于我的工作性质,在公众的目光下生活成了一种习惯,但是我依然不认为名利跟我有多大关系。我就是我,工作是我的一部分,但我一直在努力去做一个普通人。

(编辑:Yuruky)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