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魏君子“对侃武侠世界”(上)

从左到右:魏君子,徐克,和主持人杨洋
从左到右:魏君子,徐克,和主持人杨洋

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举办香港电影展迎来第四届,今年以“剑光幻影 叱咤江湖”为主题,看香港武侠电影。

8月23日,武侠迷们呼唤已久的武侠世界的大门终于打开。伴随着《侠女》修复版的放映,影展开幕式也随后在百老汇电影中心举行。在全城交通非常不方便的情况下,还能过来参加第四届香港电影展开幕式的,都是能飞檐走壁的,燃着一颗赤子之心的侠客侠女。

影展正式开幕,好片也陆续登上银幕,今天晚上《东方不败》的胶片已抵达京城,明天BC工作人员取到胶片立即开票!所以,等候“教主”多时的小伙伴,明天要准备好下手!实时关注官方微博,掌握第一手开票消息!

640-4

徐克&魏君子对谈内容·精选(上部)

主持人杨洋:徐克导演为我们塑造过很多很经典很脍炙人口,很颠覆性的武侠电影形象,也有用很不一样的手法重塑了江湖武侠电影。接下来有请徐克导演。

徐克:我们都是武侠影迷的原因,我觉得从小到大都感受到中国电影的特点,它有跟外国电影不一样的,有古书,有武侠人物,有风俗,文化的东西。小学时候我念一本书《神雕侠侣》那时候没钱买书,租书店买书租书回来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家长不太赞成看。

从现在电影来讲,很多文化朋友都来少林寺学武功,证明有这个文化传统,就有这么一个方法,让我们这些人来了解,或者参与这些学习的过程。这次影展展出了香港电影的武侠片。我们不是每天放香港电影武侠片,为什么要做个影展呢?原因很简单,很多老前辈,很多很好的大师,做过作品对我们影响和启发很大,我们没有整体系统来去观看了解,我们这么几十年来突破我们创作来做整体的了解。这事情我觉得相当有意义。

讲起武侠这两个字,什么叫武侠,武跟侠,到底我们电影有武有侠吗?武就是动作,侠就是当仁不让一些侠士,伸张正义的勇士,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单纯从武侠两个字去找寻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的意义比较单调,中国文化这么丰富,而且繁杂复杂的一个文化特点,因为武侠文化里面包括了医学、心理学、物理学、风俗、宗教,还有在我们传统里面找到特别文化特点,加上历史。等等东西都在我们的武侠文化里面,所以我们常常在外国念书都拿了一本武侠小说,原因是因为这本武侠小说带给我们很中国的感觉。所以有些人去带《红楼梦》,而我们带的是武侠小说,希望我们不要忘记中国文化。这是我们影展展出这么多的,我们好的导演大师跟前辈的作品,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很多电影在我们本土未必有机会看。当时有部电影叫《鬼打鬼》,曾经在香港武侠电影潮流里面树立过一个潮流,影响到后面很多其他的电影导演。可是因为也是审批问题,《鬼打鬼》不可能出现在本次影展选片当中,如果可以出现的话那肯定是一个很热闹的状态。

这次我们开幕式选了《侠女》,胡金铨导演也是影响我们一辈人的导演,原因因为我们是他的影迷,我记得我那时候1968年从香港去美国念书时候,当时来不及等《侠女》出来,我在美国德州念书的时候,知道《侠女》已经放映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特别跑到唐人街,是跑到纽约的唐人街去看《侠女》,这样才能看到《侠女》。武侠电影来讲就是让我们感觉看得很爽的电影。

主持人杨洋:我们今天还有一位嘉宾,那就是内地很著名的香港电影的研究专家媒体人魏君子,也请魏君子先生上台,一起来开启我们第四届香港电影展开幕式,我们这场武林大会就此开始。

徐克:我认识魏君子是因为他给了我一本书看,我们香港电影历史我们应该很熟悉了,他给我看的时候,里面很多资料他都经过很多当事人谈,跟很多影视圈人来拿了第一手资料,我就开始对他很特别的,不同的看法。讲一讲关于武侠片的故事。

魏君子:我算是一个代表的,今天现场我也是影迷的一份子,就像徐导演说我以前写影评,后来做媒体。就像杨洋说的假公济私一样,从我的角度来讲百老汇香港影展做到第四届终于迎来香港电影的主题,作为影迷我很希望在大银幕上重温经典。我们是幸福的,既可以在主流电影院看新上映的新片,也可以在百老汇重温经典。我就有一个好奇,我就好奇徐导演年轻的时候,录像带还没有流行,影展也没有现在这么蓬勃,如果有一部上映的新片非常的好,您又没来得及抽时间去看,您是要等很久,或者通过其他渠道。

徐克:没有其他办法,等再放映去看。香港是电影上过第一轮之后,在小戏院又上第二论,还有机会看就是早场,隔了一段时间在早上10点钟11点钟有一场是放老电影。如果知道我们没有时间看《侠女》或者什么的话,注意早场。我有一次无意中走进一个戏院看早场,之后我一直很注意戏院早场。在香港叫电影俱乐部,有搜集特别导演的作品,比如说胡金铨导演,其他大导演的作品还有一些新导演的作品,他都能一系列介绍出来。然后必须要加入他们俱乐部的会员,他每个月会发一个通告给你,知道放什么电影。

魏君子:所以说我们现在影迷很幸运。

徐克:比如说《倩女幽魂》,又是很浪漫又是很诡异的电影。我们看了之后这个电影在我印象里面所找寻那些画面,跟它的故事一些特点都在,所以当时就把故事重编,把它拍成新的《倩女幽魂》。

640-6

魏君子:说回到今天开篇《侠女》。

徐克:我在美国南方念书就没有中文片,要看《侠女》的话找唐人街戏院地方看,我一直在跟踪电影线索跟资料,我离开香港去念书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部电影在拍。到他拍完之后知道他发行日期刚好是我可以看得到,我在暑假打工,在纽约打工。这个电影我在纽约看的。

魏君子:当时看的是上下集?

徐克:上下两集,分开两放的。我们对胡金铨导演期待觉得他的人物氛围,跟讲故事方式很特别,就变成他的影迷。他《侠女》拍摄中的时候我们一直期待他放映的日期。到他放映的时候发觉我们都不在香港,没有看到电影机会,所以5月打工看,发现是上下两集,上集讲到是东厂一个头来到小镇就完了,那时候觉得很纳闷,等待很重要的人物不出现,上集完了。等了一个礼拜放下集,分开两个时间看的。

魏君子:经过《龙门客栈》到《侠女》,你是怎么看待《侠女》这部电影的?

徐克:《新龙门客栈》是我们正统预想武侠那种故事,到《侠女》我发现胡金铨导演不是在拍很单纯的武侠片,拍比武侠片更多的武侠电影。里面包含了解读聊斋故事的手法,还有加上后来在第二集的尾部加了禅进去了,其实跟武侠电影相差很远的灵性一些,在武侠片比较突破一些镜头跟他的处理手法。所以那一块,突然之间我们觉得胡金铨导演跟我们想象胡金铨导演不太一样。看完以后我们一直想说这个事情怎么来解释跟我们感受,他在《侠女》里面放进去他的元素和他的设置。所以《侠女》当时给我们感觉是很特别,加上里面画面很强烈。所以到最后我们对《侠女》感觉是,你胡金铨导演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胡金铨,他已经是一个我们要重新去了解的一个,我们很喜欢导演的一个作品。最后我们又发觉这个电影在戛纳拿了一个技术大奖,果然胡金铨导演是我们心目中的偶像。

魏君子:说到胡金铨导演,《新龙门客栈》,他给我们拍硬一点的类型片,有开创格局,《侠女》又上升新的境界。从我的角度我看武侠片我是从小看的,第一部是《少林寺》,《黄飞鸿》不是看胡金铨。您对香港武侠电影那个时代怎么看它的状态?

徐克:我真正对武侠是我很小五六岁看《黄飞鸿》开始。包括我们熟悉一些习惯,语境,跟人物让我们有亲切感。我们感觉到技术上很困难,在技术上在条件上,未必做得到。当时的电影人也有很多想法。到《黄飞鸿》之后一个时间里面出现了一些所谓的武侠古装,出现点穴、轻功,在他语言里面很好玩的,用一些镜头特技来做武侠片的方法,我们看着看着很开心,总觉得有不够的地方。从《黄飞鸿》,出了一批武侠片发展到后来张彻导演拍的阳刚很男性的武侠片,是很大的转变。我们小时候看的武侠片都是乞丐,希望有一天我们电影可以从我们一些自己想象,因为以前我们看那些粤语黑白电影,其实它很厉害,只是我们电影本身没有做到而已。

640-5

魏君子:周星驰《功夫》,其实在这个影片里有一个电影的变迁史,里面的火云邪神,蛤蟆功,如来神掌等等,都是神怪类电影。

徐克:我不知道周星驰怎么对神怪那么留恋,现在我们说那个年代电影都会说没有感觉,讲我们对电影,看的小说的感受,那时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看电影,如来神掌,天残脚,香港电视台在12点之后就出现了叫粤语……,很多不喜欢听“残片”,因为一个好朋友程刚导演很反对。午夜香港电视台放一大堆50年代,60年代黑白电影。就是那个时候看到以前的电影。我当时很多时候会录下来,很珍贵的一些所谓资料,现在都找不到了。

魏君子:您对胡金铨《侠女》那场竹林大战,在技术上您怎么看?

徐克:以前我跟胡导演常常在一起聊起这个电影,我们本来就在筹备《笑傲江湖》,可是这一年里面我们常常跟他拍的武侠电影。《侠女》我问他有些镜头怎么想到的,而且有些镜头为什么这么设计。让他有这种想法的原因在哪里,很多时候我觉得真的很感受到他那种当时条件不够,想办法创造一些不可能的镜头出来。看《侠女》我最大震撼是胡金铨导演把我们一些简单的一些剧情,把它带到一个我们觉得有逻辑,有一个历史背景的一个世界里面。他处理动作,他不是正常处理手法。比如说书生发现他的媳妇,或者他的爱人在打斗过程里面发觉她的武功是很高的,当镜头摇到徐枫的时候,打完了。切到真正徐枫的真正动作镜头不多,大部分是书生的身上,在电影语言上以前没有,没有经历过这么不同的处理手法,看的很真实感,很兴奋。有人做跟以前不一样的处理手法。当时胡金铨导演《侠女》在电影里面给我们任务,不像看一般武侠片。还讲了一些除了在表面看到一些故事的设计这块,还有一些我们去思考的一些事情,比如说为什么最后乔宏会变成牛金血(音),牛金血为什么会变成佛祖一样出现。我问过胡导演他想表现什么,他很简单说这是一个幻觉。

魏君子:我很好奇,你跟胡导演交流是广东话还是普通话?

徐克:胡导也讲粤语,大部分讲普通话,讲到跟广东话有关一些东西我们就用广东话,确实学了很多东西在这段时间。

魏君子:您也刚才说到《侠女》和胡金铨导演的合作和沟通,很好奇您开始做武侠电影,《蝶变》现在我们电影从业者都想拍古装魔幻片,其实是把古装引入到魔幻。这两部电影您开始做武侠电影为什么要这样的求变求新?

徐克:新说说这个事情的背景,因为我在电视台做编导的时候,那时候就拍这些现代题材的故事,有一次电视台制作总监问大家编导说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我可以帮你,完成你的愿望,把你想拍的题材拍出来。我提出两个,一个是《倩女幽魂》,拍电视剧。因为我提了这个之后他们觉得我有想法去拍古装武侠片,所以后来他们就找了一个剧本出来,叫《云海玉弓缘》小说,说让我去拍。这个《云海玉弓缘》我没拍成,就让我去拍古龙《精雕神侠》。把我编到拍武侠去了,我武侠没拍过,我记得第一天开工闹了个大笑话,我跟演员说这么打,演员说你是武师指导吗?我说不是,说你会打吗?不会。拍什么武侠电视剧呢?我们只有拍一个镜头算一个镜头,那个时候在韩国,在韩国拍出外景,我第一个武侠片的第一天就闹了这个笑话,因为我不会打,摇到那个地方去这个人就打完了。拍了电视剧之后,后来他们找我去拍电影,都想我拍武侠片,我就想说我这个武侠片还没想清楚怎么来拍,是不是想个不同角度去做。好吧,我们拍个未来主义武侠片就是《蝶变》,也许在某个时间历史逻辑里面,这个世界就像《蝶变》。一个未来主义机械化武侠电影是尝试做的事情。
拍《蝶变》里面,有个同行朋友来探班,很好朋友,他看了我拍很大半《流星蝴蝶剑》,他说你为什么不用特技呢?我们都不敢去想这个事情。过了一阵子,邹文怀老师找我说你有什么电影你想拍吗?我跟他讲拍很多镜头特效的电影,问你有题材吗?我说有,为什么《蝶变》跟《神雕侠侣》。

魏君子:一个女人呕吐,张震去救那个女人。舒淇在里边那哼哼哈哈,其实我很想看那个打,结果他在拍这个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一个原理呢?我跟杜琪峰导演交流,我给你建议另外一个方向,他说你那个是跨时间太长了,百年香港电影史,我给你提供一个思路,微观,徐克《蝶变》上映,那一年因为《蝶变》,影评界和观众对《蝶变》的看法。我问一下徐导演,《蝶变》当时出来外界的反映是什么?

徐克:我第一次放《蝶变》,我发行后面观众在不停地打哈欠,我觉得这个电影不太理想。我是尽量把我想拍的拍出来。后来我发现这个电影讲故事不够的,故事本身不够去给观众很强烈的感受吧!所以后来在那一次谢影之后,我一直了解观众跟银幕的关系。

Skærmbillede 2015-08-24 kl. 23.26.17

640-8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16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