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ale 2010】Day 2:温特伯格让柏林人吃了一惊


当电影最后滚动的字幕缓缓上升时,影院里响起了不太热烈的掌声。托马斯·温特伯格参加今年柏林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的电影Submarino首映结束了。不过,也许是因为我看到的很多人正在忙于擦拭眼角的泪水,或者一些老经验的电影记者需要坐在椅子上沉默片刻,以便重新控制自己的情绪。托马斯·温特伯格根据作家约纳斯·T·本特斯松(Jonas T Bengtsson)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Submarino是你在下咽前需要反复咀嚼的。

这是一部强烈的和必须的电影,一部非常安静,却能够对富裕的西方社会中那些被忽视的弱势群体发出诚恳感人的呼吁。这些人中的两个就是电影中的主人公尼克(Jakob Cedergreen)和他的弟弟(Peter Plaugborg)。他们跟着酒精上瘾的母亲一起长大,成人后也同样成了酒精上瘾者和吸毒者。电影开始时响起的明显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丹麦乐队Gasolin的歌曲“Farthless Hill”,和这部电影的内容主体配合起来,音乐几乎是完美的。在音乐中,我们跟着这两个兄弟体验他们在哥本哈根西北区域那些黯淡没有希望的日常生活。

温特伯格这几年的电影在丹麦备受指责,其中包括《关于爱的一切》(’It’s All About Love),《亲爱的温迪》(Dear Wendy),《归家男人》(En mand kommer hjem)。还好,他依旧保留坚强的自信来执导这第六部电影,而演员们几乎属于即兴的表演在镜头前显得如此真实。

在首映后简短的采访和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托马斯·温特伯格强调了电影制作的艰难过程。他让一个曾经吸毒多年的同事去帮忙寻找适合电影故事的环境。 “我们真的很努力,如果电影看上去显得轻松,那是因为这些工作和电影并不是直接相关的。”经过多年丹麦国内严厉的批评,他拒绝承认这是一次东山再起。“我从来没有心不在焉过,——那是你们他妈的心不在焉。因此它不是一次东山再起。”

“我对我所有的电影都感到满意,它们也确实在丹麦之外其它国家赢得了很多赞誉。在《晚宴》(Festen)之后这也是一种需要,我挥霍了我得到的成功,对我来说一切都很简单,那就是我能继续我的工作。也许是我不应该为此耗费太多,但是糟糕的是我总是想象着尝试着重复我的成功。所以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温特伯格对于丹麦影评人看来还是有些怨气的。

曾经在以前带着电影来过柏林的托马斯·温特伯格“很高兴,也很自豪能够重新回到柏林,不过我不是为了来开创一个新的职业生涯而必须赢得一个奖项。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向大家展示我的新电影,我为此感到兴奋,也很高兴。”托马斯和他的团队带着这部丹麦现实主义的电影在挑剔的电影媒体前赢得了掌声和热烈的反响,不过对于说电影Submarino是否有赢得金熊奖的机会,那还为时过早。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