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谈冷战及新片:敌人没有特定面孔

斯皮尔伯格与汤姆·汉克斯在《间谍之桥》片场。 Jaap Buitendijk/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斯皮尔伯格与汤姆·汉克斯在《间谍之桥》片场。
Jaap Buitendijk/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导演史蒂夫·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在《间谍之桥》(Bridge of Spies)中回归了对他来说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美国历史。这一次,他的主人公不再如2012年的《林肯》(Lincoln)那样,是一位图腾般的国民英雄,而是一个名字几乎不为世人所知的小人物:詹姆斯·多诺万(James Donovan),由汤姆·汉克斯(Tom Hanks)饰演。此人是出生于布朗克斯的律师,在冷战高潮期间,为被指控为苏联间谍的鲁道夫·阿贝尔(Rudolf Abel,马克·李朗斯[Mark Rylance] 饰演)担任辩护律师。多诺万后来参与协商,用阿贝尔同苏联交换在苏联上空被击落的U-2侦察机的飞行员弗朗西斯·加里·鲍尔斯( Francis Gary Powers),还有一名被东柏林羁押的美国大学生。

斯皮尔伯格一直是个忙碌、有思想而友好的人,最近,他在翠贝卡电影节谈起后9-11的世界是如何影响了他的新电影,好莱坞能为女性和少数族裔做些什么,以及他为什么觉得自己晚生了几十年。下面是经过节选的对话。

史蒂夫·斯皮尔伯格。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史蒂夫·斯皮尔伯格。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问:就情节而言,你觉得《间谍之桥》和《林肯》有什么相似之处?

答:两个男主人公都非常有原则,基本上,都有一个使命。林肯的使命是改变我们看待彼此的方式,多诺万的使命基本上是送某人回家。在某种意义上,林肯和多诺万都是历史上毫不妥协的角色,不过一个默默无闻,另一个家喻户晓。

问:多诺万极度坚持这个男人值得全力为之辩护。这是对信仰和原则的一种怀旧吗?我联想起关塔那摩的囚犯,拍电影的时候,你想到这个问题了吗?

答:关于当代世界,我想过太多问题。无人机轰炸、关塔那摩湾、电脑黑客——因为电脑黑客也是一种间谍形式。20世纪50年代末,技术间谍手段刚刚兴起,U-2飞机可以飞越领空,我们担心苏联人造卫星是间谍卫星,最后发现它根本不是,对核末日的猜疑和恐惧也是甚嚣尘上。我成长在那个时代。风险重重。然而如今却有了愈来愈多的恐惧,担心别人会严密监视我们。五六十年代,苏联是明明白白的敌人。如今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敌人根本就没有特定的面孔。

问:对你来说,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是一种安慰吗?把历史和如今的世界对照让你觉得安心吗?

答:是这样。如今的岁月有一些艰难。在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多诺万可以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工作。如今的年代,要找到一个既坚持原则,同时又能抵御社交媒体上的喷子们暴风骤雨的怒骂,实在是难上加难。多诺万遇到过坏事,50年代末,有人冲着他公寓的窗子开了一枪。想想吧,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今天,多诺万的家人要承受多少伤害。

汤姆·汉克斯在史蒂夫·斯皮尔伯格导演的《间谍之桥》中饰演冷战期间谈判战俘交换的律师。 Jaap Buitendijk/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汤姆·汉克斯在史蒂夫·斯皮尔伯格导演的《间谍之桥》中饰演冷战期间谈判战俘交换的律师。
Jaap Buitendijk/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问:你是怎么找到这个故事的?

答:一个名叫马特·查曼(Matt Charman)的英国编剧给我看了这个精彩的交换间谍的故事。我非常迷恋间谍片。虽然这部电影其实主要是部智力间谍情节剧,关于谈判与对话艺术的内容更多些,不过其中仍然有些间谍技巧让我非常兴奋。我特别喜欢的间谍片有《谍海群英会》(The Quiller Memorandum)、《伊普克雷斯档案》(The Ipcress File)、《柏林谍影》(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就连《弗林特》(Our Man Flint)、《007之诺博士》(Dr. No)、和《007之俄罗斯之恋》(FromRussia With Love)也喜欢。

问:我要抛出一些比较泛的问题了。你觉得当今的电影工业处在一个健康状态吗?

答:电影工业总在和电视业竞争。在电视的早期岁月,有一些最好的作者为它服务。比如帕迪·查耶夫斯基(Paddy Chayefsky)、斯特林·西里芬特(Stirling Silliphant)、罗德·瑟林(Rod Serling)。然后电视业开始变得非常俗套。但在过去七八年间,有些事情发生了。如今,有些最好的作者又开始为电视写作。看看《透明家庭》(Transparent)、《至亲血统》(Bloodline)、《狼厅》(Wolf Hall)、《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这些电视剧吧。我特别迷恋的一部剧就是《国土安全》(Homeland)。

电视让观众在花钱去电影院的时候承担更大的风险。如果他们能在影院看到这样的东西,如果特定的故事只在影院放映,这样可能就会吸引愈来愈多的人去看电影了。

问:所以电影人可以更冒险?

答:是的,电影公司可以更冒险,让电影人讲述更独立完整的故事,甚至不承诺做续集。我觉得电视对独立电影有帮助,独立电影也在启发长篇电视。这绝对是电视的第二个黄金时代。

莎莉·菲尔德与丹尼尔·戴-刘易斯在《林肯》中。 David James/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莎莉·菲尔德与丹尼尔·戴-刘易斯在《林肯》中。
David James/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问:女性视点是最近的重大议题。你觉得处在你位置上的人有责任扶植年轻女性电影人吗?

答:自从我成立安培林公司(Amblin),并且提拔我的秘书当制片人开始,就已经在扶植女性电影人了。女性主持的公司让我感觉更舒服。我是从她们的创意能力角度,而不是管理能力角度谈的。我批准梦工厂拍摄的第一部影片是《末日戒备》(The Peacemaker),导演是咪咪·莱德(Mimi Leder)。全世界的电影业中都有很多女人担任高管——环球影业、二十世纪福克斯的主管都是女人,还有索尼的前主管也是女人。我不明白的是,电影公司的管理层里何以缺乏多样化,缺少不同人种,我们应该仔细研究,问问为什么。

问:还有导演的位置也是这样,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答:我觉得我们需要让更多女人来当导演,让更多非白人男女来当导演。

问:我们该怎么做呢?

答: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地看电影,不管是在YouTube上的还是Vine上的。你需要非常开放,你要去寻找。你要出去寻觅天才,然后培育天才。

问:你曾经澄清过自己关于超级英雄电影的观点,你说与西部片相比,它们的生命期有限。你有喜欢的超级英雄电影吗?

答:我并没有贬低这种类型,因为我什么电影都看。我最喜欢的超级英雄电影是《钢铁侠》(Iron Man)系列。我喜欢蒂姆·波顿(Tim Burton)的蝙蝠侠电影,还有——现在未来交叉剪辑的方式——还有克里斯·诺兰(Chris Nolan)在他的蝙蝠侠中体现、运用的,因为里面那种黑暗,是这种黑暗,驱动了富有的主角去做那种公共服务工作。

问:你喜欢《钢铁侠》又是因为……

答:《钢铁侠》里有很多约瑟夫·坎贝尔(Joseph Campbell)式的东西。我们都想飞翔,我们都知道我们没有翅膀,所以飞不起来,除非是在梦里。我曾经梦见过穿连体衣就飞起来了,《钢铁侠》出来的时候,我想“他们写的就是我,我的梦想成真了。”

问:你在《E.T.外星人》(E.T.)和《第三类接触》(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这样的影片里拍过了外星世界,现在你又开始研究历史。

答: 我总是对自己说,如果我成功到可以独立决定该干什么,我最想做的就是讲述那些对我有意义的伟人故事。

我还有丰富的想象力——如果它被搁置太久,我担心它会变得有点厌倦,所以我有时拍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有时根据我活跃的想象力拍摄影片。至少我也要拍个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吧,我的下一部影片是《友善的巨人》(Big Friendly Giant),马克·里朗斯演那个友善的巨人。

马克·里朗斯在《间谍之桥》中饰演苏联间谍鲁道夫·阿贝尔。 Jaap Buitendijk/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马克·里朗斯在《间谍之桥》中饰演苏联间谍鲁道夫·阿贝尔。
Jaap Buitendijk/DreamWorks Pictures and 20th Century Fox

问:我都没看出阿贝尔是马克·里朗斯演的,他深深沉浸在角色里面了。

答:几年前,我在(百老汇的)《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和《理查三世》(Richard III)里看了很多马克·里朗斯的表演。他是我的首选。汤姆·汉克斯以前演过很多美国大人物,他非常能代表我们心目中伟大的美国领导力的核心价值。这个角色对于汤姆来说很特别,因为他是这个故事里的坏家伙。在追求正义的过程中,他很固执。

问:你似乎很擅长激发演员的演技。

答:和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合作让我提升了很多层次。我一直追着丹尼尔·戴-刘易斯不放,十年后,他终于答应出演亚伯拉罕·林肯。这真的让我更加努力。我真的相信《林肯》差不多是我最好的作品,主要都是因为这个演员。

问:他做了什么事,启发了你的新灵感?

答:你没法描述。我试着回到过去,想象霍华德·霍克斯(Howard Hawks)在《红河》(Red River)里是怎么激发蒙哥马利·克里夫特(Montgomery Clift)和约翰·韦恩(John Wayne)的演技的。

我真的觉得,我更适合在70年前工作。有合同,有指派给我的故事,我会兢兢业业地工作,我也会成功的。

我花了大量时间去看六七十年前的电影,比看现在的电影还要多。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总是聊这个话题。他希望回到过去,体验和达利尔·扎努克(Darryl Zanuck)、哈利·科恩(Harry Cohn)和路易·B·梅尔(Louis B. Mayer)一起工作的感觉,他们通过中介,把下一个任务分给你,然后你看了剧本就说,“你知道吗,我讨厌这个,不过我能拍好它。”


 

作者:Cara Buckley 翻译:董楠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