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mros之夜

他比想象中的和善,或许是因为一直受他工作过程中习惯了教导儿童演员的“鹦鹉学舌”的方法,他说话的时候兼有循循善诱的温和和不容置疑的强硬。


天堂电影院的简陋并没有影响Nils Malmros影迷的热情,其中也包括我。和我不同的是,这些人是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从他1966年开始拍摄第一部电影奇怪的爱情到现在40年了,他拍摄的9部电影对于今天在座的那些影迷来说意义重大,其中尤其是智慧树。在座的人都曾经看过很多遍,对其中的人物角色非常熟悉,甚至连场景对话也滚瓜烂熟了。只是很多人并不清楚Malmros拍摄电影的原因和过程。前段时间我一直在看关于Malmros的书,对他的拍片生涯大致有了一个了解。尽管我是个生客,可能相对来说我比在座有些人更熟悉他。

智慧树源自Malmros高中生活的亲身经历,电影中的Niels Ole就是导演他本人,而女主角Elin以及其他好几位角色就是他的高中同学,他还当场展示了他高中时的合照中的人物和电影中合照,相对应的人物确实在外貌和神态上非常接近。电影曾经参加了1982年的戛纳电影节,这是他第二次参加。第一次是1974的Lars Ole, 5C。在和他的谈话中,我特别问到了他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感受。相对于其他国际著名的丹麦导演,比如Lars von TrierBille AugustHenning Carlsen来说,我一直觉得他是属于内敛型的,他的电影题材基本上带有半自传的性质,除了1997年的Barbara是个例外。他很少热衷于参加国际性的电影节,尽管他的几乎每部电影总能拿到丹麦国内的最高电影奖,包括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他40年的电影生涯几乎没有离开过奥胡斯这个城市。不过我错了,他说戛纳给他的体验是惊人和神奇的,他希望能够再有机会参加,并且能够参加竞赛单元。或许离他上一部影片了解真相5年之后的Kærestesorger爱之伤痕(拍摄中,2008年10月18日在丹麦上映)会有这个机会,不过他说现在他还没有这个计划,他不是为了电影节而拍电影的。

爱之伤痕讲述的同样是1960年代发生在高中学生时代的爱情故事,故事延续整个高中时期三年时间,Malmros也花三年时间来拍这个电影。他的镜头需要真实反映出男女主角的成长过程,心里的和生理的都是。电影投资27,000,000丹麦克朗(合人民币约37,000,000),是目前丹麦国内大制作之一(不包括Lars全世界融资的模式)。他肯定地说这会是一部高票房的电影。在配合Berlingske Tidende的摄影师的同时,他问我,你还知道哪个导演会用三年时间拍这样的一部电影?向我提问的时候他一脸的光彩焕发,尽管当时灯光不亮。这种神态难得一见!据我所知确实没有导演能够花三年时间追随演员真实的成长过程拍摄一部电影(或许我孤陋寡闻了)。

在谈到2002年拍摄的了解真相的时候,他顿时严肃了许多: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它是讲述发生在我父亲身上的事情。这个黑白电影也算是一部他为父亲平反的电影。作为当时奥胡斯神经外科部门的主管,Malmros的父亲承担了医疗事故的责任,尽管错不在他。在Malmros拍摄电影的同时他花了28年时间拿到了和他父亲一样的神经外科执业执照。在拍这部电影之前,他特意离开了电影,来到了他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奥胡斯公社(公社是丹麦的行政区域名称,和中国的省相似)医院神经外科部门工作了2年时间。在他父亲在世的时候,Malmros一直不敢告诉父亲他要拍这部电影,他怕遭受父亲拒绝后没有机会付诸实施。或许是因为过于私人的原因,这部电影的票房并不是非常好,但是赢得了当年评论界的一致好评。Malmros告诉我在普通观众和职业影评人中他更看重那些电影评论家的意见。

Malmros曾经来过中国两次,一次是走北京,兰州,西安的文化之旅,还有一次就是上海之行。他对上海之行印象深刻,感慨于上海的发展速度。当我问及如果中国观众有机会看到他的电影,他最希望是哪一部的时候。不出我的所料,他提到了两部:智慧树了解真相。他笑着说如果中国有2%的人看他的电影,那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我笑着说,那也是任何一个中国导演的梦想。我和Malmros其实还是邻居,两家相距不到一公里,我和妻子散步的时候经常经过他家门口。当我妻子在旁边说起散步时候我总是选择走这条路的时候,他笑着邀请我们有机会就进去他家坐坐……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2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