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影评】《杀手在我心》:一部拙劣的黑色电影

cinephilia.net: ★★☆☆☆☆

[作者:huifeiyanmielea 2月20日 柏林]《杀手在我心》(The killer inside me)改编自吉姆·汤普森(Jim Thompson)的同名悬疑小说。美国西部乡村小镇上,警官卢和情人缠绵相爱,却在性爱中唤起了内心残酷的暴力记忆,不断暴力和复仇的过程中渐渐地迷失了自己。这部以美国西部乡村为背景的片子竟然出自一位英国导演之手。老式汽车在荒凉的土地上气定神闲的游荡,这个镜头一下子把你带回到50年代美国的德克萨斯。导演迈克尔·温特伯顿(Michael Winterbottom)曾经在2003年靠《尘世之间》一片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三年之后,他带着《关塔那摩之路》赢得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影片能够以假乱真还要归因于导演在影片中对于镜头和节奏的把握,这是导演多年经验所积累,演员在服装和气质上对50年代美国西部的模仿和片中节奏明快的乡村音乐也为之增色不少。可惜,除此之外我们很难再从这部影片找到更多的可取之处。

影片最大的问题在于导演省略掉了对于主角卢的心理分析,或者说,给观众一个最基本的解释:这一切是为什么发生的?他之所以有这样外表平静趁着却内心冷酷嗜血的性格,原因是什么?这些在影片中基本没有交待,只有几个不知所以的镜头闪回,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卢的心理在吉姆·汤普森(Jim Thompson)的原著中则有很好的交待。或许这也是文学与电影相比能够胜出的地方。卢其实也是暴力的受害者,父亲从小对他的虐待,使他内心扭曲地继承并且在性暴力和施虐中得以表达。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是故意在影片中不去交待人物的性格起因,他认为现实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发生了,没有必要去追究为什么。让观众看到他残忍的一面就够了。

可是正是这样的情节的缺失让观众对于卢这个角色没有任何共鸣。观众在无休止和莫名其妙的暴力面前只会觉得他是个变态,根本没法引发对人物的同情和思考。另外导演也没有意识到,影片的名字和这种丢了西瓜捡芝麻的方法就完全相悖。“杀手在我心”的“心”在哪里表现的?完全是空白!电影里没有清楚地交待卢内心状态的前因后果,就像我们小学写作文时候老师讲过的,写文章没有点题。加之主演卡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那张毫无表情的呆瓜脸,以及半阴不阳的声调,实在看不出来原著里内心复杂又有点小趣味的卢的影子。

影片在内容情节上的漏洞也非常之多。比如前来调查的侦探经常去向不明。每次见到卢就会说一句“我知道你就是凶手”,然后没有跟踪没有分析,也甚至没有采取任何调查和措施。最后一场戏中,警官带着曾经声称已经被杀死的情人来到卢的家。观众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装死的用意是什么?她这么一假死,反而引发了后面4、5个人的真死。隐瞒真相的意义是什么?这个侦探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当侦探出现的时候,兴奋地以为一场猫捉老鼠的紧张游戏终于开始了。结果完全大失所望。这是一场只有老鼠没有猫的战争。另外,他们直接把他面目全非的情人带到他家。可事实上不是应该把嫌疑犯带到警察局与证人对峙么?卢在屋子里洒满了酒和汽油打算自焚,用量达到了引爆整个房子的效果。可是,那么大的气味,侦探和警察在进屋之后怎么可能没有察觉?

导演温特伯顿称,自己很喜欢黑色小说,于是决定拍摄一部自己的黑色电影。遗憾的是,这部影片曲解了黑色电影的存在价值。《杀手在我心》确实汇集了所有黑色电影的元素:侦探推理、哥特式浪漫主义的画面色彩和明暗、以社会问题为主要内容、穿插着吸引上座率的情色和暴力内容。可是其中的侦探出现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发表过任何对案情推进有意义的逻辑推理,反而伴随他的出现增加了更多的不合理性。情色和血腥的内容达到了令人恶心的程度,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暴力美学价值。一开始卢和情人的性虐镜头还可以接受,他心血来潮的把情人殴打致死的镜头让人看了之后几天没法吃番茄酱,更恶心恐怖的是他杀他老婆的时候一脚踢爆了什么内脏,她顿时倒地抽搐大小便失禁。现在的观众毕竟已经与上世纪40-50年代的审美趣味大有不同,在没有任何咀嚼和思考价值的情况下,这部混沌不清的《杀手在我心》顶多算一部拙劣低俗的B级片。它与经典黑色电影如《卡萨布兰卡》的艺术价值根本没法相比。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第一品牌。

17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