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一只怪物

清晰记得2013年《小时代》第一部上映时,影评人和电影粉丝之间的口诛笔伐。但因为郭敬明对电影逻辑地完全无视,现在一本正经地去批评他的叙事,反而显得可笑。

甚至,《爵迹》上映前夕,在已经预设了“2016最烂国产电影种子选手”的情况下,内心居然隐约期待,这部绝对与一般水平欠佳的国产电影与众不同,或可掀起新一轮的讨论。换言之,郭敬明会重新挑战了笔者对电影的某些认知。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承认,郭敬明成功了,笔者完全没想到,有人会将《爵迹》这样的怪物放在电影院,让观众替他买单。

01《爵迹》海报

首先,在《爵迹》中,仍可见导演对“消费男色”的热情。还记得(每一部)《小时代》里,摄影机对男性光裸上半身的推摇和大特写吗?在本片中,得益于CG动画降低的肉欲感,导演将这一爱好做得更为彻底,男性角色挂在股沟的裤子,360度的旋转拍摄的肌肉线条。

最令人费解的,莫过于杨幂饰演的二度使徒神音(原谅三观不正的作者想到了“呻吟”)跪俯在二度王爵幽冥胯前的一幕。作为一部与电影《小时代》系列一脉相承“贩卖男色,丑化女性”的作品,导演“报复女性”的意图,再次令身为女性观众的笔者,感到深深地不适。至于男性角色之间暧昧的惺惺相惜,以及男女角色尴尬地送作堆,几乎可算是导演的标签,以及得胜粉丝经济市场的必胜利器。

02
05
04
03《小时代》1~4的男色

06
07
08《爵迹》中,对男色的贩卖更为直接

影像怪物

《爵迹》令人最为好奇的一点,无疑是“为什么要用动作捕捉,做成一部全真人的CG电影?”(笔者弃绝技术水平不谈,只谈目的性)既没有主要角色非人态的特型需求,也没有服务观众审美的视觉特效,单从成片效果来看,完全找不到一点苗头。让人一度认为,导演是为噱头,甚至是为花钱而花钱,但两次观影之后发现,显然我初时的判断,有失偏颇。

首先,我们聊一下“动作捕捉”。提到“动作捕捉”及“面部表情捕捉”技术,首次巅峰无疑是2002年的《指环王2:双塔奇兵》(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Two Towers)中,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对咕噜(Gollum)一角的成功塑造。而在那之后,《金刚》(King Kong,2005)、《丁丁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The Secret of the Unicorn,2011)、《猩球崛起》(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2011),让他在“动作捕捉”方面,成为公认最好的演员。

09《霍比特人1:意外之旅》(The Hobbit: An Unexpected Journey,2012)安迪·瑟金斯饰演的Gollum表演片段,虽然依靠技术的完善,但面部表情捕捉非常依赖真人的表演。

其实从这些电影至少能看到一点共性:即,真人电影或动画电影中,对角色有外形(非人形)、体态(特别庞大或矮小)、动作(极其夸张)有特殊要求,但又力求表演上的真实,因此借用动作捕捉技术,来弥补三维动画在模仿动作、人物上的缺陷。

如果照此理解,《爵迹》的做法就显得不甚合理。

1、全部角色均为人形(甚至尽力模拟演员原本的长相体貌,即便把这部作品视作动画电影,还原动作捕捉演员原本长相这件事,都令人费解,毕竟动作捕捉是为了塑造一个全新的,完全不依赖演员外貌而依赖表演的技术),仅仅是做了小脸、大眼、美肤调整;

10《爵迹》剧照,电影中,大量吴亦凡的面部特写

2、体态上,全部拉长腿,调整了身材比例;

3、动作上,并不见任何真人表演加特技无法完成的所谓“超越极限”的标准。要知道,在电影里(无论是真人还是动画),表演都有无可取代(有时甚至最为重要)的作用,动作及表情捕捉技术的产生也源于此。但不论演员原本演技如何,《爵迹》中的动画人物在表情和形体上,都有难以否定的僵硬。

11《爵迹》剧照,被优化的体态

其次,是以CG动画追求真实。

在“与人相似度”和“人对该物的喜好度”之间,存在所谓的“诡异谷”效应(The Uncanny Valley),即,“如果用与人相似程度做X轴,人对该物的喜好度当做Y轴”……开始时,“人类对与自己相像的机器人具有良好的情感,但当相像程度达到较高值的时候,人类对机器人的情感就会突然下降,产生厌恶,甚至仇恨的情绪。”……“当“动画电影中的人物在皮肤、毛发、材质、结构、动作方面真实感非常接近于真人的时候,会给观众带来厌恶疏远的感觉。”这一感觉,首先可以联想参观蜡像馆的体验。

12笔者手绘的“诡异谷”效应图

但看上去,《爵迹》完全“突破”了这一限制。毕竟电影开端,一个大特写推到了麒零(陈学冬 饰)脑后的发丝,让观众感受一下画面的真实感。

此外,影片中不断出现的人物脸部特写(尤以吴亦凡饰演的银尘为甚,展示细腻真实的人脸皮肤),还有宣传时范冰冰那一头很贵的头发,看似如此注重细节,却没能领观众产生抵触心理,为什么?

13《爵迹》剧照,很贵的发丝

答案在于,导演对于所谓CG动画制造细节真实,实在与常人不同。投入大量的时间及金钱在发丝、男性肌肉、修长的手指、毫无瑕疵的面部毛孔这些地方,功利目的昭然若揭——对明星外型的再次优化,以贩卖给粉丝。当然,也有可能是导演对于形式美的过度追求,毕竟,《小时代》即是如此让画面美凌驾于叙事之上的。

14《爵迹》的三度王爵漆拉,来源微博@电影爵迹2016

15《霍比特人3:五军之战》(The Hobbit: The Battle of the Five Armies,2014)中的精灵王

真正人物仿真,采用动作捕捉及全CG制作的电影,笔者首先想到的是《丁丁历险记》。在这部动画电影中可见,对人物造型、道具、场景、灯光真实效果的追求,同时,因为动画属性,又有常规拍摄水平无法达到的情节要求及夸张表演。

(L to R) Tintin (Jamie Bell) in 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THE SECRET OF THE UNICORN.
《丁丁历险记》剧照,真正的仿真,细致到皮肤、衣料、眼角的皱纹、灯光。

综上,导演对选择真人动作捕捉的全CG动画制作的理由,似乎呼之欲出。除噱头之外,就是以这种方式,弥补或者说美化真人在外型上的瑕疵,甚至缺陷——身高、皮肤、身材等,让片中角色形象,既是演员本人,又是演员形象的升级版。

对演员外在形象过度美化,以致失真的程度(且理由并不是为了戏剧效果),细想起来,令人不寒而栗。仿佛整部作品,都是为了满足导演内心欲望的产物,且这种初衷,不是为了艺术,不是为了市场,甚至不是为了电影作品本身,而是一个假想中世界,那里不是现实世界的人,却是以现实世界人类为模型,批量生产出来的优化产物。

当灯光关闭,观众对着幽暗的银幕,一群与原型似像非像,却各个拥有肩宽窄腰大长腿的替代生物,像人一样谈笑哭闹嘶吼,不自觉汗毛竖立,仿佛一只从人心衍生出的可怕怪物,终于被放了出来。可悲的是,我们还在替这只怪物买单。

高佳佳
高佳佳

笔名石头姐,艺术硕士,对电影和文字不那么热爱的人。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