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世界》迎来的一线曙光


2月27日的奥斯卡之夜,和美国的时差让28日的凌晨赐予了丹麦电影人一次灿烂耀眼的金色曙光。入围第8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丹麦影片《更好的世界》(丹麦原名直译应为“复仇”)最终再次力克之前呼声最高的墨西哥影片《美错》,捧得了小金人。这是丹麦电影第三次赢得这个殊荣,而距离89年比尔·奥古斯特导演的《征服者佩尔》已经整整 22年。当苏珊娜•贝尔登上领奖台时,因过于激动将之前准备的颁奖词忘得一干二净,于是匆忙得用丹麦语先向父母汇报喜讯。与此同时,电视机前夜不能寐翘首以待的丹麦电影人终于可以开怀畅饮,进行庆祝了。

毫无疑问,这个年制片量仅20余部的电影小国将再次成为世界影坛的焦点。丹麦电影当代史值得书写的第三次巅峰时期已经悄然来临。1988年和1989年丹麦电影连续两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细究过去,加布里埃尔•阿克塞尔《巴比特的盛宴》和比尔•奥古斯特的《征服者佩尔》都是改编自北欧经典文学作品的历史风情片。我们并不否认这两部电影本身艺术价值的存在,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美国电影艺术和科学学院对于本国历史中“寻根情结”的追溯和怀念。

与第一次高潮相隔十年之久后的“道格玛宣言”再次让丹麦这个电影小国迎来高潮。不过这次赢得关注的根本元素不是北欧的,而是属于整个欧洲的,因为年轻导演拉斯•冯•提尔和托马斯•温特伯格的“道格玛宣言”其实并不是原创,它本身就是结合了法国新浪潮和早期多位丹麦电影人(比如丹麦导演亨宁•卡尔森以及约根•莱斯)的拍摄主张。这次声势浩大的电影运动尽管持续时间不长,但确实应时得为欧洲电影抗衡美国好莱坞电影多了一条战略指导。不过很显然也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些年轻导演的作品能够在欧洲三大电影节里煽风点火,却绝对难以进入奥斯卡评委们的法眼。对于丹麦电影界来说,道格玛运动带来最为深远影响的却是之后的“后道格玛时期”,而此次擒获小金人的丹麦导演苏珊娜•贝尔就是当时道格玛运动的支持者之一。

从道格玛作品《爱你到永远》到之后的《兄弟》,《婚礼之后》和《遗失在火中的记忆》,苏珊娜•贝尔从来没有放弃过家庭伦理剧这个题材,但是在这个似乎万变不离其宗的题材中她却每次都能将故事讲述得激动人心而又富有强烈的感染力,人性和激情的矛盾总是会在简洁的故事陈述中成为一种抑扬顿挫的交汇力量。在2010年最新出版的由哥本哈根影视学教授彼得•斯茨佩勒编撰的《电影百科全书》中就专门将苏珊娜贝尔的几部电影归类为“紧张的情节剧”。不过,此次擒获小金人的《更好的世界》尽管带有强烈的苏珊娜•贝尔的个人特色,却又与她之前的家庭伦理剧有所突破。在以往作品中存在的矛盾主题中,激情往往是苏珊娜关注的焦点。爱人遭遇车祸瘫痪后情人爱上了主治大夫(《爱你到永远》),哥哥(好友)牺牲(去世)后弟嫂之间萌发的感情(《兄弟》,《遗失在火中的记忆》)。这种激情矛盾的存在确实能给观众带来强烈共鸣,但很显然在电影的艺术力量上却有所缺失。

不过,2006年苏珊娜•贝尔尝试的矛盾主题转换让她成功了一次。《婚礼之后》中生命垂危的丈夫想法设法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找回亲人,以便在自己死后让心爱的人有个托付。这个题材中凸显的崇高和无私人性曾经让苏珊娜贝尔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小金人擦肩而过。《更好的世界》在内容上和《婚礼之后》一脉相承。但是当我们认真分析电影的时候,却发现,苏珊娜贝尔在电影中除了完满娴熟得将她一贯善用的情节剧元素结合在一起之外,更让这个现实生活中的题材呼应宗教教义的矛盾所在和社会道德的讨论。贫瘠战乱的非洲沙漠、安逸风光的北欧田园;忘我的援外救护工作,疏远的父子亲情关系;面对暴力和争执,是采用旧约中以利亚“以牙还牙”式的报复还是新约中基督“遭搧右颊,呈之左颊”的宽容忍让(电影中两个小孩名字的潜在含义)?难得的是,苏珊娜•贝尔和固定搭档、编剧安德森•托马斯•延森却又能够让流利简洁的叙事贯穿其中。两个家庭父子亲情的不同模式以及如何对应这个外部世界的处理方式,更为重要的是,当一个家庭的暴力事件被转移到非洲战乱中时,到底该采取哪种报复手段才能赢得尊重?以及生存需要!

简叙至此,了解丹麦电影的人或许可以发现,电影中描述的人性对应的宗教教义矛盾曾经出现在编剧安德森•托马斯•延森自己导演的作品中,特别是2005年的黑色幽默剧《亚当的苹果》。于是我们明白《更好的世界》正是苏珊娜•贝尔和安德森•托马斯•延森两人迥然不同的个人风格的一次完美结合,它结合了苏珊娜•贝尔的人性家庭矛盾和安德森的宗教新旧教义的现代化阐释,让电影中两个家庭的矛盾消融的同时也征服了众多口味刁钻的评委,最终在相隔22年后成就了丹麦这个电影小国的第三尊奥斯卡。

难以抑制欣喜之情的丹麦媒体已经迫不及待得开始大肆宣扬苏珊娜•贝尔不可限量的“钱途”了,与此同时,几个月前还备受诟病的国家电影扶持政策和丹麦电影委员会开始迎来了无数的鲜花和掌声。有一点可以肯定,丹麦政府在未来的几年里会继续加大电影的投资力度,而丹麦电影人也将会更容易从其它国家得到电影扶持资金。有趣的是,由于瑞典演员米凯尔•佩斯勃兰特担任电影中的男主角,瑞典媒体也一起欢呼鼓舞,共享着北欧电影界的幸事,只是一些小报中毫不忌讳得提出正是因为米凯尔的卓越表演才让这部影片获奖,大有喧宾夺主之势。

看着新闻里不停重播的苏珊娜•贝尔拿着小金人激动难抑的场面,再重新回忆多年前丹麦电影学者美特•尤特撰写的介绍丹麦电影发展变化的著作《小国家,大电影》,倒真不无深思之处!或许这本书还能够给国内的电影人一些启发吧!

(此文经过编辑发表于《电影世界》)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0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