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ious: “现实主义”还是“超—现实主义”


(Foto: Miracle Film)

cinephilia.net: ★★★★☆☆

如果有榜单评选2009年最感人的一部电影,那无疑会是《珍宝》(Precious: Based on the Novel Push by Sapphire)。从去年1月份的圣丹斯电影节开始,这部讲述了16岁黑人少女在立志走出贫穷和屈辱前经历过的艰难生活的电影引爆了世界观众的泪腺,并且将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份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夜。电影主人公“珍宝”家境贫穷,身材肥胖,身在学校却又目不识丁,从小受父亲性侵犯,已经为他生有一女现又怀孕,母亲对她恼怒有加不断羞辱,好不容易从父亲那里解脱却又得知感染了爱滋,对她而言,似乎生不如死……种种悲惨遭遇结合起来很有好莱坞往常标榜针砭时弊电影的陈词滥调,只是和那些滥情电影比较起来,《珍宝》还是有很多优点。

对导演Lee Daniels来说,尽管《珍宝》只是他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但是他有过监制《死囚之舞》(Monster’s Ball,2001)和《森林人》(The Woodsman,2004)的经验,在选择剧本上还是有自己的兴趣方向,比较下前两部电影不难发现,他中意的题材涉及的都是社会底层(或者边缘)人物,而且都是经过艰难的自我斗争后走出过去生活的阴影。而这次他亲自执导,显见对这部剧本的看重。幸而事实证明他的导演功力能够把握这种题材。

电影中最为精彩部分当是在那个灯光暗淡烟雾弥漫(令人幽闭又略带恐怖的色调,凸现“珍宝”的生存环境之恶劣)的公寓中“珍宝”和她母亲的那场舌战。不管是机位设置还是后来的剪辑,从两人场景的转换中缓慢而又痛苦的将她们之间的矛盾逐渐升级,最终演变成一场matherfuck的脱口秀。镜头中有几个”珍宝”烧饭时的油锅的特写,其实就是她“水深火热”的生活的象征。观众此时的感觉就像是个不速之客,突然闯进邻家的房子里,目睹了那一场家庭悲剧,此时油然而生的估计只能是巴不得“珍宝”立刻马上离开这个人间地狱!在这场电影的高潮戏中,脱口秀演员Mo’Nique扮演的这位自卑自贱的怨母让人在躲闪她口水的同时,绝对叹服于她到位的表演。 她在电影中既让人可恨,又让人可怜,特别是最后她的那一番表白,让人不由对她产生几分同情——差点。她也正是凭借这部电影中的杰出表演赢得了国际影坛的喝彩,当然还有一个捧得小金人的机会。

导演Lee还借用了几个“珍宝”的特写镜头达到了煽情目的,除了前面提到的煮饭时的“象征”意义,还有就是回忆父亲强奸她时的场景。当父亲将她推倒在床上,一边侵犯她一边还在她耳边咕哝“你比你母亲强多了”的时候,母亲从门边一隐而过。这个可怕的镜头足以让观众抛洒同情的泪水。令人尤为伤感的是,”珍宝”不是表面上面无表情怏怏不乐的行尸走肉。尽管现实生活中的她似乎丧失了所有感受和感觉,但一旦受到父母的折磨,她的精神立刻自由了。在那幸福美丽的想象中,她有着令人羡慕的一切:众星捧月般的荣耀,一个阳光男孩般的情人。正是这未泯的对美好的向往,才是她和她的母亲之间最大的区别。 电影中扮演“珍宝”的Gabourey Sidibe不是职业演员,之前也没有过任何演艺经验,但就是这种稚嫩反而让她能够让迅速投入到这个角色中并且几乎是演活了这个角色。

但是这部电影到了后半部分反而令我心生审丑疲倦。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电影,很多评论都是如此提到,比如说有评论说电影揭示了尽管奥巴马作为一个黑人当选了总统但并没有真正开始改善美国社会底层黑人生活诸如此类的。可能很多观众一直能将对这种“现实主义‘的热泪坚持洒到最后,我却不行。到母亲告诉“珍宝”她父亲被查出来爱滋之后,我就知道这苦难还没有彻底结束。后来就有一场“珍宝”在教室里冲教师莫名发了一顿脾气之后说自己被查出了爱滋的戏,那时对我来说,就已经“太多了”、“过了”,这种苦难的累积已经有点过了。然后电影中还有一个太“过了”的角色,那就是这个教师“雨”女士(Paula Patton)。她确实是“润物细无声”了,对那帮不服教养的孩子影响很大,可是她几乎“太”好了,有如特蕾莎修女再世。在那场戏中对着痛哭绝望的“珍宝”,她也声泪俱下说“我爱你”的时候,又“太过”了,过犹不及了。这几个镜头几乎将我之前蓄积起来的同情伤感全部糟蹋掉了。我甚至更愿意相信这位“雨”老师是“珍宝”想象世界的一部分,正是她想象中的这位如此完美善良的老师帮助了她走出困境,而不是真实的一个人。就此看来,电影反而成了“超——现实主义”了。

当然,这部电影的原小说作者Sapphire确实是想借这部小说(现在也包括这部电影)引起媒体对美国社会有色人种底层群体生活的关注,现在看来导演Lee Daniels已经圆满得完成了这个任务,特别是即将到来的奥斯卡之夜,全球媒体都将聚焦在这部电影身上。Sapphire在90年代中期发行这部小说后,曾经多次拒绝了好莱坞的诱惑,直到2006年才最终选择将剧本改编权交给Lee Daniels,当时的她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个令人惊喜的结果。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