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东专访——贾樟柯做了“21世纪电影史上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翻译 / 记者:Piggy

中国电影正在发生一场变革。

导演贾樟柯正式成立了中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编辑注:即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一个可能会带来巨大反响的联盟。如今的中国已然形成一个庞大的电影市场,同时它也是制作领域最为活跃的国家。因此,这样一个关乎电影大局的决议,对于亚洲其他国家、甚至全世界来说,其引发的影响极有可能超越事件本身的意义。

中国院线的迅猛发展(七年来,平均每天增加十个影厅)如今却被上映的影片类型限制:这些新的银幕,分散在全国各地,完全贡献给了爆米花大片,其中中国本土或者美国的大片占到了95%。

43224_1
贾樟柯作品 | 《三峡好人》(2006)&《天注定》(2013)

这位《三峡好人》(Still Life,2006)和《天注定》(Touch of Sin,2013)的导演,向《综艺》杂志(译者注:美国variety综艺杂志是一个有关于综艺娱乐、电影评论、好莱坞报道的杂志网站)透露,首批加盟的100个影厅,会在不久的将来,扩充至400个影厅。

贾樟柯也承认了在富有野心和多样化的电影发展道路上,他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迈向多样化

这个叫做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组织,是由一个公共的机构——中国电影资料馆发起的。正如英国权威电影杂志《国际银幕》(Screen)所描述的那样,它聚集了一些电影巨头旗下的银幕,诸如万达和华夏,还有百老汇和贾樟柯的公司——暖流文化传媒,为此,还同法国电影公司MK2签署了相关协议。

“暖流文化”CEO王宏与贾樟柯
“暖流文化”CEO王宏与贾樟柯

这个放映联盟的成立给中国观众提供了电影多样化的可能性,可以同时看到国内和国外的影片,尽管仍然有国家的审查,仍然会受到道德习俗和政治领域的干涉。

这个联盟同样会影响中国明年进口片份额的问题,在现行的世界贸易组织协议的框架下(译者注:1999年中美签署了WTO协议,作为WTO协议中较为保守的领域,中方对于电影开放的承诺其中一条为:允许每年进口20部外国影片作为分账片放映,先提高至34部,分账比例从13%提升至25%),中国每年只有34部进口分账大片的份额,其中绝大部分的电影来自好莱坞。

重新洗牌

“好莱坞当然是举重若轻,然而中国电影工业也在飞速发展,”万达集团(世界上重要的院线系统)的总裁,亿万富翁王健林这样说。他斥资26亿美元买下了AMC(American Multi-Cinema,是北美第二大院线),为了发展它的青岛东方影都。位于北京和上海中间的位置,这个庞大的项目旨在打造拍摄基地,吸引尖端技术,发展国际电影节,甚至是房地产和酒店业。

AMC—北美第二大院线
AMC—北美第二大院线

在山东省政府的支持下,这个项目伴随着各种融资措施。在洛杉矶多次豪掷千金之后,吸引了不少颇为成功的美国制片人,连美国国会都为此担忧。

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发起旨在拓展中国电影与世界电影的多样性,并勾勒出以下两者之间重新洗牌的可能:目光短浅、一掷千金的纯商业政策,完全依赖于同好莱坞相爱的相杀关系和文化政策的对比。

经验表明,这样的一项决议,除开它艺术上的重要性和外交领域的影响力(软实力),它在一个社会中对于建立电影的持久性也发挥了不可小觑的作用,其地位不亚于其他社会活动领域中的研究与发展。法国和韩国开启的先例也表明,这是一项长期的经济投资。如果它可以在全中国范围内推广的话,其影响力必定是巨大的。

迷影网就此次中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成立事件,对付东进行了专访。

迷影网:既然您提到了中国的艺术院线,可否简单谈谈法国的艺术院线?

付东:在法国,“艺术与实验院线”是指两种东西。一种是 “法国艺术与实验影院”机构(简称:AFCAE)。每年,该机构会指定一部分影院,给文化和艺术层面上具有价值的影片留出足够的场次。5600块银幕中的1200块留给了“法国艺术与实验影院”。这个标签有几个不同的方面,可以是在艺术领域极富野心的电影放映,可以是经典类影片的再映,也可以是针对年轻人尤其是学生观众群的电影活动。

“艺术与实验”的分类,在这些不同层面,可以得到公共机构的支持,在商业动机之外,能够有效地分配适当比例的场次;另外一种,我们也用“艺术与实验院线”来形容那些优先放映艺术电影的影院,完全独立于“法国艺术与实验影院”机构分配的影院。

迷影网:如果上文提到的中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能够如期发展,在您看来,中法艺术电影院线的区别在哪里呢?

付东:区分会非常大!因为“艺术与实验院线”在法国有相当悠久的历史,它植根于不只专注于经营商业片的环境里。此外,它一直在致力于构建文化层面的公共机构的支持和保护下。

迷影网:现在,中国有两种模式的艺术院线。一种就是贾樟柯此次成立的中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这也许和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私人影院相似,由导演或是艺术圈人士来选择放映的影片;另一种是目前很火的众筹影院,由发起人在网上发布某部电影的众筹活动,然后影迷们先行买票,有足够的票房之后,发起人去联系影院,组织放映。我不知道法国有这种模式吗?您是怎么看待的?

付东:我知道一些众筹影院的活动,但是这在法国还是很边缘化。不管怎样,在法国的大城市里,已经有极其丰富的影片供给。在小城市或者乡村,也许一群影迷可以自行组织某部不能在附近上映的影片放映。

我认为这可以起到某种补充性的作用。之所以影迷会有这个要求,是因为他们曾经去过“艺术与实验院线”,这得感谢院线的组织人。我们不应该把这两种艺术院线的模式对立起来,众筹影院是对于长期以来,已经存在的“艺术与实验院线”强有力的补充。后者可以让影迷们发现那些影片,否则影迷们不会要求去众筹观看。

迷影网:在您看来,艺术电影的定义是什么?您作为一个影评人和影迷,艺术院线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付东:这里,我们需要区分“艺术与实验电影”和“艺术与实验电影院线”的影片。我个人而言,我对所有电影都感兴趣,我希望所有类型的影片都能找到相应的观众,即使某些影片的观众群远远少于《复仇者联盟》(Marvel’s The Avengers, 2012)的影迷。但是市场趋向于不只是给商业价值高的影片让路。

“艺术与实验电影院线”正是那些“其他”,它不只是遵循于商业逻辑。当然,这些影片也需要各种资源才能存活,对于这些影片的帮助是很有必要的。

迷影网:您在文章最后一段,提到了两种政策——纯商业政策和文化政策的重新洗牌。我对您的看法很好奇,能再详细一些吗?

付东:我试图在说两种不同的东西。一方面,中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建立和发展可以改变目前中国电影市场完全商业导向的格局,其中万达集团就是最突出的代表;另一方面,中国艺术院线的发展,当然会持续受到国家的审查。

最后一点,我们需要明白,艺术上最大程度的自由,是在创作形式的层面,但这不一定意味着能够涉及那些被当局认为是敏感的题材——这应该又是另外一篇文章的主题……

Jean-Michel Frodon
Jean-Michel Frodon

slate.fr影评人,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教授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