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电影——达达主义百年祭

一只鹿出现在街头
牠看着我,彷佛我才是异类
我回过身,街道很熟悉
但我已迷失方向
街上是谁的血?
楼房的后面,为何是海洋?
粗野的色情的音乐,从垃圾箱里冒出
难道那才是我向往的地狱?

一只鹿的骸骨出现在街头
却没人注意
多数人吃着汉堡匆匆走过
少数人走得慢点,他们在拿手机抓怪
只有我和Tristan停下来
他还在讲昨晚的梦,我却不耐烦听
他指着骸骨说,那是死亡的美丽容器
就在街头我们狠狠打了一架

躺在地上,看天空为我们放映的电影
就算一百年这么过去,也不会有人发现
电影里,我们都上战场去杀戮
我们都欺骗了心爱的人
每个婴儿牙牙学语的「达达」,都变成了机关枪声
把世界再毁灭一次
让亢奋的人哀伤,让孤独的人
在故乡继续流浪

鸿鸿
鸿鸿

生于台南,新生代编剧、导演及诗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