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罗曼蒂克消亡史》作曲郭思达:“只看了前五分钟,我就决定给这部电影作曲”

▼《罗曼蒂克消亡史》同名片尾曲;郭思达作曲、程耳作词。


相处、离别、暴力、死亡,在本片中我们听到的都不是熟知固化的感觉。这部影片的作曲不从惯常方式出发,不是单单加强影像表面的直观含义,而是力争用音乐去直击人物的心绪与其间的关系。因为在舍弃了大量的其他的构成元素后,影片的戏份重心都尽可能地放在了人物本身上。此时,音乐作为另一维度的要素,是否能与影像化合碰撞出本片想要表达的效果就成了关键。

记者曾在点映时询问程耳导演,片中两支重要的歌为什么如此作曲,且选用英文演唱?

导演回答:“为了规避惯常的配乐,不要很传统的大家印象中的旧上海的感觉,要大家跳出来看。也是在美学上,想找一个声音上的不一样的感觉来契合本片。”

近日,迷影网独家专访了本片作曲郭思达老师,与之细谈了为《罗曼蒂克消亡史》配乐幕后的创作故事,分享给各位影迷。

45760_1
郭思达

只看了前五分钟,我就决定给这部电影作曲

迷影网:程耳导演为什么会在最后一个月找到您呢?

郭思达:当时的情况,程耳导演找到我的时候,我想了一下一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的。然后他约我去看一下片子,当我看了前五分钟的时候,我就决定我想为这部片子创作。

迷影网:看到这前五分钟,您的感觉是?

郭思达:在与程耳导演初次交流的时候,我明确地表示我非常喜欢这部片子。但是我并不知道我创作出的音乐,能不能与导演内心的声音相吻合。所以我当时决定先做一段音乐,并不对位画面,仅表达我对这部片子的感觉。程耳导演听了之后,很认同我对这部片子的理解。因为没有对位画面,当然这段音乐没有用到电影中,就这样,我们开始了音乐创作。我喜欢这个电影的表达方式,更喜欢程耳导演对于画面处理的质感。总之一切一切都是我喜欢的,所以非常感谢程耳导演对我的信任,给了我无限的发挥空间。

迷影网:想问一下,这部片您有看过几个版本呢?

郭思达:我应该是只看过两个版本,而且修改的部分并不是很多,因为毕竟最后一个月的进入,而且只是在某些段落的修改。

片中已有的音乐,让我更直接地了解导演的想法

迷影网:导演找到您时,他需要你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作多少曲子呢?

郭思达:当时导演没有说做多少,只是说只要我有感觉,可以不参考他所放进的任何音乐,任由我的发挥。所以我们是在交流和创作中不断磨合,不断探索去寻找最终想要表达的方式,没有固定说必须要改哪一个段落。

迷影网:就是导演已经放进的音乐,您都听过的是吗?会不会对您再创作有影响,还是您就完全照您的理解去作,而后导演再自己选择要修改放到哪个段落去的?

郭思达:对,导演放进了一些参考音乐,但是他说这不是强迫,只是他的感觉。因为毕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的工作方式便于我们更快速,更直接的沟通。我都听过,当然我们会有探讨,我觉得并不会影响我的感觉,只能让我更直接地了解导演的想法

某些段落,我的想法会和导演有些许不一致。当然导演也非常尊重我的意见,相互懂得,相互尊重,我觉得在这次的合作中充分体现。比如老五死的那场戏。

45760_2
老五被杀 | 图片来自网络

重要段落的作曲处理

迷影网:你们是就音乐本身讨论的,还是说作好后,导演觉得可以放到对应段落,然后音画对位再讨论的吗?可以谈谈老五刺杀二哥(马晓伟 饰)这场戏的处理吗?

郭思达:当时导演选择了一段音乐,我按照导演的意思完成了。但是我总觉得我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表达,所以按照我的感觉又做了一段音乐,给导演多一点选择。导演来我工作室反复对比听了很多次,最终认同了我的感觉,我们的沟通都是这样完成的。因为时间紧,我们都是直接针对性的对每一场需要音乐的画面进行探讨。当然如果能有充分的时间,我们会做得更好。

45760_3
车夫杀死二哥 | 来自网络

迷影网:这场戏里,导演最初选的音乐,和您的表达不同之处是?

郭思达:导演最初选择的是,带有浪漫气息的那种气质的音乐。但是我隐隐觉得这段音乐的感觉和整体电影音乐的质感有偏差,当然我非常懂得导演的设计,我只是凭我的感觉给导演一些新的声音。导演当时看过后,说他感觉到车夫(杜淳 饰)杀死二哥后,觉得其实他们还是朋友,这就够了。其实音乐就是一面镜子,它直通每个人的灵魂,没有原因,它反射着每一个人的内心,最精准,最真实。

迷影网:想问一下,吴小姐(袁泉 饰)的丈夫(吕行 饰)表演下毒杀妻的戏时,为什么会选用这段音乐,造成当时默片的那种滑稽之感?

45760_4
吴小姐与丈夫 | 来自网络

郭思达:在选择这段音乐的时候我还没有进入,我很喜欢这部电影里戏中戏的部分。当我看到这个部分的时候,我认为导演的选择是有智慧的,我非常喜欢。这段选用的是比才的《卡门》的段落,当时找的钢琴家赵胤胤和小提琴家柴亮共同演奏完成的。

45760_5
渡部与小六 | 来自网络

迷影网:渡部和小六做爱吃饭、做爱吃饭的那场戏,音乐感觉有一种异样的侵略性,是您作的曲对吗?着重用了什么器乐?这里是怎样考虑的呢?

郭思达:这段是我作的,当时导演选择的音乐是一段鼓点。可是我们探讨觉得没有推向最后的高潮,所以我采取了三层推进:第一层是鼓点,第二层进入是持续的低音铜管,第三层是弦乐高把位的不协和演奏,三个递进关系最后推向高潮。

迷影网:好像片尾曲开头的旋律部分,正好伴随陆先生孤身去香港,音乐背后悠扬有种悲伤,面上又是比较跃动紧张的,为什么想要这样的效果呢?旋律伴随影片结束,然后曲子继续到字幕滚动,开始演唱,是导演要求曲子能够这样衔接的吗?导演先作好词,再给您作的曲吗?可以谈一下这里的处理吗?

45760_5
陆先生孤身去香港 | 来自网络

郭思达:导演和我讲的这一段一定要有终结感,一个时代的结束。如果问我为什么这样处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了导演的话之后,直感而出。音乐创作其实很奇怪,它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它只有声音,也许是我和导演的声音碰撞在一起了。这个衔接很奇怪,当演唱开始的时候正好滚动字幕出现,我没有特意的去对位,一切就是这么的巧合。

这首歌应该是在最后一天出来的,因为中间大量的配乐用掉了很多时间,最后导演说可以出一首歌吗?并给到了我歌词,我本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看过歌词后非常喜欢,我说我试一下吧,就这样完成了。

一切都源于我进入到了这个电影,进入到了程耳导演的世界,顺势而为,因为喜欢。

不同的独奏乐器赋予不同的人物

迷影网:不知导演一共用了您多少条作曲呢?放在了哪些段落里呢?

郭思达这个电影百分之八十的音乐是我完成的,有长有短,放在了电影的各个角落。

45760_6
小六与陆先生 | 来自网络

迷影网:可以讲讲,其中你们讨论比较多、最后出来效果很好的段落吗?当时你们各自想法是怎样的?

郭思达:渡部与小六不断做爱,陆先生最后找到小六,周先生被埋,童声歌谣,老五刺杀二哥而死,渡部掐小六,小六与渡部在一起的段落,以及片尾,还有很多小段的音乐段落等等等等。其实每一段音乐我们都经过了细心的斟酌,程耳导演不会放过每一个小的细节。

因为时间紧,而且这部电影的信息量很大,我会更按照导演的想法去创作,毕竟他更知道他想要表达的东西。我必须在短时间内理解,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有辅佐他的参考意见。

迷影网: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下,这些段落里用到哪些乐器比较多,可以挑几段为观众详细解读下作曲时的考虑吗?

郭思达这部电影我更多的运用了独奏乐器作为载体,比如章子怡我给了她小提琴,葛优我给了他中提琴和大提琴,很多段落是这几件乐器相互交织产生情感,比如陆先生找到小六,渡部和小六在一起时的几个段落。


▼《Where Are You Father》郭思达作曲并亲自演唱的版本

Yuruky
Yuruky

不留文字,如是我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