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以父之名”的星战外传

47164_1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预告版海报(美国)| 来自网络

21BBY,即克隆人战争爆发一年后,曾从事水晶能量浓缩增强技术研究又被分离势力俘虏的科学家盖伦·厄索与妻女一起被老友共和国情报局少校克伦尼克营救。

19BBY,帕尔帕廷称帝,银河共和国演变为银河帝国,克伦尼克邀请盖伦担任帝国“天能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天能工程”以为遭受战争破坏的星球提供能量为借口,真实目的是研究超级激光武器——死星。得知真相的盖伦携妻女从帝国首都科洛桑逃往偏远行星拉穆,在那里度过了四年平静生活。

13BBY,克伦尼克追踪到拉穆抓回盖伦继续从事死星研究,并杀害了他的妻子莉拉·厄索,独女琴·厄索顺利逃跑,被厄索一家的朋友,义军领导人,现反帝国极端分子索·格雷拉收养,这正是《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2016)楔入星战历史的缘起。

47164_2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剧照 | 来自网络

因着外传之名,甚至抛弃了传统滚动字幕开场的《侠盗一号》,是以《新希望》(Star Wars,1977)开场字幕中的寥寥数语为舞台,从普通人的角度面对战争,标榜为“二战”风格的战争电影。除了隐晦出现在台词里的欧比旺和帕尔帕廷之外,唯一的光剑使用者只有出场总时长不到3分钟的达斯·维德,没有66号令后幸存的绝地余孽,也没有其他的原力敏感者,在西斯压倒性的强大力量下,普通义军的火力无异于螳臂当车。

从线人处探知死星计划及负责人盖伦·厄索的消息之后,义军情报官卡西安·安多上尉率领亡命徒撤离小队前往帝国劳改营沃巴尼营救盖伦之女,如今却已成为长年以伪造帝国文件和盗窃为生的街头混混。这场相遇注定如同星战中其他的男女主角一样充满戏剧性。而有别于farm boy和美丽公主,奴隶小孩和高贵女王的身份差异,为义军从事地下工作双手染血的上尉和多次拒捕的帝国逃犯,似乎应该能够更迅速地理解彼此。

剧情却并非如此发展。尽管有着星战故事中罕有的悲壮基调,本质上是群体打怪或者说传统冒险故事的《侠盗一号》自然也有一个模式化的组队,若以属性分类看似毫无新意,背负国仇家恨的主角,有着不为人知过去的冷面帅哥,话唠技术宅,物攻输出担当和弃暗投明的叛徒。这样一群乌合之众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天,虽然曾共同出生入死,但彼此的友情真的足够支撑他们飞蛾扑火,一起去完成一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47164_3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剧照 | 来自网络

对《侠盗一号》的诟病中,最常见的无非是剪辑混乱和角色扁平,加里斯·爱德华斯本不以文戏见长,《哥斯拉》(Godzilla,2014)中也有类似问题,以区区两小时片长生动塑造多个角色形象更是难上加难。

琴在义军联盟会议上的发言虽然慷慨激昂,却不禁让人疑惑,既然因为义军的判断失误才导致父亲的死亡,区区大义怕是无法成为角色的内在动机。如果说,安多和其他义军是因为无法面对轻易放弃的自己,菩提是因为信念和对盖伦的信任,奇鲁特和贝兹有黍离之悲,K-2SO则是因为对安多的爱,那么对于琴来说,一切都是因为:

“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保护你。”
“不管我做什么,也是为了你——我的父亲。”

贯穿于整个系列的daddy issues,可谓是星战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从“我是你爸爸”的著名台词到塔图因沙漠中生父不详的天选之子,再到《侠盗一号》中双方健在却十数年不能相见的父女,几乎所有的主角都要面对这个严酷的问题。

47164_4
《星球大战前传1:幽灵的威胁》( Star Wars: Episode I – The Phantom Menace,1999)剧照,安纳金 | 来自网络

安纳金·天行者,预言中将为原力带来平衡的天选之子,曾经是在Mortis三部曲中可以同时控制原力光明面和黑暗面力量的强大绝地,后来却摇身一变成为帝国的忠实仆人,影史人气最高的反派达斯·维德。

这个出身塔图因的奴隶之子,由原力直接孕育而生。父亲角色的缺失使得他一直在索求某种意义上的父爱,才让帕尔帕廷以慈爱的导师形象乘虚而入,对力量的野心和失去所爱的恐惧让他终于转投黑暗面。

47164_5
《星球大战》(1977)剧照,莱娅与卢克 | 来自网络

卢克·天行者,在伯父伯母的抚养下幸福成长的农家少年,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已去世多年的绝地武士,却得知父亲正是伯父伯母死亡的始作俑者,曾经亲手血洗绝地圣殿的罪人达斯·维德。即使被父亲砍断右手也坚持认为他心中仍有善念,冒着生命危险拒绝了黑暗面,同时拯救了自己的父亲,为原力带来平衡。

莱娅·奥加纳,曾被生身父亲严刑拷打,又目睹养父母的星球在死星的炮击下毁灭,这使得她多年未能原谅维德。

旧正史中她因此不愿延续血脉,解开心结之后才将小儿子命名为安纳金,长子杰森却还是因为维德的影响堕入黑暗面,成为天行者家族中未能被救赎的特例——达斯·凯杜斯。而在新正史里,莱娅更是因为深切缅怀养父贝尔·奥加纳而不愿意承认亲身父亲的存在,在新共和国成立24年后,全银河系仍然不知道卢克和莱娅兄妹的真实身世。

莱娅的政敌在银河议会曝光了这一信息,不仅将她排挤出了议会高层,更使得她那个被隐瞒外祖父身份23年的儿子本·索洛也得知了这一真相,他率领伦武士剿灭了卢克的新绝地武士团,并最终导致了《原力觉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2015)中的弑父悲剧。

47164_6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剧照 | 来自网络

《侠盗一号》中的琴,自幼与父亲失散,被养父抚养到16岁也被迫分离,未曾享受过太多天伦之乐,却必然要为这份父女羁绊赌上年轻的生命。

结局时,面对死星铺天盖地而来的爆炸波,听到“你父亲会为你骄傲”的琴露出欣慰又了然的笑容。而镜头一转,正是达斯·维德轻描淡写屠杀着义军士兵,目送携带死星设计图的义军飞船远去。此时,卢克还是塔图因上不知世事的天真少年,接过设计图磁盘说出“希望”的莱娅公主不知道自己即将国破家亡,甚至连维德自己也不知道他的一双儿女尚在人世。致小人物的挽歌至此落下帷幕,但希望从未真正消失。

47164_7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剧照 | 来自网络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不仅仅是在说星战世界中的主角和反派们,沐浴在先代的荣光与阴影下或沉沦或奋起的个人选择,也是在说身为星战之父的卢卡斯为拓展笔下角色和世界观做出的种种成功或失败的尝试和努力,前传三部曲在北美本土的差评导致他心灰意冷,以40亿美金的代价将一手创立的卢卡斯影业出售给迪士尼。以及后来同为星战迷的导演和编剧们,肩上承担的责任和压力。

2015年的《原力觉醒》在商业上取得了破纪录的成功,却让导演J.J.艾布拉姆斯背上毫无原创性和进取心,只会复刻《新希望》的恶名。此次《侠盗一号》虽然在核心粉群中获得良好口碑,甚至得到了卢卡斯本人的赞扬,但之前的补拍传闻及成片与预告片之间的巨大出入也让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的专业素质遭到一定质疑。然而经历过正传的辉煌和前传的低谷,被迪士尼收购的星战终究在“合家欢”的褒贬与夺中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在天行者的家族伦理大戏之外为一干平凡者立传。

“不管隐身在星辰后面的,是什么天神般的力量和主权,对普通人来说,重要的只有两件事,那就是‘爱’与‘死’。”

雅汶战役的数日前,一支名为Rogue One的小分队驾驶盗来的帝国货运穿梭机离开雅汶4号卫星,飞往帝国军事研究基地斯卡里夫,机上成员包括叛变帝国飞行员、被改变编程的帝国机器人、帝国逃犯、义军上尉,绝地圣殿的守护者,和无名义军若干。

尘归尘,土归土。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