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值得关注的5部伊朗电影——不离社会问题,摸着形式的石头过河

《喧哗与骚动》(Sound and Fury,2016)

47479_1
《喧哗与骚动》海报 | 来自网络

这部影片是伊朗在国际艺术电影院线中举足轻重的又一力证(如果还有必要证明的话)。

影片中的男主角考斯罗(Khosro)( 纳维德·穆罕默德扎德 Navid Mohammadzadeh 饰)是一个广受尊敬的流行歌星,他脾气火爆,和一个长期受苦的妻子和一个五岁大的儿子生活在一起。一开始,电影的对白很有趣(即使令人紧张),但也处处透漏出暗流涌动的不安。影片的标题可能是向人们暗示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的那部小说——《喧哗与骚动》,影片开头便引用了他的话——“人生让我懂得事情并不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这让我们预见到了影片的复杂。当我们看到考斯罗被警察问询时,我们意识到出了大问题。他有一个狂热崇拜他的女粉丝,名叫汉娜(Hanna)(塔纳兹·塔巴塔巴伊 Tannaz Tabatabayi 饰)。除此之外,对于影片讲述的故事你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随着故事的发展,这部影片变得更加引人入胜。影片中的表演恰到好处,剧本巧妙而讽刺,情绪的表达经过深思熟虑,还有希区柯克式的悬念以及有趣的主要角色。但是似乎导演认为这些品质还不足以让人们热捧这部影片,影片还巧妙地运用乐美如画的摄影和音乐(一部分舒缓的彩色,一部分是黑白)。并且阴沉的音乐(无论是歌唱的还是乐器的)都令人惊奇地恰到好处,引人共鸣。仅有一处颇有争议的地方,音调和风格都过于矫揉造作,但是总的来说这部影片还是不错的。

《劫富帮》(Lantouri,2016)

47479_2
《劫富帮》海报 | 来自网络

劫富帮是少数几部触及伊朗最严重社会危机的电影之一。影片很好地体现了社会阶层之间日益深化的鸿沟,一边是中产阶级而另一边是富人阶层,以及底层穷困人民面对社会不公的愤恨。

飓风般的力量下以一种非线性的风格展现在人们的面前,这部由瑞扎·多米什(Reza Dormishian)(前作《我没有生气》)执导的作品《劫富帮》标志着另一次对伊朗被压迫年青一代的动荡挫折的大胆拷问。在最基本的层面上,这部社会片主要是关于报复,受伊斯兰律法保护的“以眼还眼”式的报复,但是影片也涉及到诸多其他主题,包括伊朗的违背人权问题,女权斗争问题,腐败以及众多其他当代问题;同是,在更高的层面上,它是对观点和谎言的审查。对于那些想要了解当下的伊朗的观众,这部影片不可错过,它是一部不忍直视的影片。

《劫富帮》沿用了多米什上一部作品的演员,片中主演仍然是巴兰·科沙里(Baran Kosari)和纳维德·穆罕默德扎德,他们和利萨·贝赫布迪(Reza Behbudi)以及米赫迪·库什基(Mehdi Koushki)一起,专门对富人和特权阶级实施犯罪,他们游走在德黑兰的富人区,行凶抢劫、偷盗车辆并闯入富人们的家中。影片故事的叙述很出彩——通过不断变换的视角,这些视角来自于一系列急速的采访,并不断插入扣人心弦的戏剧性情节,这些元素构成了两个小时时长的电影,我只能称之为激烈的骚动。影片运用纪录片的风格拍摄,对女权运动者、艺术家、社会学家、学生、政治强硬派和劫富帮成员的采访让你始终全神贯注于多米什讲述的令人混乱的现实。有些人认为这部影片肤浅,流于表面,但是多米什是一个凭借直觉拍电影并且懂得如何处理观众情感的导演。

《没有星星的梦》(Starless dream,2016)

47479_3
《没有星星的梦》海报 | 来自网络

这部绝妙的纪录片聚焦在伊朗少管所里的女孩。大多数女孩在家中都有毒瘾,并且几乎所有女孩都受到过身体上或精神上的虐待。即使她们因为谋杀、毒品交易和汽车盗窃受到惩罚,她们最大的犯罪就是出生在错误的地方。如同一位狱友所说,“痛苦从墙上滴落”, 但是即便如此,这些女孩们还是在真心话与大冒险和打雪仗等游戏中寻得片刻欢愉,甚至是某一时刻突然有感而发的即兴歌曲。但当她们被问到出狱后的打算,很多人都宁愿呆在相对安全的少管所。当虐待她们的家人在监狱大门接她们时,一想到她们即将要面对的未来就令人心碎。

继2008年的《离梦少年》和2012年的《冬季最后的日子》这两部长达一小时的男性青少年罪犯记录片之后,导演奥斯库伊(Mehrdad Oskouei花了七年时间想方设法进入一个女性机构,而他的坚持也有了回报。在20天的时间里,在一个有人团聚有人独守的新年期间,奥斯库伊和一小队工作人员进驻在一个关押着罪犯的房间中,罪犯们的吃、睡起居都在一起。在沿墙放置的金属双层穿和房间中央的公共活动区域中,女孩们快速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对于很多人来说,监狱中组成的这个替代家庭比在高墙外等待她们的真正家庭要更和人意。

即使奥斯库伊从没有入镜,摄像机后面的他温柔而充满好奇,成为一个引导力量。女孩们接受了提问,被问到是什么样的犯罪行为导致她们入狱,以及是什么样的家庭状况致使她们这么做。关于被父亲和叔叔们的性侵犯的问题,委婉地表示“困扰”是她们最常给出的答复。她们有关于贫穷、毒品和破碎的家庭的故事有着许多共同特性,但是每个人的细节都令人心思。一个女孩展示了胳膊上的伤疤,那是她妈妈用煤气炉烧的。还有一个女孩叫自己“651”,因为那是当警察发现她被迫贩毒时她体重的克数。此外还有一个女孩谈到了她和她妈妈以及她的姐姐如何下定决心如何谋杀她那因吸毒而丧尽天良的父亲。

《没有星星的梦》没有任何后继。作为获准进入的条件,奥斯库伊不能在离开以后继续跟进他的主题。他能做的最多的就是拍下女孩们被家人接走,迎接未知命运的一幕。但是在这部杰出的纪录片中,奥斯库伊的好奇心和同理心重现了她们的一些天真,让人们再次看到她们孩童的一面——欢快、活泼、热情和弱小。一个格外沮丧的女孩称自己是“无名氏”。奥斯库伊的镜头揭开了隐藏她们的面纱,使得她被人们知晓。

《龙来了!》(A Dragon Arrives!,2016)

47479_4
《龙来了!》海报 | 来自网络

《龙来了!》实际上是一部混合现实和虚无、神话和狂想、历史和创新的影片。究竟在1965年1月22日那天是否有人企图刺杀伊朗总理(如电影中提到的),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某一时刻行刺事件的确存在,而在另外的某个时刻还会有一次刺杀行动。哈吉吉(Haghighi)的电影中充满了关于60、70年代伊朗流行电影的暗示,影片中的色调壮丽而古怪,还带着永远不过时的超现实严肃幽默,令人晕头转向,愉悦疯狂

年轻文雅的侦探巴巴克·哈费奇(Babak Hafizi)为伊朗国王的秘密警察机构工作;他被押解到德黑兰,被他的上级(卡马兰·撒法马内什 Kamaran Safamanesh 饰)审问,那一天正是总理哈桑·阿里在1965年1月份遇刺的第二天。哈费奇手头的一件悬案暴露出各式各样的好奇和疑点,借此他被送去荒芜的克什姆岛调查一个被放逐政治犯的疑似自杀案件。影片通过倒叙将观众带回到那个所谓的星空峡谷,一个赤红色的不毛之地。那里有一条只造了一半的船,搁浅在一片荒凉的墓地旁,墓地看起来被鬼魂萦绕,据说每当有新的遗体下葬,那里都会出现地震。

导演哈吉吉酷爱电影《浓妆艳抹》(Heavy Makeup,2015)(克里斯·莫里西 Chris Morrissey 执导)并承诺他一定会拍一部最疯狂的伊朗电影来打败它。《龙来了!》是一部替代西部片的神秘影片,影片中的反派角色是未知虚构的,众多的疑问也一直没有得到解答,虚构故事与历史在电影中碰撞。这是一部有趣的电影,影片摄影、音乐十分出色,演技华丽。但是对于非伊朗人来说这部电影可能有些难以理解,其中引用了许多伊朗电影和戏剧,文学和当代历史。然而这部电影不容错过——就像是坐上过山车下到地球黑暗的绞刑架下去寻龙。

《阴影之下》(Under The Shadow,2016)

47479_5
《阴影之下》海报 | 来自网络

影片《阴影之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也许就在于:它成功将片中所处的时代和地方发生的社会政治融入故事叙述,不同于《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2016),后者厚颜无耻地迷恋着它的时代标记,之后仅仅吃力地将当今政治正确性强行加入,以确保影评人不会将它误解为某种真正次序颠倒的东西。

《阴影之下》的核心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母亲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非现实世界势力的伤害,它们通过一道外墙中的裂隙进入了我们的世界——居住场所被极端地变成了一个争夺中的领土

安瓦里(Anvari)这部电影最大的成功——特别是影片的后半部分——在他的故事中会聚了精神和符号力量,而没有削减此类电影带来的满足感。心惊肉跳的场面很实在。悬念的设置也十分真实。并且《阴影之下》从没有丢失关于基本人类事实的视角:母亲和孩子被困家中,周围恶魔环绕,有的真实存在而有的来自于想象。

即使最后这部影片还是回归了常规的吓人手段的堆积——漂浮的东西、黏性的东西,突然从阴影中出现的形象——安瓦里将这些手段玩出了新风格。《阴影之下》巧妙地窥探着人在受限制世界中激发出的情感,以及他们永远无法逃脱的不寒而栗的可能性。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