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计划与再配置的日活浪漫情色记忆

“有意思的是,作为当初试行文艺路线却一再遭遇票房惨败的这一“情色系列产品”,却在今天被打造成了一种艺术情怀。”

为纪念日活百年诞辰,三位享誉盛名的电影评论家(莲实重彦、山根贞男、山田宏一)联手选定32部日活浪漫情色片,并于2012年在日本全国各地组织特集放映。该放映活动反响异常热烈,而其活动本身也验证了日活浪漫情色片在日活百年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以此次放映活动为开端,“日活浪漫情色片复活计划”正式启动。在这之中,由5位新锐日本电影导演(盐田明彦、白石和弥、园子温、中田秀夫、行定勋)拍摄制作的5部“新浪漫情色片”可谓该计划的一笔浓墨重彩。

“日活浪漫情色片复活计划”|图片源自网络
“日活浪漫情色片复活计划”|图片源自网络

如今声名显赫的日活浪漫情色系列,在其降世之初却仅仅是为改变日本电影萎靡态势的一场不得已而为之的“产业革命”。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期的,以“10分钟一次性交场面、电影时长70分钟、制作时间2-3周、经费不过600-700万”为拍摄基准的浪漫情色片,其制作发行的主要目的在于满足成年男性观众对于情色的消费欲望。换言之,该系列“产品”的商业价值远胜于其艺术性。2017年初,5部“新浪漫情色片”在名古屋一家知名艺术影院(名古屋シニマテーク)上映。有意思的是,作为当初试行文艺路线却一再遭遇票房惨败的这一“情色系列产品”,却在今天被打造成了一种艺术情怀。这使得整体而言虽不能算是粗制滥造但也绝非精雕细琢的日活浪漫情色类型片被异常隆重地纳入了艺术的宝匣。

“新浪漫情色片5作将于本月28日上映。本次新作试图引发女性共感,5位导演同台竞技,在剧本创作阶段便有意倾注女性视线。”(源自2017年1月24日《中日新闻》)

这则报道道出了世论对“新浪漫情色片”的一般认识,即此次新作在绝大程度上是为女性而设的情色盛宴。但得见新作的我却认为,所谓“女性共感”、“女性视线”却终究很难衍生出一种真正面向女性的“交流意识”。用同事的话来讲,这不过是招揽女性观众的一种营销方式。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新作当中,确有导演为尝试实践这一“女性观照”而付诸努力。比如,《風に濡れた女/湿濡的女人》的高潮段落中的性爱场面,就在盐田的镜头里,被编辑成了一场无关生殖的无止境的情交。与一般情色片中善用的男性视线主导的“强奸幻想”式性交不同,这场情欲戏的关键在于“交流”,莫不如说荧幕上痴缠的男女是在通过性来构筑自我与他者的无差别的关联性。正是这一关联性的成立,才使得这场情爱表演呈现出了一种令女性愉悦的淫靡之味。但令人失望的是影片略带嘲讽意味的结局,“谁才是丧家犬”的质问终令原本纯粹的男欢女爱沦为一出“复仇”闹剧。而或许盐田认为,女性的“复仇”才是这部作品的点睛之笔。这一自作聪明的收尾,也使得该剧中难得的“女性关照”最终被内化在了男性的想象之中。

《風に濡れた女/湿濡的女人》|图片源自网络
《風に濡れた女/湿濡的女人》|图片源自网络

其实早在当初,日活浪漫情色片就在尚未成熟的日本女性主义的吹捧下成为了 “被女性认可的情色”。然而,在产业链式生产环境中诞生的该系列作品,无论从制作或是受容方面都可见其男性中心主义战术。性差批判姑且不言,在女性主义大行其道的当下时代,复活这一面向男性的情色片的“意义”何在?从名古屋的上映活动当中,我获得了关于这一问题的一些启示。

在5部新作上映的同时,名古屋シニマテーク也一并组织了浪漫情色片旧作的特别放映会,所选影片皆出自名家之手(神代辰巳、田中登、小沼胜)。这些旧作的上映会几乎场场爆满,其中中老年男性观众居多。与当初3作连放的公映方式不同,该特别企划于每晚上映一部,放映时间被安排在8点的黄金时段。在如此策划之下,我们甚至搞不清新旧作之间,谁才是“复活计划”的主角。这些旧作,与其说它们是批量生产体制下造就的色情产品集合,不如称其为在“复活”之说下被“赋权”的艺术展品。

在荒井晴彦对盐田明彦的采访当中,二人都意识到,面向海外,在解释日活浪漫情色片这一类型之前,有必要事先介绍战后日本情色产业的相关历史。诚然,日本情色产业链的形成在60年代的粉红电影中已初露端倪。在一般论当中,粉红电影与日活浪漫情色片时常被分割而论。但我认为,虽然制作环境与条件截然不同,在“战后”这一文脉当中,浪漫情色片仍可被视作粉红片的延长线。

如今,在日本及美国的电影研究领域,60年代以若松孝二为领军人物的粉红电影,其文本内含的政治性以及因此而成立的艺术性早已获得充分论证。然而,当我们立足于“战后日本”的时代背景,便会发现性表象与政治文脉的关联性在看似“断裂”的粉红片与浪漫情色片之中别无二致。若松等粉红片导演,因以更为显见的方式在其电影文本当中大谈性对战后日本政局的隐喻,又因其独立电影人之身份而被后世研究者塑造成了60年代前卫艺术的“作者”。与之相对的,70年代开始投入制作的日活浪漫情色系列诞生于战后日本消费主义社会过渡阶段,依托于大制片厂产业化生产的该类型片也理所当然地被历史归纳为消费主义文化的产物,而这一归纳则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将其视为一种“关乎于战后日本政治”之言说的可能性。

于是,回到之前的问题,所谓“复活”,意义何在?在各种战后言说于文化各界被火热议论的当下,“复活”日活浪漫情色片,也许可以被读解为对该类型片的“位置”进行再配置的一种方式。在这样的重新配置之下,当代人将有机会获得一个理解战后日本政局的新的入口。

王温懿
王温懿

名古屋大学博士在读,目前正尝试开发porno的社会&文化价值,自认为靠谱、略宅、容易恋旧的北京妞儿。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