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晚餐》:全世界的熊孩子和熊家长都一样(附预告片)

《命运晚餐》剧照|© 2016 Tesuco Holdings Ltd
《命运晚餐》剧照|© 2016 Tesuco Holdings Ltd

荷曼·柯赫在欧洲畅销百万册的小说《命运晚餐》一直是电影创作者的心头好,连“女王大人”凯特·布兰切特都曾想把它搬上大银幕亲自执导,更有Menno Meyjes和Ivano de Matteo已经分别改编过荷兰语和意大利语版本,这次美国导演欧伦·穆弗曼再次将这个两个家庭为了各自孩子的命运针锋相对的故事搬上银幕,告诉了我们:全世界都有熊孩子和熊家长,他们可能行为状态各异,而背后成因则无外乎教育、特权、宗教、家庭、体制这些

《命运晚餐》讲两个熊孩子惹了弥天大罪,双方熊家长们怎样绞尽脑汁补救,又因为各自利益争锋相对的故事。双方父母分别是失业教师保罗·洛曼和妻子克莱尔,以及保罗的政客哥哥斯坦和嫂子凯特。两个家庭约在需要提前三个月定位的豪华餐厅共进晚餐,原本就不怎么和睦的两个家庭在一堆尴尬无意义的对话中,渐渐把一个黑暗的家庭秘密摆上了餐桌——他们两家的儿子在一次醉酒后暴力袭击了一个流浪妇,模糊的视频已经被人传到网上,这意味着两个家庭要做出决定:如何面对这个恶性社会事件,和如何保住他们的孩子。要知道,真相被公开,将会改变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命运。

电影和原著小说一样,以开胃酒、前餐、主菜、甜点等命名分成了几个章节,四个成年人从最初克制的谈话,渐渐剥离出每个人最真实(往往也是丑陋)的一面。这里面人物性格最鲜明的要数保罗,他先天易怒的性格让一切写在脸上,在所有人还都欲说还休的影片前半部分推动着整个情绪和情节的发展。保罗的易怒,与他无法找到“身份”有莫大关系,在社会层面他是一个失败的历史老师,被学生们无视和嘲笑,并最终失业,在家庭里他认为自己没有“角色”,无比孤独,不受儿子尊重,妻子对他则总是像在安抚一个易怒的孩子。于是他对外界呈现出过度批判与过度防御的态度,时刻以攻击的姿态针对自己周围,这让他成为四人中最沉不住气的家长。保罗的妻子克莱尔看似出于母性本能毫无原则的保护自己的孩子,但这种无原则其实是巨大的自私作祟。作为政治人物,斯坦决定公开真相,也并不是真的从公允和良心出发,他背后整整一个政治团队在为其出谋划策,任何决定都不在可能单纯。凯特则更多平衡各方利益,所谓的理智不过是利益最大化的遮羞布。

随着情节推进,导演将每个人剖到无所遁形,没有一个人道德上值得尊重。然后又让观众发现每个角色身上的人性弱点我们如此熟悉,熟悉到惊惧——原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人性缺陷,在被特殊事件放大后,是这样的不堪。不堪之中,又让人无声叹息,保罗在环境里左冲右撞,除了用愤怒反抗无力可为的样子;克莱尔自私自利,但像母狮子一样保护幼崽的样子;斯坦无论是出于公众形象的习惯性虚伪还是潜藏的良心决定一力承担后果的样子……都让人对他们恨不那么彻底。这正是原著作者荷曼·柯赫的高明之处——人性之复杂,社会之复杂,被切割成众多切面,折射出丰富的色彩。

影片用非常清晰的用冷暖色调和饱和度区分了成人的世界、青少年的世界和闪回部分。但是过多的闪回和前情交代,削弱了“晚餐”本身的张力,四人角力的几场戏原本都很出彩,也被过于频繁的闪回和支线情节拖的失去几分光彩,这让原著中笑中带泪的黑色悲喜剧没能被挖掘到极致。

【《命运晚餐》预告片 】


版权合作©️搜狐娱乐 原文链接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