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里希黛》:在无尽的黑暗里活下去(附预告片)

《祝贺》|©️Andolfi
《菲里希黛》|©️Andolfi

出生在塞内加尔的法国导演阿兰·戈米斯曾凭借《今日》入围过62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新作《菲里希黛》(Félicité,法语电影名字就是女主角名字)是他第二次获金熊提名。影片故事发生在刚果首都金沙萨,在那里,单亲母亲菲里希黛每晚在低廉的小酒馆驻唱,结果儿子萨蒙突然遭遇摩托车事故面临截肢,让这个贫穷但骄傲的女人被迫到处筹钱为儿子手术,过程中她获得了杂工塔布的帮助,也更多遭遇了别人的冷眼和羞辱。最后儿子没有摆脱截肢厄运,菲里希黛该怎样从巨大打击中走出来。

影片的主要情节是菲里希黛的儿子萨蒙车祸需要手术,菲里希黛四处筹钱的故事,但事实上要表达的远不止于此。为了冰箱零件和工人争吵,医院被骗药费,跟同事们筹钱遭遇的各种嘴脸,在亲戚、雇主、前夫那里受到的侮辱和攻击。看起来是钱的事儿,也确实是钱的事儿,走投无路的菲里希黛闯进并不相识的有钱人家索要帮助,似乎不可理喻,但换位想想,这个女人该怎么办?没有钱权的人,身处绝境时该怎么办?

201711638_3
《菲里希黛》|©️Celine Bozon

导演并没有试图让菲里希黛打动我们,引发观众同情,事实上这个倔强的女人连她身边的人都不能打动。当金钱成为救命的唯一手段同时也是唯一阻碍的时候,让无钱无权的人如何去思想升华感知人性?她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助,然后用她唯一能想到的那些不高明的办法去争取生存。

导演在影片里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音乐做主要配乐,一是菲里希黛和乐队原始的充满野性的非洲民歌,另一个是民间交响乐团的唱诗班。穷苦人无非这两种方式解决困境:野兽般本能的横冲直撞和所谓的宗教救赎。酒馆里众生百相,底层社会聚集在这里,谈论上帝、女人、身体、政治。而他们拥有的只是酒精和音乐。交响乐团里那些唱着赞美诗的面孔又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无路可走。

这个民间交响乐团常常没有任何逻辑的出现,影片再到后来,人物越绝望,也有越来越多无逻辑有意指的魔幻元素出现——红格子衬衣女人,四不像的斑马等等。最重要的是一个让人分不清现实还是想象的场景,因为常常发生在菲里希黛晚上演出之后,早晨醒来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梦境。在这个场景里,出现的是没有尽头的铁路和无边的森林,菲里希黛总是穿着一条白裙子,独自踩着森林里的枯叶孤独的行走。极其偶然的时候,森林里会出现其他人的面孔,比如儿子萨蒙一闪而过的脸,塔布模糊的身影。这是一个黑暗荒凉的世界,是菲里希黛现实中困境的折射。

《菲里希黛》|©️Andolfi
《菲里希黛》|©️Andolfi

现实世界中一切都没有变,酒馆里依然夜夜笙歌,塔布仍然天天在酒馆喝醉并常常找其他女人过夜,家门口的广场依然脏乱无序。导演一直呈现,反复呈现,在不停的现实重复和越来越多的魔幻元素出现后,被截肢后麻木绝望的儿子萨蒙一点点好了起来,菲里希黛和塔布的关系慢慢近了一点。冰箱被一遍又一遍修理,永远修不好,但菲里希黛已经从最初的焦躁抱怨,到能够与失去左腿的儿子在沙发上看着塔布修冰箱笑的不可抑制——这操蛋的生活,这无尽的苦难,谁管它呢,总还要活下去不是么!菲里希黛这个外型丰满充满力量感的女人,虽然并没有真正做什么伟大的有意义的事,但这样一副躯体,扛住生活的苦难活了下来。

这么一件对有钱或有权人来说不难解决的困境,让菲里希黛蒙受了灭顶之灾。但就如她在森林里一步步走进没顶的冷水里,最终她还是从水里慢慢探出头来。

尽管坐在影院里无数次的感慨:怎么片子还没完!但是想想对有些人来说,苦难和绝望比这还要漫长。有一段去医院的路上,菲里希黛主观视角,看到的宗教仪式、葬礼、抛锚的车子和路边叫卖等等,满眼是破败和苦难。这是非洲刚果的现状,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生存的现状。

也许就是导演把我们摁在座椅上,接受这个漫长的故事的原因。

【《菲里希黛》预告片,配文看图】


版权合作©️搜狐娱乐 原文链接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