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骨之壤》:一场无能为力的复仇

《糜骨之壤 》|©️Robert Paeka
《糜骨之壤 》|©️Robert Paeka

独居在捷克和波兰之间山谷的Janina Duszejko是一个信奉神秘主义的老妇人,同时还是小镇学校的兼职英文老师。Duszejko对山谷里的动物充满感情,因此对偷猎者和虐待动物者无比憎恨,她不停的给警察局写信,举报那些偷猎者和残忍的狩猎场场主,但很显然,这个由当地富贵上流人士组成的狩猎队伍,比无权无势的单身老妇人在警察那里吃得开,没有人在乎Duszejko的投诉信,更有很多人包括当地神父,对Duszejko神经质一般替动物们维权的行为表示无奈和不满。

Duszejko与猎杀者们的矛盾在她养的两只爱犬失踪后开始升级,Duszejko居住的山谷周边不断有人死亡,先是Duszejko的邻居,一个臭名昭著的偷猎者,死于蹊跷的食物(鹿的骨头)堵塞,再后来是当地警察局长,残忍的狩猎场场主和当地要员。这些人之间似乎有隐隐联系,他们刚好是Duszejko最痛恨的偷猎者们。但是虽然每次事发后Duszejko都出现在凶案周围,却没有证据证明她就是凶手,另外在每个凶案现场周围,都留下了鹿的足迹,因此Duszejko坚持是自然和动物的复仇,警察们虽然不信,也并无他法。

《糜骨之壤 》|©️Robert Paeka
《糜骨之壤 》|©️Robert Paeka

命运多舛的波兰女导演阿格涅丝卡·霍兰一向善于挖掘社会存在的偏见和不公,这次用《糜骨之壤》这样一个比较极致的故事,以动物保护为表象,映射了这个社会弱小群体的一些不公遭遇。男人们(权力者)为了满足自己丑陋欲望,虐待的不仅是动物,还有女人,孩童等处于弱势的群体。

很多人在看到虐待动物,欺凌弱小的时候,都会愤恨的说一句“早晚有报应”,阿格涅丝卡·霍兰把这个报应视觉化了,认可的观众会觉得心理上很爽。三观不合的观众则会觉得Duszejko是个疯女人,归根到底是为了自己的两只狗,和那些不能言语的动物报仇,她又不是上帝,不该因为这些对人命进行审判。嗯,这些恰好就是片里神父的理论。

因此是否认同用这样极端的人物和三观,是否能接受这部影片的先决条件。纯从电影角度来谈,阿格涅丝卡·霍兰没有回到自己创作的巅峰状态,但这个道德惊悚片完成度还是不错。镜头和音乐都很丰富,从横跨波兰捷克边境森林的航拍大全景,到眼部唇部的特写,视听技巧上无疑是十分成熟的。作为悬疑惊悚片,用到的手法的套路不新鲜,但基本的悬念建立和情节推动很完整。唯一有一些不甚清楚的情节,比如Duszejko姓为什么总被叫错,为什么不允许别人叫她名字,脸上的红斑怎么回事等等,这些看起来有很有故事的前情,但导演在铺垫过后并没有给出后续交代,观众只能做无谓的猜测,有点多余。

《糜骨之壤 》|©️Robert Paeka
《糜骨之壤 》|©️Robert Paeka

对人物的塑造有些扁平,Duszejko作为主角算是最丰富的,除了申张动物保护权益时激进的一面,还有对学生们的热心,对弱者的同情。其他角色就显得单一多了,不说那些被Duszejko痛恨着的“反派”们,他们以狩猎为乐,虐杀动物,虐打女人,聚众赌博淫乱,权钱交易,收受贿赂……条条都看起来十恶不赦,身上完全看不到人“善”的一面。就是Duszejko的同盟者们,我们也只能从人物身上看到“点”而不是“面”的描写:Duszejko的老邻居Matoga,常犯癫痫症的计算机天才Dyzio,狩猎场场主的年轻女友,激进的邮递员,捷克昆虫学家波洛斯等等,Duszejko对他们的判断都是很直接的“好人”,进而推测(也可能是臆想)出他们年幼时不幸的遭遇,再把他们如弱小的动物般划到羽翼下保护,然而这些人身上更丰富的自我我们看不到,他们和那些动物一样,被贴上“弱者”“受害者”的标签,被Duszejko,被导演,被银幕前的一些观众,出自直觉的同情着。

影片结局让人唏嘘,反抗统一战线的三个老人和三个年轻人生活在充满了鲜花,鹿群的山谷里,而陪伴他们的有Duszejko被偷猎者打死的那两只狗。很显然就算有计算机天才Dyzio的帮助,几个人也没有逃脱警察的追堵,我们或可以想象他们在天堂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里的一切都符合Duszejko对人与动物,对善良的期许。但在人间,恶行也许还在继续。


版权合作©️搜狐娱乐 原文链接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