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艺术不撒谎?

在今年主竞赛单元(及其他竞赛单元)的24部影片中,有5部与艺术相关。这是逃避现实的象征还是时代的印记?

50236_4
《疯狂老鼠》剧照|© WEGA Film

《疯狂老鼠》(Wilde Maus/Wild Mouse,2017)的主人公是一位几近精神崩溃的女乐评人。《菲里希黛》(Félicité,2017)的主角是一位来自金沙萨的女歌手(该片所有放映场次的票都已售罄!)。《最后的肖像》(Final Portret,2017)讲述的是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与他的肖像画家詹姆斯·劳德(James Lord)之间的友谊。《博伊斯》(Beuys,2017)则记录了在艺术界屡屡引发丑闻的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人生——他的作品和理念似乎在当下比在过去的几十年更具现实性。

在一个对未来充满恐惧的紧张时代,“向艺术逃亡”不失为一项理性的选择。艺术能够带领我们暂时逃离日常和现实,进入崇高的美的世界。当人性在艺术中展现出最神秘、最感人甚至接近神性的一面,艺术仿佛是自由之境,甚至神圣之地。

50236_2
《姜戈》剧照|© Roger Arpajou

然而这一想法是自欺欺人。艺术和生活中的其他领域一样,躲不开政治与压力,过于敏感且极其脆弱的个人面临压力,就更危险。因此,第67届电影节以艾蒂安·科玛尔(Etienne Comara)的《姜戈》(Django,2017)为开幕影片不足为奇,这部影片讲述了旷世吉他乐手姜戈·莱恩哈特所身处战争岁月的经历。

在二战中,身为辛提人(吉普赛人的一个分支)的莱恩哈特成为了所谓的“高危人群”——他曾两次试图逃离被纳粹占领的法国。更为悲情的是,他在1943年被要求在当时的纳粹德国进行巡演——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使得他的处境更为矛盾。

艺术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独善其身吗?艺术自由与政治宣传的界限在哪里?这条界限清晰还是暧昧?提出这些问题是十分有必要的——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时代。

翻译:袁斯乔


版权合作©️歌德学院

wechatimg6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在世界范围内积极从事文化活动的文化机构|
歌德学院
歌德学院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在世界范围内积极从事文化活动的文化机构。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