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另一面》: 用电影改变欧洲人的难民观

一部忧伤又不乏幽默的小作品,这也是关于我们生活的当今世界上,某些人的真实命运写照……

《希望的另一面》|Malla Hukkanen©️Sputnik Oy
《希望的另一面》|Malla Hukkanen©️Sputnik Oy

芬兰导演阿基·考里斯马基,因为独特的导演风格,和片中经常可以看到的北欧冷调色彩,成为北欧电影和文化的重要代言人。年轻时做过邮差、建筑工等各种杂工的经历,使得他的影片对底层和边缘人,有着更真实也更深刻的刻画 。孤独也是他电影里常见的主题之一,独来独往的男男女女,在冰天雪地和幽暗冰冷的灯光下,为生计而挣扎。好在绝望中,希望的火苗忽闪忽灭,总是在寒冷和不动声色中,让你没有彻底绝望,可以感觉到一点人性的温暖和希望。

阿基·考里斯马基参赛67届柏林影展的《希望的另一面》,也没有脱离这个大致的风格框架,一部融合了国家政治、社会、经济和人性探讨的佳作,一如继往的精彩。在关注社会弱势阶层的同时,这一次更是和热点时事紧密相连,讲述当下备受关注、同时也是敏感话题的难民题材。

哈力Khaled 是一位叙利亚阿勒颇的难民,家被炸毁失去父母兄弟后,又和相依为命的妹妹在逃往欧洲的路上失散。他爬上一艘渡轮,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芬兰。等待警察局审查难民身份的收容所里,他和来自伊拉克的难友缔结了友谊,又为了躲避遣返而在工作人员帮助下逃出收容所。维科斯托姆年过半百,是城市里一个兜售男人衬衫和领带的小商贩。和妻子分手后,在赌场赢得的一笔收入让他有机会买下一家破旧的餐馆。无家可归的哈力得到好心餐馆老板的收留,有了工作和落脚地,并和这里的三位服务员,以及一只流浪狗相处融洽。影片的色调难得开始出现亮色,就在兄妹重逢、新生活开始有阳光透过之际,哈力却面临新的人生威胁……

《希望的另一面》|Malla Hukkanen©️Sputnik Oy
《希望的另一面》|Malla Hukkanen©️Sputnik Oy

看似沉重苦难的话题,不过,要是你已经了解考里斯马基,就知道,他一定会是在某种幽默中,来展示这部有着强烈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作品。导演说希望通过这部作品,可以改变人们对难民的成见和陈腐印象,他们或者被看作是纯粹的受害者,或者被认为是侵袭到欧洲土地上、和这里的居民争夺工作机会,抢夺妻女和汽车的罪人。考里斯马基承认这是一部有倾向性的作品,试图改变人们的固有观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没有奢侈到改变世界,但至少希望可以改变欧洲和芬兰”, “欧洲的发展,从来没有离开过它的包容和接受度”,“就算我知道这一梦想会失败,那么至少,大家可以看到一部忧伤又不乏幽默的小作品,这也是关于我们生活的当今世界上,某些人的真实命运写照……

影片最值得称道的,是面对这个敏感争议话题,导演采取了巧妙而克制的处理方式。首先,对于发生在芬兰土地上的难民问题,导演并没有和这个国家普通百姓的生活剥离开来。事实上,考里斯马基巧妙地兵分两路,一边是家破人亡逃避战乱的叙利亚难民哈利的避难经历。另一条线上,和妻子分手,摘下婚戒驾着汽车孤独离家的小生意老板维科斯托姆 。两条互不相干的线索和人物,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为起码的生存权利而奋争,同时面临种族歧视分子的凌辱和威胁。另一个本国人,不明朗的感情世界之外,是面对经济不景气和整个社会的消沉,如何继续生活前行的问题。影片进行到40多分钟后,两位男主人公才终于有了交叉重合,进入到一个新的故事发展中。

《希望的另一面》|Malla Hukkanen©️Sputnik Oy
《希望的另一面》|Malla Hukkanen©️Sputnik Oy

如同导演一贯的极简风格,片中的镜头简洁凝重却极端有效,没有一个冗长画面,每一个镜头都承载着明确的不可替代的叙事或者渲染氛围的功能 。影片开场,几个港口空镜头,几个人物的手势和动作,一首忧伤的歌曲,几分钟的画面,马上将观众带入导演营造的世界:诗意,悲伤,幽默。寒冷的空气让世界变得愈发透明,透明世界里的每个人,仿佛在镜头和时间里凝固,动作变得缓慢,对白不到万不得已让位给行动。镜头真实地还原了芬兰赫尔辛基独特的人文生活和社会氛围 ,不到100分钟的片长,大量的信息,和普通人的生活交叉到一起,几乎囊括了芬兰对待移民问题的方方面面。

经历过亲人和家园丧失,哈力从叙利亚战事最猛的城市之一阿勒颇逃亡来到欧洲,一路经过各种艰辛和暴力,眼神依旧有生存下去的执着,却又隐忍而空洞,看不到一点希望和生机的火花。当他和妹妹终于团聚时,苦难早已使得他们失去了眼泪和欢乐的欲望,仅仅是在悲伤中给彼此一个紧紧的拥抱。没有成为宣传工具,也没有怜悯和俯视,在芬兰冰冷低沉的氛围下,镜头直接深入主角内心,并尖锐的审视社会。此外,片中还配以大量吉他乐曲演奏,忧伤的蓝调里,没有审判,只有平静,优美和不时穿插的荒诞幽默。

当餐馆老板、服务员、难民、流浪狗……聚在一起,并不断推出日餐、印度餐等来吸引顾客,这暗示了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共存,餐馆也由此成为了导演的乌托邦理想世界的暗喻。希望确实如此渺茫,在遥远的另一面,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导演给出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面对残酷,留白是他对未来期待的一缕微光。


版权合作©️新浪娱乐 原文链接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