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阿里郎》: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名副其实的“作者电影”

原文:Dan Fainaru    翻译:TORO VAN DARKO

入围一种关注单元的纪录片《阿里郎》(아리랑)或许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名副其实的“作者电影”!韩国导演金基德(Ki-duk Kim)为大家献上了一场惊骇四座,“单人乐队”似的全职表演:这部电影中没有任何事不是由他亲自上阵!《阿里郎》或许会吓跑绝大多数的普通观众,但它一定会不断出现在全世界的电影学校和各大电影节上,成为无数资深影迷的讨论话题。

试图要在一篇文章中对《阿里郎》以及金基德作出客观全面的“评论”是件根本不可能的事。不仅是因为金基德将他具有革命性的洞察力和视角带入到他的作品中,更是因为他引起的一系列被业余者和伪学者忽视,但却绝对具有讨论价值的电影话题。自从2008年在拍摄《悲梦》(비몽)时发生的一场意外差点让女主演丧命后,金基德就一直怪责自己的疏忽大意,并再没拍片,独自躲到山中小屋开始了隐居生活。

在那里,完全隔绝孤立的环境中,他开始回顾和怀疑他自身的存在,他拍过的电影,他在片中讨论过的那些或许是关于他自己,或许是关于生命和死亡这样更宏大的主题,关于暴力,友谊,忠诚,背叛,以及他在这些电影中甚至电影外选择的道德立场。

由于无人可倾诉,他用一台佳能数码摄像机记录下他离群索居的隐世生活,不仅如此,他还将摄像机对准自己并自问自答,例如,一个金基德问“你问什么要抛弃你拥有的一起。跑到这里来过隐居生活”,然后另一个金基德用一个冗长,痛苦的独白,详细阐述关于他的怀疑恐惧失望私人生活和职业生涯的所有细节,然后还会出现第三个金基德,用一脸怀疑和思索的神情在一旁听着之前两个金基德的对话…

这种自言自语自问自答的形式,就像金基德的影子在不断向金基德提出那些促使他反思自己作为一个电影工作者的生命旅程。影片名“阿里郎”是片中金基德唱的一首歌,他几乎不是唱出这首歌而是用眼泪和绝望来嘶吼,就像亲自把自己的灵魂在镜头面前全部撕碎,非常诗意的表达出他内心的混乱,而他还认为生活不过是一座座高山,你需要攀爬至顶峰但随即却会面临跌至谷底,而这一座座高山就在我们的生命中无止境的循环,主宰着一切。不出意外,电影结局是金基德离开了隐居地准备展开他导演生涯的另一个阶段,因为拍电影始终是他唯一想干的事。

尽管在如此原始的拍摄环境下,我们仍然可以发现金基德镜头中令人惊叹的色彩运用。而在影片中他所说的一切,都仅仅是无剧本,发自内心的,一个被困扰的人作出的一系列真诚的自省。值得称赞的是他在片中提出的那些问题非常有效,值得每一个自认为是艺术家的人思考。

让我们期待金基德自称为“新起点”的下一部作品吧。

评分:B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5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