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撕逼、聊音乐,洪尚秀的旧爱与新欢

洪尚秀与郑容真 | 来自网络

说起洪尚秀(Hong Sang-soo)电影的氛围,就不得不提到和他合作长达十多年的御用配乐师郑容真(Yong-jin Jeong)。在首尔短暂停留的期间,我们希望同时能见到这两位。我们知道两年来,洪尚秀的作品和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拍完《这时对,那时错》(Un jour avec, un jour sans,2015)之后,两位老友便再无合作。于是,在一个美好的冬季午后,我们分别见到了洪尚秀和郑容真,巧合的是,两个地址恰好是他们二人的“庇护区”,一个在北村韩屋村(Bukcho,注1)高地上的一家茶馆,是洪尚秀最爱去的;另一个则是几步之外的仁寺洞(注2),那里的小巷曾多次出现在洪尚秀的电影里。

北村韩屋村,下午三点和郑容真

《男人的未来是女人》剧照 | 来自网络

郑容真和洪尚秀的合作开始于2004年的《男人的未来是女人》La femme est l’avenir de l’homme,2004),彼时的郑容真结束了在美国的音乐学习回到韩国,在大学任教。他动情地回忆道,“洪尚秀当时在找一个新人作曲家,我们就这样遇见了,几乎就是一个眼神,我们就感觉很合拍。于是,我们从他的办公室移步到了他的制作室。他要我即兴写一些旋律,我写了并且现场弹奏了。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喝了不少酒,他就把《男人的未来是女人》的剧本给了我”。是对钢琴和古典音乐的热情让这两位艺术家相熟起来。郑容真从四岁就开始弹钢琴。他说“当我开始为《男人的未来是女人》创作时,我改编了《一闪一闪亮晶晶》,这首因莫扎特而闻名的法国小曲。我觉得洪尚秀他非常喜欢,他也偏爱古典风格的音乐。所以后来,他经常会自己选一些音乐片段,让我重新编曲。我认为也许就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让他有此灵感。我们也经常有很多争论,有时候我接受了他的建议,有时候我就拒绝了。”

之后,郑容真同其他导演的合作,便很习惯这种灵活的创作方式了。“当影片开拍,我就开始创作音乐。有时,甚至在开拍前,我会写下一些旋律同导演沟通。音乐也是一种语言。我同洪尚秀合作时,我会选一些我已经写好的段落,和他一起听,通常这个过程也是在拍摄当中。我们的敏感点不一样,音乐正是让我们能达成一致的东西。我有时也会去片场,看演员们表演,然后回到家的时候,就开始写曲子。”如何定义创作的方式呢?“这是一场旅行,一个动人且复杂的过程。我从不会大体上去写曲子,而是一定要进入细节。我总是带着一个希望,那就是配乐不只是一个调度元素,而是一个真正的主角。我是从洪尚秀身上学到这一点。如果能做到如此,电影的颜色、它产生的情感都会在丰富的变化和区别上发挥作用。从不会有单调的音调,重要的是变化和活力。音调也远不如节拍、节奏来的重要,后两者可以将电影引入其他的维度。我同苏菲·勒托奈尔(Sophie Letourneur)在《荒心爱漫游》(Gaby Baby Doll,2014)中的合作也大抵如此。”

《荒心爱漫游》海报 | 来自网络

关于他所说的“其他的维度”,我们发现他创作的那些旋律运用到了很多重复的元素,这和导演酷爱的剪辑游戏(断裂、重复、变化),一同发挥了某种决定性作用,完成了现实时间和梦幻时间之间的跳跃,颇有催眠效果。郑容真解释道“我是在美国学的电子音乐。我们使用极简主义来创作电子音乐。这是我和他合作的关键之处,因为他的电影是现实主义的,而我的音乐偏向极简主义,这和他的现实主义正好会产生某种独特的协同作用。你说的催眠效果也是来自于电子音乐的技巧,它作用于音乐的调性,而非仅仅是重复效果。我将调性和重复,通过不断反复的固定音型,创造出一种萦绕的效果,就像对你施咒一样。”

《北村方向》剧照 | 来自网络

郑容真创作的最美的旋律,比如《北村方向》(Matins calmes à Séoul,2011)中的间奏曲,就带有一股特别纯粹和简单的味道,几乎是孩子气的。“之所以我的旋律会带有孩童气,一方面来自于电子音乐本身,另一方面也和我自己的童年有关。” 郑容真从很小就开始学习古典音乐,尤其是受巴赫和巴洛克风格的音乐影响,其作曲方式包含着一种数学结构。“这些纯粹的音律,能让人想起童年,也是我自己很私人的记忆。《北村方向》的制作过程中,我人在济州岛,当时心情非常抑郁。济州岛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这是在不出国的情况下,你可以去到的最远的地方。我在那里呆了一年半,去面对和找寻自己。因为我当时处于失联状态,最后是洪尚秀基于我之前和他讨论的众多旋律中,为《夜与日》Night and Day,2008)选择了配乐。电影是在巴黎拍的,他想让我过去,但我当时必须留在韩国。因此,我们当时的沟通就很有限,结果我也体验到了一些更加个人化的、新鲜的事情。也许这也能解释中途洪尚秀回来了几次的原因。到了《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Haewon et les hommes,2013),他让我改编了几段贝多芬第七交响曲。我觉得《北村方向》中的音乐法国味道很浓重,所以你们才喜欢吧……我一直是莫里斯·贾尔(Maurice Jarre,注3)的忠诚粉丝!”

《懂得又如何》剧照 | 来自网络

这两位之间的关系也随着十年的合作,越来越深厚。我们能从郑容真的话语中,尤其他在回忆的时候,感觉到一丝感伤的情绪。“起初,我们彼此会交换很多建议。只要几个眼神就足以了解了。我最美好的记忆可以追溯至《懂得又如何》Femmes de mes amis,2009)时,电影是在济州岛拍摄的,那时候我们的配合度简直是完美。此外,随着时间,我感觉越来越自由,我可以更多地表达个人化的东西,这种感觉和自由正好是相得益彰的。但到了《这时对,那时错》,我们产生了分歧,因为我感觉我更多地像是操作者而非是作曲者,洪尚秀只想我谱出他想要的曲子。这对我来说,难以接受。事实上,我在《自由之丘》Hill of Freedom,2014)中出演了一个角色,这是个很奇怪的体验。作为演员,我见识到了洪尚秀的另外一面。这也许改变了我们之间的合作方式。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敌意。等会你看到他的时候,帮我问候他吧。”

仁寺洞,下午6点半:洪尚秀和姜奇英

姜奇英|©SHIRLEY HONG

我们乘坐出租车来到了仁寺洞,见到了洪尚秀和姜奇英,一个和他合作了四部电影的配乐师,有目前正在上映的《你自己与你所有》(Yourself and Yours,2016)、此次柏林展映的《独自在夜晚的海边》(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2017)、加上去年和伊莎贝尔·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一起合作的《克莱尔的相机》(La caméra de Claire,2017),还有一部一月底刚结束的影片……

姜奇英曾经是八、九十年代Pipi乐队的成员,玩朋克摇滚,后来成为韩国最有影响力的作曲家之一。

《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剧照 | 来自网络

我们约在了洪尚秀很喜欢的一家时髦俱乐部,结果发现这是个文艺青年聚集地,所以我们很快便换了地方,换到一家导演更熟悉的满墙是涂鸦的烤鱼馆,是曾经《处女心经》(La Vierge mise à nu par ses prétendants,2000)的拍摄地。很有趣的是,洪尚秀想要给我们听他刚刚完成的配乐选段,正好姜奇英也在,洪尚秀便想顺便在他面前证明,他自己也能很快作曲,而且结果还很不错,他极力想要保留这段作为电影配乐。我们听完导演手机上播放的那段噼噼啪啪的声音后,姜奇英同意了用这段配乐。“就这么决定了!” 姜奇英笑着和洪尚秀说,甚至推荐洪尚秀就此担任电影配乐师吧。

《玉女心经》剧照 | 来自网络

洪尚秀可以说是个音乐型导演,他几乎随身都会带着那架电子琴,可以让他随时随地都能娱乐一下。如果说他和郑容真合作时,洪尚秀已经大量参与了电影的配乐工作,那么如今他和姜奇英一起,无疑走得更远了。“我和容真工作时,我会告诉他我的偏好,建议等等。比如说,一段简单但是好听的孩童旋律,要带有一种节奏,持续的节奏。我从不会给情绪上的指示。容真不会完整地看到电影,他从影片开拍就开始创作,然后我们会不断沟通,他再进行调整。和奇英合作,感觉完全不一样。当然,创作过程也会随着具体的不同电影而变化。我会在不考虑电影的情况下,就决定配乐。我只会选我喜欢的,或是在我头脑中一闪而过的旋律。然后我再考虑画面,在剪辑时把音乐用进去,看是否和谐。音乐和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对于我来说,音乐不会改变电影,它是和电影平行的”,洪尚秀解释道。

《你自己与你所有》剧照 | 来自网络

在喝下几杯马格利酒(Makgeolli,一种传统的韩国米酒)之后,我们去了北村韩屋村的一家酒吧,也是曾经《北村方向》的拍摄地,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导演最好的朋友,影评人河文允Huh Moon-yung),他邀请我们继续喝下一轮。洪尚秀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拿起一把吉他,唱起了《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中的歌。他举着他的Iphone手机,给我们看电影中的片段,正如所有电影的节选都是他自己剪辑的,就像是一个个音乐片段。我们在手机中看到了金敏喜(Min-hee Kim),他的缪斯女神,也是他的新任女友,在一家小酒吧唱着一首悲伤的歌,看起来喝醉了,显得很惆怅。“有一天,我在去片场前,作的这首曲子,”洪尚秀继续说,“在拍《你自己与你所有》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第一天去片场,我载了一位女性朋友一道去。她放了一首歌,我很喜欢,并且在路上反复听了好多次。一到片场,还在做准备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奇英,他就住在那附近。我们一起在网上找到了那首歌。我就让他作一首相似的曲子。于是,我们一起去了制作室,不到三十分钟,他就作出了电影的配乐。拍《这时对,那时错》时,有一天,我在家休息,偶尔就听到了一首老歌。我就在电子琴上弹奏这首旋律,感觉很不错。于是,我就让容真用这个感觉作一首相似的,没想到他对我说,就用这首歌吧!后来,我采用了我自己的改编。”这段插曲也许就是导致洪尚秀和郑荣真破裂的原因吧。(然而据洪尚秀说,这只是个“必要但短暂的分别”。我们可以看出,洪尚秀作为一个导演,也几乎同时是他电影的原声配乐师了。“我年少时,接受过古典音乐的教育,然后我和我的女老师约会了,所以两个月之后,我就不学了!”导演俏皮地开玩笑道。

《玉熙的电影》剧照 | 来自网络

洪尚秀的电影中弥漫着古典音乐的味道,比如说《玉熙的电影》(Oki’s Movie,2010)中的《威风堂堂进行曲》(Pomp and Circumstance,注4),或是《夜与日》、《北村方向》、《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中的贝多芬第七交响曲。“我需要音乐,但如果音乐指向一种太过特殊的情绪,这会破坏我在电影中营造的气氛,会产生冲突感。那些情绪应该是能够被观众以不同的方式吸收、消化。音乐不该太过强烈,它可以在场,但不能有特殊的情绪在。当我使用古典音乐时,从本质上讲,这和我使用普通的音乐一样:都可以将我带回我的过去或者童年。《威风堂堂进行曲》在我看来,是一首极其悲伤的音乐。我使用的那些古典音乐,都和我有着个人和隐秘的关系。它们可以带来很强烈的情绪,但于我而言,又特别敏感,因而也削弱了它们的厚度,”洪尚秀说道。

一旁的姜奇英则太过羞涩,他拒绝在酒吧的钢琴上弹奏,即使有好友洪尚秀在身旁。而洪尚秀开始即兴伴着吉他唱了一首歌(你很害羞),似乎是回应金敏喜在《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中令人心碎的喃喃之语,歌名取自于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的一首诗。就这样,诗歌和音乐,从来就没有在这位特别的导演身上缺席在即兴和不断重新开始的自由中,他点燃了所有木头。


注释:
1、北村韩屋村地处首尔市中心,是一座韩国村庄。该村以韩屋和传统韩国建筑风格的小屋闻明。
2、仁寺洞是首尔市一条古老的街道,名字起源朝鲜时代,附近有着众多的画廊、美术馆、古董街,工艺品商店,是韩国著名的文化艺术街。
3、法国电影配乐大师,代表作有:《阿拉伯的劳伦斯》、《日瓦戈医生》、《印度之旅》(1984)、《人鬼情未了》、《云中漫步》、《春风化雨》(1989)、《迷雾森林十八年》(1988)、《致命诱惑》(1987)、《证人》(1985)。
4、《威风堂堂进行曲》作品第39号,是英国作曲家爱德华·埃尔加(Edward Elgar)在1901年至1934年间创作的一组管弦乐进行曲。其中最著名的是《第一号进行曲》,常作为美国高中的《毕业进行曲》,经修改填词而成的《希望与荣耀的土地》则是英国爱国歌曲。

本文来源:《电影手册》三月刊
作 者:Vincent Malausa
翻 译:Piggy

Piggy
Piggy

「 爱电影又八卦的小猪猪 」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