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5 “你还能行吗?”

女人说:除非你说你要我,不然我就走。

男人则说:你敢出门,我就逮捕你。

《赤胆威龙》剧照 | 来自网络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 第105天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片名:赤胆威龙 Rio Bravo (1959),霍华德·霍克斯
南京,家

西部片里我看最多遍的,也许就是霍华德·霍克斯的这部《赤胆威龙》,它永远让人感到愉悦。就像有位评论家说的,他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部电影中,就像重会几个老朋友,然后再次告诉自己究竟什么是乐观主义。就是这种感觉。

昨天看的是霍克斯10年前的《红河》,我的朋友xian说那部电影就是讲“拍电影也像赶着一万头牛跋涉数千里”。我在看时,惊叹它全然在野外拍摄,银幕上一眼望去就是天空和原野,无限开阔。以至于蒙哥马利·克里夫将牛赶到目的地,走进买家办公室里面时,就一直抬头看,对方问他怎么啦,他说三个月没看到天花板了。

《赤胆威龙》就不一样了,电影在亚利桑那的图森附近的老图森布景拍摄(这里拍过无数西部片,包括前几天看的《温彻斯特’73》)。故事从未离开过这个小镇。约翰·韦恩扮演的警长,从牢房到酒吧就几步路,过条街就是他住的旅馆。空间很少,霍克斯给演员和摄影机走的位置极为准确,加上舒服到极点的剪辑,真是享受。在《电影手册》评选“最美的电影”中这部电影位列第12,是西部片中最高的。

《赤胆威龙》剧照 | 来自网络

故事特别简单:警长T.钱斯逮捕了在酒吧开枪滥杀无辜的坏蛋乔,现在乔的兄长大坏蛋内森就要想办法来到镇上救出它来。要说情节,霍克斯在开场仅花几分钟就交待完了,然后就等着最后一场决战。中间几乎没什么变化,如果你走开半个多小时,回来再看,会发现戏还能接上。

那么电影中间有什么呢,是几个人物。内森雇佣了大概三四十个枪手,而钱斯手上一共三个人:一个没用的酒鬼、一个老迈的瘸子、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儿。“你还行不行”,这是约翰·韦恩问他那位酗酒副警长的话,也是他们想用行动来回答的自己的。故事就在这几个人身上进行迂回,每个男人都想要证明自己还行,酗酒的、年迈的和年少的,都想赢得属于自己的尊严。

据电影史学家说,这是约翰·韦恩和霍克斯通过类似的故事,来反击《正午》。《正午》也是一个警长在整部影片中等待敌人的到来,他到处请求人帮助,但失败了。我们知道那部电影指涉了当时的“麦卡锡主义”,也知道韦恩是当时的“反共强人”。在意识形态上两部影片就完全相对。在距离当时已经遥远的现在来看,两部电影都是杰作。在当时,霍克斯想要描写的是,一个没有内心恐惧、没有内部冲突的美国社区,英雄不会推卸自己的公共职责,换句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是霍克斯永远不会说教,他只创造出一个乐观的世界、几个乐观的人物。

霍克斯的能力是在一部电影内部,在冒险片和喜剧片两种类型之间毫不费力地切换。在《赤胆威龙》的决战来临之前,这部西部片毫无征兆地切换成音乐片模式,几位主人公在“快乐的牢房”唱起了两首小曲。即便这样,霍克斯也有能力不让电影掉下节奏。只是让人物变得更亲切、气氛更愉悦。

《赤胆威龙》 | 来自网络

1956年,特吕弗、里维特和戈达尔跑去采访霍华德·霍克斯,雅克·贝克充当翻译。这几个年轻人问霍克斯,对他电影里出现的冒险片和喜剧片两种类型的混合和冲突怎么看。霍克斯回答说:

“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很单一的,太按部就班了,所以人们想逃避生活环境。冒险故事是揭示人们怎么面对死亡的——他们会怎么办,怎么说,怎么感受,怎么想。……喜剧片其实和冒险片是一样的。只不过情境不同罢了——冒险片里总会有危险,喜剧片里则是尴尬的困窘。总之我们看到电影主人公处在非同一般的境地里。你只需要强调主人公戏剧性一面的反应或者喜剧性一面的反应。有时候也可以把两者混合起来。我严肃的那些片子一般是取喜剧化的一面”。(magasa译

但是这不意味着《赤胆威龙》里没有让人感到深刻的东西。影片的核心并不是约翰·韦恩塑造的大无畏英雄,而是歌手迪恩·马丁扮演的酒鬼杜德,他是电影中第一个出现的人物,同时也是转变最多的人物。这个曾经独当一面的副警长,因为在热恋中被女人抛弃,而自暴自弃、不断酗酒。霍克斯在这个可怜的男人身上注入了极大的同情。正是这种男人之间的同情,让这部电影变得有血有肉。

在这部电影里我们也看到霍克斯式的恋爱方式。约翰·韦恩与一位女通缉犯之间的恋爱。和霍克斯其它电影一样,女人总是更主动的一方。而男人永远不会准确地表达自己的爱。霍克斯的男人和女人的表白方式是这样的——女人说:除非你说你要我,不然我就走。男人则说:你敢出门,我就逮捕你。

《赤胆威龙》剧照 | 来自网络

在霍克斯的恋爱语境中,“我要逮捕你”就是“我爱你”的意思。然后那个女人会说“我们都是傻瓜”!——这也是《红河》中爱情故事的回响。

《赤胆威龙》的音乐,同样由迪米特里·迪奥姆金(Dimitri Tiomkin)谱写。马丁在尼尔森陪同下演唱《我的步枪,我的小马和我》的插曲,我们重温到了《红河》的旋律。更令人印象深刻的乐曲是在电影中被称作“墨西哥人为德克萨斯人吹起的丧曲”,这首曲子每到夜里就会被吹响,是匪帮发起攻击的预告。这首曲子令人感到不安,但同时也激发了酒鬼杜德的斗志。

忧伤、悲凉,豪情,在杰出的电影或乐曲中总是同时出现的。

如果你听到这首曲子感到亲切,因为它的味道在西部片漫延很长久。莫里康尼(Ennio Morricone)曾回忆说,莱昂内曾经要求他为《荒野大镖客》写“迪奥姆金那种音乐。”

我们知道《荒野大镖客》的原名叫做“A Fistful Of Dollars”,而“一块钱”正是《赤胆威龙》的“戏眼”,是小镇上的坏蛋们侮辱酒鬼杜德的道具,他们把一块钱扔进痰盂里,让杜德去捡来买酒喝。这部电影在意大利的片名就是“Un Dollaro d’onore”,意思是“A Dollar of Honor”。

你还行不行,这是约翰韦恩问他的副警长的一句话。这句话一直回响在电影中。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