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8 塞尔玛和路易斯,野性的呼唤

这条路看似宽阔,但是没有远方更没有归途。

《末路狂花》剧照 | 来自网络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 第108天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片名:末路狂花 (Thelma & Louise),1991,雷德利·斯科特
南京,家

我记得2013年第一次去美国时,做好了穿越西部的准备,出发前也没有特意围绕电影场景做行程,但有一个地方很想去,就是塞尔玛和路易斯开着绿色雷鸟,冲下去的悬崖。我查到那个地方在犹他州,有个州立公园叫死马点(Dead Horse Point State Park, Moab, UT)。最后因为偏离我们的路线有点远,还是没有去成。

每次看完《末路狂花》,都有点想去那个地方看,因为雷德利·斯科特把那里拍得太迷人了。广角镜头拍摄而成宽银幕视觉效果,让我们所看到的西部变得非常广阔,极度自由。看过这样的远方,谁还想回到乏味的生活里去呢,洗不完的碗、做不完的晚饭、面对一个冷漠无趣到极点的丈夫?

《末路狂花》剧照 | 来自网络

路易斯叼着烟,头发在风里飞扬,塞尔玛把这种感觉称作:野性的呼唤

在13年那次旅行当中,我在西部的路上连续渡过了半个月,在漫长的时间里给人的感受是:天地无限,但是路只有一条。原本是女招待的路易斯和家庭主妇的塞尔玛,准备周末去山里钓个鱼,但第一个晚上,就让侮辱她们的男人逼成了通缉犯。然后这次旅行、这个假期就成了永远,这条路看似宽阔,但是没有远方更没有归途。

当塞尔玛和路易斯最后念出她们的台词,“我们不要被抓住”、“让我们继续往前”,情绪就已经准备好,泪眼朦胧。看多少遍,每遍都是这样。《末路狂花》并不像那些暧昧、神秘的经典艺术片那样,每看必有新的东西给你,一切都是明了的,戏剧性、视觉效果都非常清晰,但是斯科特创造出来的感染力非常持久。

首先是感同身受。当看到塞尔玛和路易斯沿路所遭遇的一切,那些无耻的挑逗、流氓行径、侮辱和骚扰,各种歧视在当下,在我们身处的世界仍然没有什么不同。你很容易理解,男人为什么那么做,女人为什么会走上绝路。时间过去25年,可悲的是一切没有什么变化。

《末路狂花》 | 来自网络

其次是视觉力量。西部展现如雄伟的布景。无论是夜景、还是雨景,都有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种迷人的人工感。公路上遇到的银色油罐车、末路狂花所驾驶的雷鸟,现在看有种特别怀旧感。洒农药的飞机从上空飞过,视角切成空中的俯瞰,构图惊人。斯科特善用夸张的视觉与简洁的戏剧性有机结合,而且总是得逞。

我最爱的一个细节是:路易斯在车上发呆,镜头反打,我们看到在小店玻璃窗后凝望她的无名女人,一个陌生的、已经衰老的女人,当镜头缓缓推上去接近她的脸,我们在她眼里看见了一种没有希望的生活、没有任何希望的岁月的悲剧。

影片的结尾定格在飞车滑翔于半空,真是太好了。这场女性自我觉醒之旅成为一种永恒。就这样。这是塞尔玛和路易斯对男性世界、也是对没有希望的生活进行的奋力一击。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