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20 喜剧是多么的严肃

在窘迫中催生了喜剧,而喜剧让人生的窘迫更为锥心刺骨。

《喜剧之王》剧照 | 来自网络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 第120天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片名:《喜剧之王》,1999,李力持/周星驰
广州,酒店

在整个九零年代,周星驰以每年三四部喜剧片的高产,在我们这代影迷心中奠定了他『喜剧之王』的地位。从《一本漫画闯天涯》、《赌圣》、《赌侠》,尤其是《逃学威龙》开始,他的电影一路都是录像带出租店最先被租掉的。因为出租次数太多,乃至早期看他的电影总是感觉颜色灰暗、影像模糊,还是国语配音版的——甚至我们在很长时间都没有意识到这是别人的声音。

周星驰喜剧是我们年轻时最好的『解忧杂货店』。越是熟悉的通俗影片,越是容易被我们忽视它真正的价值。在它们面前,我们是后知后觉的观众。周星驰标志性的造型、风格、桥段、对白方式,已经成为我们最深刻的电影记忆。也正是如此,他成为华语电影市场上的超级品牌,得以支撑他在近年创作出《西游伏魔》、《美人鱼》这样较为颠覆性的作品。

我是在看《喜剧之王》时(而不是《大话西游》),真正为周星驰打动。这时清晰意识到他为何受到青春期观众的欢迎。在成长期时,每个人都是成人社会面前的弱者。因此,周星驰创造出来的草根青年,在名利场面前所遭遇的挫败感和羞辱感,有着非常强烈的共鸣。他长期塑造的市井小人物,几乎堪称是华人世界的『夏洛特』卓别林创造的流浪汉)。

《喜剧之王》剧照 | 来自网络

去年杨超导演在他的作品《长江图》上映之时,曾经全国巡讲,为影迷拉片,其中一堂课就是讲《喜剧之王》中最著名的『我养你』段落。杨超将周星驰誉为『艺术片导演』,精准的构图,节奏明快、叙事高效,能用『一个心跳之间』的剪辑,让人泪奔

当然《喜剧之王》的剧作仍然非常粗糙。莫文蔚出场的大部分场景都显得冗长无聊,与此相反张柏芝的部分却显得巧妙很多。比如周星驰教她表演的段落,在若干正反打之后,画面切成双人中景,然后镜头拉开,两人摆出招牌姿势。周星驰已经非常懂得适度的浪漫与夸张的喜感之间如何自由切换。

《喜剧之王》最让人动容的来自周星驰这位创作者本人——他及他的角色对表演之爱,以及龙套生涯的惨痛经验,简直是剖肝沥胆。

《喜剧之王》剧照 | 来自网络

影片中三种主要人物都以『演戏』为生。周星驰的角色是片场龙套,张柏芝的角色是酒场舞女,吴孟达的角色是黑帮卧底。在《喜剧之王》中,表演的功能分为三个层面,是为了生存、继而为了尊严、最后成为正义英雄。

在故事当中,有时转折极为生硬,尤其是最后,周星驰忽然变身、持枪击毙罪犯,显得非常过火,加上为了上映档期而制造的大合欢结尾,破坏了整部影片应有的水准。尽管有人将它与刘别谦的杰作《你逃我也逃》的最后一节相提并论,但是精妙程度实在有云泥之别。

《喜剧之王》不可磨灭的价值,是讲述了周星驰往来片场与街坊之间,推销自己的表演理念,从而陷入生存和尊严的夹缝之中的故事。于是在窘迫中催生了喜剧,而喜剧让人生的窘迫更为锥心刺骨。周星驰以此来告诉我们,喜剧其实是件特别严肃的事。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