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欧斯洛,爱用中国剪影讲故事的法国动画界“国宝”大师

米歇尔·欧斯洛(Michel Ocelot)|来自网络

与迪士尼、梦工厂、吉卜力等风靡世界的作品相比,欧洲动画可能略显低调小众,却具有颇高的艺术性。法国动画导演米歇尔·欧斯洛(Michel Ocelot)的作品便是其中翘楚。

45岁才首次执导长片的他,多次斩获国际动画大奖:法国凯撒奖、英国学院奖、芝加哥儿童电影节,甚至还获得过柏林、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的提名。

米歇尔·欧斯洛的作品画面唯美,故事简单却善于隐喻,最特别的还是独特的艺术风格——大多采用中国传统剪影艺术。即使 3D 和技术已经成为世界动画制作的主流,2D剪影仍然是他最爱的艺术表达方式。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动画大多色彩鲜艳线条明确,透着一股童真和稚气。而塑造人物方面,他的信条则是“哪怕以一种开玩笑的方式,也希望我的作品能传递一些信息出来”。

这一点从他备受好评的《王子与公主》《叽哩咕历险记》《夜幕下的故事》《阿祖尔和阿斯玛尔》的故事中不难看出,主人公们都善良勇敢,真诚乐观,历经磨难但终迎来大团圆结局。情节铺陈也别具匠心,乍一看觉得好笑幽默,深思起来又意味深长。

《伊凡王子与百变公主》(Ivan Tsarévitch et la Princesse Changeante,2016)

前段时间的法语活动节上,这位获奖无数的欧洲动画大师带着他的新片《伊凡王子与百变公主》来到上海。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位74岁的法国动画“国宝”,对于自己的作品和创作生涯怎么说。


Q=外滩|A=米歇尔·欧斯洛

Q: 你最早的作品《三个发明家》是剪纸动画,为什么后来发展到用剪影的形式?

A:其实《三个发明家》是我第一部电影,也是第一次自己独立制作的作品,那时候想做一部很漂亮的电影向世人展示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电影人。

但是这个做完以后我就找不到工作了,之后我还是继续做动画片,我知道我的天赋在这个领域,我觉得我这辈子会把生命奉献给动画。然后我找到了一个方法,就是中国人的剪影。

我意识到这个方法本身很便宜。因为我当时很穷,但从中得到很多乐趣,我也很喜欢得到的这个结果,非常纯净也很有风格,都是平面,没有被隐藏的部分。我很喜欢这种方式,也时常会用到。哪怕现在已经比较成功了,但还是会遇到资金的问题,有时候拿到一笔制片预算,如果可以做黑白影片,就可以做两部。

《三个发明家》(Les trois inventeurs)

而且在我的电影计划中也有一个中国故事,名字叫《梦中情人》,为此我会多搜集一些资料,希望我讲出的中国故事不会变味而有中国味道。

Q:为什么您后期的作品选择了3D和剪影的制作方式?

A:我的电影生涯可以分为两段,以《叽里咕历险记》为分界点。在这部影片之前我的生活比较窘迫,有时候也会做一些短片。在这之后我相对比较成功,就开始尝试比较贵的方式。我在《阿祖尔和阿斯马尔》里运用了3D,但背景还是2D。

我希望我作品中的形象是被创作出来的,非常现实感的形象对我来说很无趣。我现在的作品是2D和3D的结合,因为还是有资金的问题。我就像一个刚刚入行的年轻人一样需要筹措资金,但是没关系,我还是会继续下去。

《叽里咕历险记》(Kirikou et la sorcière )

Q:如果资金充足的话,导演倾向于把作品都做成3D吗?

A:不是的。我很喜欢做手工,剪纸折纸这种。因为对这些的喜爱让我进入了动画世界,如果是和电脑技术一起成长的话,我可能就不会做动画了。

但是数码3D是非常有意思的工具,我新的长片作品会用到3D技术。是关于1900年代的巴黎,有很多巴黎贵妇穿着非常漂亮的连衣裙,还有帽子首饰等等,那个年代的女士走路很妖娆,如果只用剪影做不出这样的效果。而且当时还有很多漂亮的小汽车和马车,所以我需要3D技术来呈现,因为资金的问题还是会有一些2D的部分,这样就比较方便,我用手绘剪下来就做好了。

Q:从故事的角度来看,好像导演后期比较执着与王子与公主的主题?理想的典型人物是怎样的?

A:他们是理想的女性和男性的形象。典型人物的性格非常纯洁和勇敢,不会向命运屈服,有批判性的眼光,不轻信他人。比如有一个老人在红面包树下回答问题,而主人公知道那个人在乱说所以不会全信,而自己祖父说的话是真的,会认真听。

Q:“王子与公主”也是迪士尼喜欢创作的主题,您的作品与迪士尼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A:我不喜欢人们把我和迪士尼比较(笑)。

因为梦想和爱是每个人都喜爱的主题,和他们比,我不会因为作品变得富有,不会为了挣钱去做。我喜欢做一些给人们带来娱乐并让他们感觉生活很美好的电影。

我作品里的公主和王子都会有一些信息带给公众,哪怕好像是一种玩笑的方式也会传递一些信息出来。

比如《王子和公主》系列里有一个接吻的桥段,一开始做这个主题的时候,我自己也嘲笑自己,好像看起来很肤浅。在传统的故事中,公主吻了王子,王子就从癞蛤蟆变成了人。我就反着来,公主吻了王子,王子变成癞蛤蟆,王子再被吻才会变回人。而这个时候公主不愿意了,变成癞蛤蟆的王子就跳起来自己吻公主,结果公主变成了鼻涕虫,这样每吻一次对方就变成一个动物。然后我就不知道剧情该怎么控制下去了,后来王子变成猪感到很害怕,公主变成牛却觉得很新奇,猪王子吻后变成公主,牛公主接着变成王子,最后都很高兴。然后我问小孩子为什么王子变成猪会很害怕而公主变成牛会很高兴,这个故事看起来幽默,但其实很有社会学意义。

《王子与公主》(Princes et princesses)

Q:在你电影中有很多异域情调的元素,会运用到双重文化,为什么会用到这个主题?

A:因为我是世界公民,而且这让我着迷,我想和所有人分享这种对于世界的新奇,自然而然对于一切都很感兴趣,就像贪吃的人掉进了一个糖果店,手边好多好吃的东西都想尝一尝。而且我常和年轻人说这种世界的不同不是不便,而是优势,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身处中国而不在法国。

Q:关于导演电影中的异域风情元素,导演是如何准备的?有实地调查过吗

A: 很多资料都是在巴黎上网或者去图书馆找的。比如我很了解埃及,主要通过书籍,也去过当地两次。西藏从来没去过,但了解了很多关于西藏的资料。日本去过好几次,总体来说还是通过阅读来了解。为了制作《阿祖尔和阿斯马尔》当时去了北非,因为要确保很多细节都是非常准确的。而《百变公主》的故事发生在巴黎,这我很了解,肯定是准确的。

《阿祖尔和阿斯马尔》 (Azur et Asmar)

采 : 阿作|编 : Zoey


版权合作©️外滩The Bund

外滩The Bund
外滩The Bund

《外滩 The Bund》力求融合深度新闻报道、独到文化视角、健康生活方式和新锐时尚潮流, 为读者提供具有国际视野的原创内容,打造中国最优质的生活媒体。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