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安纳托利亚往事》:锡兰成就大业


土耳其导演努利·比格·锡兰被称为土耳其电影的孤独之狼,在64届戛纳电影节将近尾声的时候,他的电影《安纳托利亚往事》让很多观众直呼过瘾,当然与此同时一部分观众忍受不了那黑暗悠长的场景头而选择提前退席。这匹已经在法国南部小城戛纳嗷啸了三次的狼终于有机会衔着金棕榈安身而归,并依此确立自己在电影史中的地位。

在2003年的《远》和2008年的《三只猴子》中,努利·比格·锡兰聚焦于城市中孤独的个体以及压抑的生存状态。这两部作品都赢得过当年戛纳电影节评委会的青睐,分别获得了“评委会大奖”和“最佳导演奖”。今年参赛的《安纳托利亚往事》则重新回到了土耳其的乡间生活,讲述了一批警察和医生押着罪犯寻找藏尸之地的过程。这是一部从都是回归农村的电影,电影中隐含着生活在乡村的百姓对都市的一种梦想……

作为摄影师出身的导演锡兰,在摄影风格上兼有伊朗自然主义大师们的痕迹,同时又融合了欧洲电影哲学和美学大师们的气质。《安纳托利亚往事》开局就是悠长而有迷人的长镜头, 黑暗中空旷的远方三辆汽车转弯时互相交错投射的灯光,蜿蜒转承,有着一种独特的美感。这样的镜头足以证明一个导演那令人震惊的对于镜头的敏锐感觉。而之后那些他擅长的固定机位的谨慎缓慢地移动,流畅一气呵成的剪辑,再加上空旷悠远的诗意画面,让人不得不感叹导演在镜头操控上的娴熟,而且已经不止是娴熟了,他足以去用镜像来表现艾略特的诗歌《荒原》。

《安纳托利亚往事》的故事本身并不复杂,寻找藏尸之地的过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参与人员和检察官之间的关系微妙而又真实。即使锡兰回到了乡村,但在电影中城市的代表检察官所体验的乡村生活直接暗示了城市化的深度影响,人们从不同的渠道向检察官发着自己的牢骚,目的都是为了能够改善条件。 乡村旷野远山陋居 就是电影中的背景。在锡兰的镜头下,这些背景被敷上一层忧伤的色彩,那种淡淡的暗色光晕一如覆盖着当地人心中的某种阴影。

电影中,人物特写画面较多,特别是检察官和医生之间的互动。在检察官带队寻尸故事的表面,还有一个另外的关于死亡的故事,检察官对医生讲一个女人的死亡,叙述的断裂分割只有在电影最后接近尾声时才得以知晓,那个死去的女人就是检察官的妻子,她是自杀的。“是不是有人自杀的目的是让活着的人有一种负罪感?”这是检察官对医生提出的问题。电影中的两种死亡,现实中的,对话中的,有人死了,有人还活着。这两个互动的故事并没有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但是每次对于这个死亡的讨论成了延续和支持情节发展的主要动因。而锡兰在此中表现的人物特写冷静又生动。静止而又精致的画面,一定的空白空间,远方的背景,都是为了衬托出人物内心的情感。这种极富表现主义的镜头也体现了锡兰完美的导演功力。

最为关键的是,在欣赏这部电影中,你能看到导演对于“电影”的真诚。导演曾经说过“我相信电影中的谎言会很容易被聪明的观众看穿。电影中的不真诚和错误会很容易显现出来。一个人必须考虑观众会看出一切,而且至少要为和你一样聪明的观众拍摄电影”(出自杜庆春老师)。于是,导演的剪辑和情节衔接做到了不露一丝破绽痕迹,苹果缓缓地滚下草坡,掉入小溪,又随着小溪顺流而下,直到停止在小溪中间;汽车从远方蜿蜒盘旋的小路驶近画面,又随之驶远;人物走在走廊拐角时的每个转弯的紧密衔接。除了长镜头外,多角度镜头的完美剪辑也让导演实现了电影中的真实。

锡兰镜头下的真实是一种源自生活的精华提炼。2011年的戛纳,锡兰正式用他的《安纳托利亚往事》宣告了新时代一位电影大师的诞生!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一条评论
  1. 个人觉得还是单薄了许多。影片几乎无高潮,一件可以一句话就叙述完毕的故事,被拍成了150分钟的电影,足见功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