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吾栖之肤》:阿莫多瓦的当代“弗兰肯斯坦”


64届戛纳电影节渐进尾声,大师级导演西班牙人佩德罗•阿莫多瓦终于带着他所谓的第一部恐怖片《吾栖之肤》登上红毯。几个月前,当《吾栖之肤》的海报首次问世时,就已经迎来了无数猜测。因为在阿莫多瓦过去的电影海报设计中,基本上以电影中的人物角色为海报中心,但是《吾栖之肤》海报却以一种诡异绚丽的迥异风格暗示了他在这部电影中视觉语言风格的一种新尝试。现在看来《吾栖之肤》不仅仅只是之前传说中的恐怖片,它更像是一部集科幻、恐怖和悬疑的多类型结合体电影。

在阿莫多瓦的电影中,他的个人生活体验是他创作电影的主要源泉,《不良教育》和《破碎的拥抱》无不都是如此。但是在《吾栖之肤》,印象中是他第一次讲述了一个脱离时代背景的科幻故事。电影第一部分交待的时间就是2012年了。《吾栖之肤》就是将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的故事搬到了现代(和未来),同时将科学家创造怪人时的尸体组合换成了变性手术和换肤手术。不过可以想象得到,阿莫多瓦从来不会让一个故事平稳线形的发展。在叙述技巧的体现上,他不再用戏中戏的重迭,也不再采用虚实结合的老套路,对他本人来说,叙事上又是做了一个崭新的尝试。这个叙事过程是制造影片迷人意境最成功的地方。

在《吾栖之肤》中,导演采用了按照时间段来呈现不同的顺序。当然其中自然有着他擅长的多种叙述方式的结合、倒叙、梦境、回忆以及现实的交叉。只不过这次他交待了不同事件的不同时间,也就是说他忽略了那种技巧的展示,侧重于丰富内容的交待。

尽管《吾栖之肤》取材自这么一个古老的传说,可是电影中的人物关系却异常复杂。导演非常巧妙得用一个简单的方法来交待次要人物的关系,那就是似真似假的陈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从中可以看到阿莫多瓦试图将这部新作品与自己的老作品的人物作一个链接,方便于观众理解这种简单的处理方法。在阿莫多瓦的电影中,人物关系是制造情节矛盾最主要的刺激点,不伦恋情、多角恋爱等等,但是在《吾栖之肤》中,电影中出现的几个次要人物通过医生罗伯特的女佣人(和母亲)一次叙述就交待了所有关系。同时,不像其他电影中变化不同的叙述环境,《吾栖之肤》就是聚焦于罗伯特深居简出的城堡式的豪宅,其他地点就是点到为止。就这点来说,《吾栖之肤》类似于幽禁题材的电影。

阿莫多瓦经常在自己的电影中树起人性陋习的靶子,自己不轻易开枪,确让观众坐如针毡。而在《吾栖之肤》中,阿莫多瓦似乎故意弱化了道德说教的力量,增加了娱乐性,将悬念设置在被变性和换肤的薇拉复杂的情绪和内心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强烈张力。表面看似已经得了斯德哥尔摩症状的薇拉最后终于复仇,这个悲剧让电影嘎然而止,引发诸多遗憾。

《吾栖之肤》是西班牙电影大师佩德罗•阿莫多瓦的成熟作品,既没有令人有太多失望,除了些许形式和体裁上的变化,对于自己以前作品的多种联系也让观众倍感熟悉。除了因阿莫多瓦提携走进世界影坛的西班牙著名影星班德拉斯相隔十年之后再次合作,阿莫多瓦在电影中还表示了自己对御用女影星佩内洛普•克鲁兹的小小敬意:薇拉对罗伯特的合作伙伴说自己是自愿的,“我不叫文森特,我叫薇拉,薇拉•克鲁兹!”观众席上响起一阵会意的笑声。阿莫多瓦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34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