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忧郁症》:拉斯心理治疗的第二阶段


将一部描写世界末日的电影取名为《忧郁症》,并且直接将这个名词赐予了一个即将毁灭地球的星球的名字,也许只有一个忧郁症病人才会想得出来。丹麦著名导演拉斯•冯•提尔就是这样的一个病人,难得的是,他终于有一部电影不会在现场同时引起嘘声和掌声。首映现场,他微笑着,似乎是印象中第一次如此轻松愉快得将自己的笑脸对准了镜头。事实证明,经过《反基督者》的心理治疗过程后,确实他的“忧郁症”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所以,你肯定会明白,这个被好莱坞向来作为大片题材的“世界末日”,那注定是表现人的精神状态为主的。拉斯渐入佳境了……

拉斯在《忧郁症》的开篇就用几乎静止的画面和瓦格纳的交响乐表明这是和《反基督者》一脉相承的“忧郁症第二部曲”。按此意义理解,他擅长的三部曲(欧洲三部曲,良心三部曲,美国三部曲)又已拉开帷幕。早就宣称自己是俄罗斯电影大师塔科夫斯基忠实粉丝的拉斯•冯•提尔用了五分钟塔式画面就展现了足以压抑人心的沉重气氛。相比于忧郁三部曲第一部的《反基督者》,《忧郁症》尽管有着一个拉式的名字,却有着相对来说更为主流的内容。其实如果细心点的童鞋应该可以发现,拉斯在《忧郁症》中的第一部分明显在向“道格码95运动”致敬。婚礼现场家庭成员之间剑拔弩张的内在张力和镜头运动,几乎和温特伯格的《晚宴》如出一辙。

《忧郁症》中拉斯按照姐妹俩人杰斯汀和克莱勒为叙述主角分成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部分主要讲述了杰斯汀在克莱勒为她举办的婚礼宴席上被忧郁症所困扰折磨,最终不欢而散。这部分侧重于杰斯汀精神状态的视觉刻画,这种场景的处理是拉斯最为擅长的,画面构图、场景转换、空间安排、甚至人物站位,拉斯都直接将观众投入到杰斯汀的迷幻环境中去,和《反基督者》里的妻子角色状态很相似,不过影像风格更为平和一些。而杰斯汀那些率性而为的举动看似不可理解,却又说明忧郁病症之严重。回想起拉斯自己在这几年里被忧郁症所折磨,就不能理解他为何如此彻底极端得进行阐述杰斯汀这个如此迷茫的状况。

第二部分则回归到了拉斯在拍摄“良心三部曲”的平稳叙述了。这里渐进的发展则包含着扣人心弦的张力。特别是从姐妹俩人精神状态的变化,这部分里的杰斯汀和《破浪》里的贝丝角色非常相似,似乎已经从一种病态状态升华到了精神和宗教层面的自我牺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何况这里还是每个人都避免不了一死。如果说扮演姐姐的演员夏洛特•甘斯巴的演技根本不许赘述,那么扮演妹妹的克里斯滕•邓斯特在《忧郁症》中的演出绝对令人耳目一新。拉斯对于演员的操控向来比较严格,甚至有些霸道,但是他赋予了演员足够自由的表演,正是这一点吸引了诸多国际知名影星和他一起合作,事实上他也确实帮助好多演员获得了演艺生涯中的最高荣誉,光戛纳的最佳女演员就有了两位:《黑暗中的舞者》中的比约克,《反基督者》中的夏洛特•甘斯巴。而这次,不知道邓斯特是不是有机会荣获此项奖项。

拉斯的影像风格结合了伯格曼的冷峻和塔科夫斯基的凝重,而在电影语言上又结合了古典戏剧表现手法和影像文学化的尝试,至于他擅长的画面构图和音乐选择,都能让他的电影除了给了一种视听上的震撼之外,还能提供一种镜像之外的哲思。展现世界末日悲剧的《忧郁症》中,人类在面对末日来临时的心态和恐惧只通过两三个角色就能如此彻底得表现出来,看来拉斯确实已经在走向成为大师级导演的路上了……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4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