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朱花之月》:河濑直美的前世今生


日本女导演河濑直美算是戛纳电影节的嫡系导演,从1997年凭借《萌之朱雀》赢得当年戛纳电影节的金摄影机奖之后,她的长片作品基本上都会出现在戛纳电影节。64届戛纳再次在主竞赛单元迎来了她的新片《朱花之月》。或许是迫于当天其他主竞赛片的强势,参加《朱花之月》首映的电影记者人数明显减少,一些记者甚至将放映厅作为小憩的场所,中途不时有人鼾声如雷。

和导演河濑直美之前的叙事长片作品一样,《朱花之月》同样是以死亡和分离作为表现主题。电影以一对青梅竹马情人的生活为叙事主线,展现了他们悲欢离合的家族史,同时又聚焦于他们之间的爱和伤害,描写了当人们无法找到真爱时灵魂的游离状态。作为一个虔诚佛教信徒,河濑直美在《朱花之月》中也表现了前世今生的轮回概念,因此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去年戛纳金棕榈影片《布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但很显然, 不管是故事性还是艺术性,《朱花之月》都无法和《布米叔叔的前世今生》相提并论。

在整体的故事交待过程中,不可否认三角关系的建立本身就是个败笔,用这种纠缠的人际关系来表达灵魂的失落感其实不是导演的长项。所以不管是最后自杀的丈夫,还是自残的情人,并没有在突出主题上增加分量,反而弱化了导演通过自然和情绪酝酿的镜头氛围。

在电影中交代挖掘到的坟墓中所代表的失落鬼魂寻找等待的指代性时,和两男一女争斗的主线并没有在情感上给观众造成一种必然的联系。电影中,这部分是最关键的缺失,直接影响了导演着力表现的美轮美奂的自然画面应该带给电影的力量。这一点和导演之前的《殡之森》存在着很大的区别。《朱花之月》更像是《殡之森》的续集,但相比之下,《朱花之月》很显然在对于生命、死亡和宗教主题的表达过程中丧失了一种感人的力量。

在一次访谈中,河濑直美曾经说过 “拍电影就像生活一样艰难,克服这些苦难的力量不是车,也不是钱,而是风、阳光和走在我们前边的人们。”“走在前边的人”,也一直是导演电影中出现的形象之一。在《朱花之月》中,就是那个日本军人的灵魂,在电影中,通过他的等待和寻找暗含了那对青梅竹马情人之间感情的暗示。只是最后由女人引起的三人之间强烈冲突导致的一死一伤的结局却失去了河濑直美作品中平和,这种暴力元素在电影中显得突兀又莫名其妙。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0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