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47 “一个诗人也许会死,但他的缪斯不死”

石榴的颜色,就是血的颜色,它带着利刃的创痛。

《石榴的颜色》剧照|来自网络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 第147天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片名:石榴的颜色 Colour of Pomegranate(1969),帕拉捷诺夫
南京,家

我觉得在《石榴的颜色》面前,好像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率先放弃对叙事和纪实的期待,主动浸没在奇异而永恒的视觉经验之中,另一种是让帕拉捷诺夫用美丽而强大的视觉表现来征服你的眼睛,迫使我们放弃对叙事的想象和对纪实的索求。

我就像很多人一样,在开始看这部电影前,就被告知两件事:一,这是电影史上最美的电影之一;二,这是最难懂的电影

《石榴的颜色》剧照|来自网络

我个人倒是从来没觉得它难懂。当我们释放了固有的视觉经验之后,影片非常容易理解。我们通过一系列静态的或松散的图像,来完整地了解影片主人公、一位异域诗人的人生故事:从他的童年生活,到青年时代的爱情,到中年时的经历,直到最后的死亡。他的家庭状况、他的同性恋倾向、他的信仰和事迹、他在宫廷和修道院里的生活,就像一本精美绝伦、充满诗意的绘本展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可以完全作为一个睁大眼睛的孩童去欣赏它。尽管它充满了隐喻和象征,但也可以摈弃额外的解读,也并不一定需要确切而详实的背景资料,这位诗人本身也没有确切而详实的历史记载(除非你持有严谨的学者态度)。这位诗人的历史与诗人的诗本身都充满了想象。

任何形容和抒情的词语,对这部电影都是无效的。也许能写诗的人可以用诗写出他们的感受。

出于好奇,我在晚上看这部电影的之前和之后,寻找了一些材料。可以看,也可以不看。

1.马丁·斯科塞斯曾说:帕拉捷诺夫打开了一扇永恒的电影经验之门。他在修复版放映的现场告诉观众:你们将要看到的图像和场景和电影史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同

2.影片的导演,谢尔盖·帕拉捷诺夫,1924年生于前苏联的第比利斯,自幼习得绘画。也通音乐。21岁进入俄罗斯电影学院导演系,师从杜甫仁科。1962年,被塔尔科夫斯基的《伊万的童年》折服,认为塔尔科夫斯基是第一个使用梦想和记忆来呈现寓言和隐喻的导演。他从此开始拍诗性的电影,并比塔尔科夫斯基走得更远。

谢尔盖·帕拉捷诺夫|来自网络

3. 影片的主人公,18世纪亚美尼亚诗人。萨亚特·诺瓦(Sayat Nova)只是艺名,也有人说意为“歌王”,因他也会几种弹拨乐器,本名是阿鲁汀(Arutin)。曾经是格鲁吉亚国王的宫廷诗人,失宠后被迫入修道院。之后游历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伊朗、亚美尼亚等地。波斯入侵亚美尼亚,诗人被射杀于第比利斯教堂前。

4.据通亚美尼亚语言的作者郭侃如的一篇文章说,电影的原名就叫做《萨亚特·诺瓦》,得到了当时亚共中央委员哈利扬的支持,他看完影片之后说,“这不是萨亚特·诺瓦的传记,而是全体诗人的”,建议把片名改成了《石榴的颜色》。其它材料都笼统地指出,影片在苏联遭长时间禁映,1973年由导演尤特凯维奇重新剪辑,以《石榴的颜色》为名在少数地区和少数影院放映。

5.什么是“石榴的颜色”。影片说,“石榴的颜色,就是血的颜色,它带着利刃的创痛。

《石榴的颜色》剧照|来自网络

6. 帕拉捷诺夫声称,“不要在影片中寻找诺瓦的一生”。他想要呈现的是:“中世纪亚美尼亚的诗乃雕刻在宇宙历史中人类精神最辉煌的胜利。”

7.《石榴的颜色》被公认是最纯粹的电影诗歌,许多评论者拿它与让·科克托《诗人之血》相提并论。

8.导演的结局。帕拉捷诺夫在1973年、1982年被当局以“同性恋”和“行贿”两度入狱。塔尔科夫斯基曾组织国内外艺术界人士营救。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他重获拍片权,拍摄了两部长片。1990年去世。天才自多劫难。

9. 萨亚特·诺瓦有一句动人的爱情诗。我在生命中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孩,她成为我一生的女神,“我们在对方心里寻找着自我”。

10. 看完这部影片,所有人都会记住其中一句话:一个诗人也许会死,但他的缪斯不死。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