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生命之树》:晦涩庞大的哲理叙事


如果说64届戛纳电影节最受期待的电影,那自然应该是美国著名泰伦斯·马力克十年磨一剑的《生命之树》。从去年开始就被戛纳召唤的《生命之树》整整延迟了一年时间出现在观众面前。有趣的是之前还有媒体强调了戛纳电影节组委会给英国片方施加压力,将《生命之树》的全球首映强制性地放到了戛纳当地时间5月15日的早上8点半。可想而知,泰伦斯·马立克的名字以及这些周边八卦足以带给影迷极大的期待心情。当记者7点50分排队走进电影节最大的放映厅卢米埃尔厅时,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才赶在放映前坐下。

在这部充满野心的电影里,泰伦斯在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致力用源于自然画面和电脑特效的结合,展现磅礴壮观的宇宙和大自然的神秘力量:地球的诞生、光线运动、火山爆发、绿化作用、细胞和有机体的出现、甚至还有恐龙生活的侏罗纪时代……在这些画面中,泰伦斯配上了来自巴赫、勃拉姆斯等多位作曲家宏伟的交响乐,确实展现了一股震撼人心的宏伟力量。在人物叙述部分,泰伦斯则以生活于德克萨斯州的欧比瑞一家丧子之痛开始进行倒叙,对一家人在20世纪50年代的境遇。在这部分,泰伦斯用人物的自问自答来进行宗教意义上的反省。可见,泰伦斯企图在120分钟的影像世界里构建起他对于生命宗教的哲学沉思。

如果说泰伦斯前几部作品还给观众保留一点尾随他思路的距离,那么在《生命之树》中,他构建的过于庞杂的影像世界则是他个人哲思的隐秘解读。当然,这种运用技巧直接导致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肯定有被他这种影像技巧所折服的,但是这种过于个人化的艰涩解读也让观影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自然生命的起源和宗教力量在德克萨斯一家人的生活中究竟是起着怎样的关联?恕我才疏学浅,实在无法跟随着泰伦斯的影像音乐进入到他的冥思世界。如果说看《细细的红线》和《新世界》,我能理解他对于自然生命的思考,在《生命之树》中,泰伦斯对我来说只能算是高山仰止,叹而观之。

左右《生命之树》叙事部分的是布拉德·皮特扮演的欧比瑞和他的大儿子杰克之间的父子关系。电影以欧比瑞的一个弟弟去世开始,然后从欧比瑞和妻子如何养育三个男孩的过程。作为虔诚的天主教徒,欧比瑞严苛的家教不知不觉为大儿子杰克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这里开始杰克开始宗教探索的启蒙,由同伴的死开始怀疑上帝的存在,进而演变成怀疑一切否定一切。大段大段的自我责问和对上帝的责问成了杰克成长的主要生活,他始终在追寻着和父亲的精神沟通。这种关系只有在欧比瑞失业后才恢复正常,这种“三位一体论”的观点可以从杰克的表白中得以体现“你一直存在我的身体里,你永远在我身边”。

另外导演泰伦斯在叙事部分还穿插了已经长大成人杰克(西恩·潘扮演)因为现代生活的迷失企图寻找远逝的灵魂。自然、宇宙、天空、以及“生活在天空”的上帝。泰伦斯花了将近5年时间向观众呈献了这部深奥玄妙却有富含生活哲理的作品。可惜,这篇不能称之为影评的浅薄的解读只能算是沧海一粟,抛砖引玉式的自曝。我承认,我无法理解泰伦斯这位大师这部新作品《生命之树》,希望依靠时间的流逝才能让这部电影慢慢稀释掉如此厚重的哲理沉淀,也许某一天重新回顾会能多些了解和体会……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一条评论
  1. 虽说是在电脑上看的,但丝毫也没有影响到观看时心潮澎湃的感觉。作为一个学生物的,我完全地被那段从无机的混沌世界进化到有机的蛋白质,核酸及细胞的生命进化历程彻底震撼,这才是至摩西开红海一来最伟大的场面,这要是加上IMAX屏幕上观看,就更令人瞠目结舌了。基本上TERRENCE MALICK的每部电影我都看过,但总是琢磨不到他影像背后的真实意图。天堂之日,类似一公路电影。细细的红线,则是在蛮荒的大自然里展现的现代人的精神状态(是否如此有待考究)。新世界的主题貌似更为老套,演绎了两个与狼共舞的人的故事。显然松散的剧情,以及画面里呈现的许多自然景观(大片成熟的麦田,繁茂的热带雨林等等)让许多人感到云里雾绕。在生命之树里,自然蛮荒从背景跳了出来,彻彻底底地呈现了一番。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