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教皇的诞生》:南尼·莫莱蒂的“软批判”


在2006年的《政界巨鳄》中对意大利前首相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开涮后,南尼·莫莱蒂开始将自己讽喻的矛头对准了梵蒂冈的教皇们。不过在他今年参加戛纳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的《教皇诞生》中,他却令人意外得不再清晰在电影中划分具有对立关系的两者,而是将看似矛盾的两个对立体放在一起进行了进行了互相善意的攻击。宗教信仰和心理分析治疗,两者都能给人一种精神的平和。但是,在教皇诞生中,恰恰是这具有精神治疗作用的两个最佳领域中的两个“最好”的人却都发生了严重的精神危机。

《教皇诞生》再一次证明了南尼卓越的才华。作为一位作者导演,电影展现的依旧是他鲜明不可替代的个人特色。尽管南尼他自己曾经说过,《教皇诞生》本就是针对梵蒂冈教会,但展现出来的批判和讽刺却是如此温馨善意的柔和表面。这种纯熟的编剧和导演水平已经无法再用一个简单的举重若轻的词语来进行形容。电影中,当梵蒂冈那些深居简出不苟言笑的神父们在流行音乐中翩然起舞,甚至还在教堂内玩起来沙滩排球时,我们就明白为什么这部具有如此强烈针对性的电影竟然没有受到梵蒂冈的任何阻力。或许是因为教会已经认识到,走下神坛具有普通人性的神父们才更具有坚持皈依的宣教力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选举教皇仪式时类似某个中学班干部选举场景的再现,还有那些耍些小聪明的神父、会做噩梦的神父、计较乐透排名的神父,当然最不可思议的是,《教皇诞生》中还有一位需要心理分析治疗的教皇。

漫长艰难的教皇选举过程最终让一位原本岌岌无名的神父成了教皇,可是他却无法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无奈之下,梵蒂冈邀请了一位“最好”的心理分析专家企图对新教皇进行心理开导。在一次外出治疗中,教皇乘机逃离了保安们的眼线,独自在罗马城中游荡,希望找回自己一些已经遗忘的过去。正是这次短暂的旅途最终让新教皇找到了自己内心的真正声音。

在南尼·莫莱蒂之前的电影中,他自己扮演的角色总是处于各种各样的困扰中,在《教皇诞生》这样的角色当然不会就此消失,只不过这一次是“新教皇”。而南尼本人,则成了那位有些神经质的所谓“最好”的心理分析专家。他不停得将“别人都说我是最好的心理分析专家”挂在嘴边,却需要向周边的神父们不时倾诉自己妻子因为这个原因而离开了他,当然他的妻子和他妻子的现男友同样都是心理分析专家。一个最好的心理分析专家无法分析自己妻子的心理原因!

电影中屡次提及新教皇之所以当选是因为上帝的选择,是因为他有着“最好的品质”。可是这个作为精神信仰的领袖却在电影中发生了严重的精神危机,他被自己迷失的过去所困扰,更为自己无法胜任的职位而困扰,甚至因此开始质疑自己的信仰。这种看似存在两难境地的悖论在电影中没有求得任何答案。电影最后,心理分析专家并没有在梵蒂冈中得到心灵的平和,而新教皇则在罗马之旅后回来后当众宣布自己不是正确胜任的人选。这种反差本身就具有强烈的嘲讽意味。

在《教皇诞生》中,莫莱蒂再次让处于困扰中的主人公——新教皇来寻求自己生命意识中的另一个真实自我的存在。其实电影中当新教皇和歌剧团聊天的时候就已经暗示,他最终会放弃。“剧院没有选择我,选择了我妹妹。”“我不够好!”这就是他内心最重探索到的自知之明。电影的高潮是结局时他面对亿万信徒时的那段陈词。他直接揭露了神父们的自私和虚伪,并用一个坚决地“不”来确认上帝的选择。喜欢好莱坞电影的观众们绝对会为这个结局瞠目结舌,而热爱欧洲电影的观众们则为会为此拍案叫绝。

不可否认,南尼•莫莱蒂的这部《教皇诞生》尽管失去了他早期电影中展示社会批判时的尖锐和锋利,但是在批判力度上始终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让这种带着幽默嘲讽表面的软批判更能够在情节上制造出强烈的冲击力。他放弃了针砭时弊的杂文,用一种更为温和却感人的散文取而代之。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8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