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睡美人》 一出拙劣的存在主义影像作品


作为一个年轻女作家莺啼初试的处女作即被选入64届戛纳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何况还有新西兰著名女导演简·坎皮恩亲自担任制片并强烈推荐,澳大利亚年轻作家朱利亚·雷的第一部电影《睡美人》该是本届电影节令人期待的作品之一。可惜,除了对川端康成同名小说叙述角度的简单转换之外,这个应该有着诸多浪漫神秘主义色彩的文学作品成了一部拙劣的打着“存在主义”口号的实验影像作品。《睡美人》不仅完全丧失了文字表述的美感,连景框内原本充满想象的视觉效果也一并消失殆尽。

《睡美人》讲述了年轻女孩鲁西兼具圣洁和不洁的双重品性,毫无目的的卖身、辛苦的多工种兼职、同时又酗酒和吸毒,而所有的一切行为在电影中都是没有目的的,也就是说她享受着海德格尔所定义的孤独个体的存在而已。而当她选择了成为供年迈老人肆意蹂躏的“睡美人”的工作时,似乎一切发生了变化。

导演朱利亚·雷在介绍这部电影时曾经说过,电影的灵感来源于所罗门王 “睡美人”传说和文学作品中“睡美人”形象的结合。不过至少在和川端康成的小说比较起来,叙述主体上有了一个本质的变化,从年迈老人转换到了“睡美人”鲁西身上。鲁西的“存在” 状态在导演的剪辑中被碎化成了零碎的片断:打工、卖身、照顾一个叫做鸟人的男人(犹如圣女),还有就是做“睡美人”的工作,在熟睡过程中陪伴不同的老人,满足他们不同的(性)需求。

需要承认,扮演鲁西的新西兰年轻演员艾米莉·布朗宁在电影中有着出色的表演,何况还是尺度及其大胆的性爱场面。但是,她的献身精神只能说被导演朱利亚·雷给浪费了。因为,除了需要说明这部电影证明鲁西生活在一个及其荒诞的世界之外,还通过老人们不同的诉求来表示人在体会了忧虑和痛苦之后才会感觉到自身的“存在”。而电影的诉求目的在于,“睡美人”到底是否存在?因为当鲁西沉沉睡去的时候,她自己是无法感知的,“你睡了,醒过来了,那些睡眠的时间是不存在的”。电影对于场景的剪辑穿插确实别有新意,却毫无逻辑可言。而人物关系的多重矛盾也让解读存在成为一个困难的存在:鸟人的存在,鲁西周围的人物关系,以及无处不在的以中国元素作为背景。而电影中多处不时呼应和暗喻的场景又让鲁西在现实世界中的存在变得虚幻起来……生活对她而言,反而是一场睡眠。电影中一个有趣的镜头证实了这个似真似假的存在场景,那就是鲁西在车上的时候紧握果子的手突然缓缓地张开,像是进入了一个睡眠状态,而果子慢慢得滑落到了车厢里。

电影的最后鲁西渴望了解自己那段“不存在”的生活的存在,想方设法希望记录下来,却不慎记录了与老人尸体共眠的场景。结尾,她用歇斯底里的嚎叫来表达自己的恐惧,同时借以证明了自己的存在。摄像机前,她依旧神态自然得安睡在老人的尸体边上,呼吸匀称。

朱利亚·雷在场景的安排和机位运动上尽管生涩,但是还是有着非常丰富的空间想象力。可以设想,这部电影如果成为一部小说,当朱利亚·雷用文字来充溢所有影像无法代替的那些空白时,这绝对会是一部非常生动和精彩的文学作品。可惜,电影《睡美人》只会让更多无法理解的现场观众昏昏睡去,成为存在着的“睡美人”,当然与之相伴的一定还有许多“沉睡的老头”……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5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