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维耶·阿萨亚斯专访:在有规则限制的情况下拍电影是很难的

主演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和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Amy Sussman / Invision / Associated Press

迷影网:您好像十分喜欢音乐。在《私人采购员》(Personal Shopper,2016)中您选择了Jordi Savall和Marlene Dietrich的音乐,其在电影中有着什么样的作用?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以下简称“阿萨亚斯”):音乐在我的电影里一直是比较特别的,因为我其实并没有和作曲家一起合作,我只选择能与电影或者我的感受有共鸣的一段音乐。在电影中添加音乐,产生某种共同的磁场,让我觉得我好像是个音乐家,音乐与电影场景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音乐使得电影蒙上一层诗意,也显得更加神秘。我觉得电影和音乐要配合得当的话,音乐所表达的要和其感情一样,以此用音乐去扩大感情效果。但我始终觉得音乐并不是用来强调情感的,只是为了延展其效果。

迷影网:所以您是在拍摄完之后才选择配乐的?

阿萨亚斯:是的。最后我会自然而然地选择适合的音乐。而且在此之前,我其实也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音乐,或者说会不会在电影里加入音乐,我就顺其自然。通常配乐的选择是取决于摄影机中的画面,而在确定选择某首歌之前我会尝试很多首歌,看看哪一首的效果最好。

迷影网:我的同事几天前在北京遇见了Charles Gillibert(阿萨亚斯多部电影的制片人),他说你们俩在音乐这方面尝试了比较实验性的东西。

阿萨亚斯:是的。我的确是和他在合作。他当时在MK2公司工作,负责音乐和电影DVD发行方面的事务。我当时想在电影中尝试一些比较具有实验性的东西,于是促成了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后来MK2公司也发行了我的那部电影。

《私人采购员》|©️MK2

迷影网:《私人采购员》带有某些宗教的性质,讲到了幽灵。为什么您会选择这个题材?

阿萨亚斯:好像只要涉及到幽灵之类的,多多少少都会牵扯到宗教吧。今天的西方文化和宗教的联系还是挺多的,它们之间的联系非常微妙复杂和紧张。我觉得人在世上和宗教还是有相交点的,比如做丧事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宗教的支撑。但是当这些宗教不在的时候,我们需要重新创造一种比较原始的超验的东西。莫琳在极度孤独的时候可能就会需要宗教,或者一些看不见的东西给予她精神的寄托。她也尝试着与这些幽灵建立一种联系。

迷影网:在法国好像讲述幽灵的电影并不多?

阿萨亚斯:不,虽然不是特别多,但还是有一部分的。只是这种类型的电影,相比亚洲而言,讲的比较少。对于幽灵这一题材的思考在法国电影历史上也是有的,虽然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迷影网:就这个题材而言,您有比较喜欢的法国电影或者其他国家的电影吗 ?

阿萨亚斯:对我来说,我关注的不是幽灵,而是那些看不见的,不确定的东西。在法国有一股想象力非常丰富的血液,比如路易斯·菲拉德(Louis Feuillade)的电影,或者后来雅克·里维特(Jacques Rivette)的电影,还有乔治·弗朗叙(Georges Franju)

迷影网:您有没有受到其他导演的影响呢,比如像雅克·里维特的超现实。

阿萨亚斯:我其实对超现实没有什么兴趣。超现实在某种形式上是和梦境或者梦境的重现有关系,事实上,这并不是那么吸引我。对我来说,想象其实是真实的,只是浅浅地被修改了一下,这个微小的变化就把我们带入了想象的世界。超现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巴洛克式美学,这些完全不是我的菜。在创作和意识之间会产生一定的超现实效果,这是真实、正确并且对我很重要的。

迷影网:在您的电影中,无论是《私人采购员》,还是《锡尔斯玛利亚》(Sils Maria,2014),尤其是在《迷离劫》(Irma Vep,1996)中都有某种后设性,这和您以前是影评人有关吗?

阿萨亚斯:我不这样觉得。这是因为我对写剧本的要求很高,在剧本的思考和电影制作之间是存在交流的,是对电影本身和电影技巧的思考,但是我想以一种不太能发现却又积极的方式去讨论这些。我觉得我可能在继续戈达尔的探索,就是用现代电影技巧去质问电影本身或者电影形式。在今天的艺术中,无论是文学还是绘画或者其他的,都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对其本身的限制和悖论的挑战。我对这点很感兴趣,想用电影技巧去挑战电影本身

《私人采购员》|©️MK2

迷影网:在《私人采购员中》,有一些很恐怖的场景,但是这些场景又突然结束。为什么您会构建这样的场景?

阿萨亚斯:这不是一部类型电影,但是我需要一些具有冲击力的镜头,让人在生理上对场景表现出来的焦虑有所同感,这些场景的目的并不是让人觉得害怕焦虑,而是让人发现在生活中也确实是有相同的感受。

迷影网:您觉得《私人采购员》相比类型电影,有什么最革新的地方吗?

阿萨亚斯:在拍电影的时候总是想有所创新的,但是之后我也不知道我是否做到了。阳光底下没有新鲜事嘛!只是我在拍每一部电影的时候,都试图以一种新的方式去讲故事,去挑战已有的叙事习惯和标签。我觉得像《私人采购员》这样在看得见与看不见的东西、真实与非真实、现实与想象之间穿梭的电影是很别样的,这是我表达的一种方式,我觉得这是以一种非常当代或者后现代的方式去表达永恒普遍的东西

迷影网:有人说《私人采购员》有希区柯克的遗风。

阿萨亚斯:这么讲真是太抬举了。我非常喜欢希区柯克,他是电影大师。但还不足以与希区柯克相比较,我只是非常欣赏他的电影,借鉴了他的某些技法,来帮助我以更现代的方式去拍电影。

迷影网:或许是某种致敬吗?

阿萨亚斯:不,我对致敬、不致敬完全没有兴趣,我只是很崇敬这个电影大师,没必要从我的电影中去表达对他的崇敬之情。我只是想通过我的电影去分享生活和情感。我不是建立在过去的电影之上来拍电影,我的电影不是在与过去对话,而是在展现现实,展现生活。

《私人采购员》|©️MK2

迷影网:您在1984年的时候,第一次来到香港,以一个记者的身份。在您眼中,香港电影在这97年前后有什么变化吗?因为这几天,很多人都在讨论香港电影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

阿萨亚斯:其实我已经有7年没来过香港了,我也没有看很多近期的香港电影,但是在1997年前后的时间里,香港电影肯定是显著变化的。在1997年之前,我常常会到香港来,在那个时间段里香港电影是很有活力、很有欲望的,很着急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在香港回归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就很着急的想要在回归之前把能做的都做了。回归之后,事情肯定会有所改变。也有可能在回归之后,香港电影失去了这种紧迫感。中国的电影工业现在完全开放了,在市场打开以后,香港电影的地位被改变了。当中国还没有那么开放的时候,香港就好像是中国在世界上的电影首都,香港电影在世界上就代表着中国电影。今天,中国的观众,和世界上的其他观众一样,非常偏爱美国的商业大片,与以前的历史和传统有些脱节,所以就好像对香港电影不太有兴趣了,香港电影就变得很局部化了,变成某种“地方电影”,和世界的交流也变少了。我觉得很遗憾的是,以前,中国真正的电影出现在香港。

迷影网:不是在台湾吗?

阿萨亚斯:台湾和香港电影是不同的,各有各的特点。在香港,类型电影更加红火;而在台湾,流行的是作者电影。我觉得,中国大陆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出现过像香港电影这样非常现代化、有活力、非常真实的电影。

迷影网:现在有很多香港导演北上到大陆拍商业片,合作赚钱。这之中肯定会缺乏电影艺术性的一面。

阿萨亚斯:因为他们不能完全以自由意志来拍电影,而且拍的是普通话的电影,这个和拍粤语电影是很不同的。在有规则限制的情况下拍电影是很难的。

迷影网:您有欣赏的大陆导演吗?

阿萨亚斯:我并有看过很多中国电影,很多很好的中国电影也不为人所知。贾樟柯在中国电影界非常独特,在现在,我觉得他是真正的中国电影大师。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